• 第四十三章 非同凡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314字

    只见郑龙也保持着标准的阴阳礼数,高大如山的身躯站在棺木前,双手抱额之势,仰视棺木,虔然闭眼。这个家秋,别看粗壮有力像个暴君,但居然是阴阳道中的人,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我甚至隐感觉到了,郑龙在初三毕业前才来到云山县,而且打架惹事总无事,还跟赵越正成为朋友;陈围眼中的赵家清傲,却偏对郑龙好感,这其中必然有很大的隐情。怎么说呢,以后再看吧!

    我暗里开启了阴阳眼,想察看一个郑龙的三魂七魄,看其修行的是哪一道行。结果,这一察之下,我心顿然再惊。

    窝的个乖乖,我竟然察看不了郑龙的三魂七魄。他的身体表面仿佛有一层暗灰色的能量层,不经意之间阻止了我的阴阳眼的试探。这家伙什么来头?

    我竟无法死心,深憋了一口气,神魄尽可能地催动双目中的玄魄,甚至能感觉到自身透明中带着微红的玄魄都涨大了一分,射出两道淡若游丝的能量光波,眼珠子都如同要炸了似的。寻常人看来,我只不过是睁大了眼睛而已。

    依然无果,玄魄之力无法穿透郑龙的暗灰色能量层,他的三魂七魄还处于严密的保护之中。还好,这家伙并没有意识到什么。按我的估计,他要是察觉了,一个反震的话,我可能眼珠子会挨一下痛。

    此时,我已然感觉到郑龙这暴君的强悍了。他当我是朋友兄弟,只怕对我来说,是一种不错的际遇吧?

    郑龙浑然不觉我在暗使阴阳眼,闭眼面对棺木足有一分钟,才发字吐音,嘴里低沉之声如洪钟在空洞深处响起:“赵叔,哪个晓得我们第二次见面就是这屌场面呢?我绝逼了不会哭泣,眼泪是苦的咸的,味道不爽。那个啥,今天我买了香火纸钱的,哪个晓得给了钱之后接了个妹子电话,转身离开了鬼市一趟回了学校,搞忘记了拿,走到半路上才想起了,不好意思哈……”

    “正好哈,你们这里也没点啥子香,烧啥子纸的,一切从简了哇!不过你放心哈,以后每年清明节和你的祭日时,我们会去给你上坟,站在你坟前汇报学习成绩,朗诵诗歌,给你跳舞哈!”

    “赵叔,那个啥……算球,我不废话了。你一路走好,到了那边,记得保佑我们,好好学习,天天打老师,早点发大财,迎娶白富美,过上土豪好日子哈!呵呵……”

    说完,郑龙双手抚额角,后仰前俯,微弯腰,标标准准地作了九个大揖。阴阳礼数来说,九个大揖,那是至诚至高的礼数了。

    可是,我和赵越正已经听得郁闷要爆了,司马幽容还稍稍好一点,比较平静稳得住。吴家老小夫妻俩都也是你看我,我看你,想笑呢!

    果然啊,郑龙这个家伙丢三落四的,粗心哦,一口土包子话,显得实在又真诚,让人想笑,但也很感慨,不知不觉更喜欢这暴君了。

    之后,郑龙恭敬地倒退出三步之外,侧身,转过来面对我们,依旧是阴阳礼数,做得漂亮。那时,赵越正问郑龙吃晚饭了没有,你猜这家伙怎么说?

    郑龙一拍脑门子,大声吼起来:“哎呦我去他妹的洞!出县城的时候,老子买了盒饭的。当时饭有点烫,老子就拿着往这边走路过来,心想冷球了再吃。哪个晓得,那个啥,走着走着就搞忘记球了。等我想起来要吃的时候,他妈个洞,冷完了。我还是将应着吃撒,刚刚刨了两口,送快递的小哥骑个电马儿呜呜地开来了。那狗球问我去哪里哪里,然后就请我帮着送一下,还给了我五块钱。我这个人实在撒,也就帮了个忙。哪晓得抱起箱子来,把放在地上的盒饭又搞忘记球了。于是,兄弟姐妹们,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们,我肚子好饿,有饭饭木有?”

    话完,郑龙还捂肚子去了,一脸的憨傻苦逼,最后一句话萌得太嗲了,这逗逼啊!

    我和赵越正听得脑门子都汗了,再一次领教到郑龙的特点了,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粗心,简直就是拿了这样丢那样。司马幽容在旁边听着倒依旧那么平静,显然是心态持续良好。

    吴家四口人反正都听得实在忍不住了,被郑龙的丢三落四和粗实的土话逗笑了。廖奶奶也马上去厨房那边盛饭来,让郑龙坐下来吃。

    郑龙个子大,体重猛,一屁股下去,板凳坐烂了,摔在地上痛得呲牙咧嘴。他只好翻起来,端起碗站着吃,居然还苦逼地叫道:“咋又是冷饭哦?会不会拉肚子啊?哦,我明白了,确实应该吃冷饭哈!好,我吃,我吃……”

    说着,郑龙回头看了一眼赵永刚的棺材,一副恍然的样子,然后一阵猛刨,吃得跟饿鬼似的。

    怎么说呢?按阴阳礼数来讲,若在棺木前吃饭,也是当冷食的。这个论起来,是有一定物理学道理的。热食产生水蒸气,棺木未上钉,但有缝隙,尸身本冰寒,易让水蒸气在尸表液化,污染遗容。至亲之人,都是在棺木前用餐的,这也是礼数讲究。至少在赵家来说,吴姓仆人与少主人赵越正一起在棺木前用餐,也算是向老主人告慰忠心吧!

    如此说来,郑龙这个粗心的暴君倒还是粗中有细,明白事理,阴阳真家出身必然了。他的到来,让这里的气氛也算是活跃了不少。

    郑龙吃饭时,赵越正便抱着木箱子去了他的房间,然后打座机电话报警去。我则和司马幽容坐在桌子上,与吴家父子聊天,廖奶奶和廖婶留下郑龙的菜食,收走其他碗筷,去厨房洗涮了。

    吴爷爷是抽旱烟的,吴叔抽香烟,还问我和郑龙抽不。我不抽烟,绝对是好少年,便拒绝了,只是聊天喝凉茶水。郑龙这家伙不一样,居然是接了烟,一边吃饭喝汤一边抽,还喝了两大杯白酒。

    灵堂之上抽烟倒是可以的,因为香烟有避鬼驱邪的功效。所以一般来说,走夜路经过一些僻静幽森处,抽着烟走,还是很有效果的。烟草的烟火,比之香烛来说,那就是至阳之物了。别说烟涨价了你舍不得,平安要紧哈!

    等到郑龙一口气扒了八碗冷米饭后,我们小辈便一起去了赵越正的房间,留吴家人在堂屋里守着。赵越正的房间很干净,是他一惯的特点,布局里也暗含阴阳阵势,不得不让我吃惊这样的布局,出自高人之手。呆在这样的房间里,那也算是鬼邪莫进了。

    坐下来之后,我才将木箱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当场,赵越正脸吓白了,一脑门子的汗。司马幽容很平静,还看着那木箱子。

    郑龙更不用说了,惊得一屁#股翻起来,跳到赵越正的槐木板子床上,把挂着的蚊帐都顶飞起来,然后跳着双脚大叫道:“我的娘啊,小白脸你这是招谁惹谁了啊?老子好怕怕呀!”

    话音落,猛然“咔嚓”一声惊响,郑龙消失在我们眼前。因为他把赵越正的床给跺垮了,那床上有蚊帐架子和蚊帐的,于是郑龙就被掩在里面了。

    这情况倒是搞得我和赵越正笑了起来,司马幽容也是摇了摇头,微微而笑,又如同没笑。看来,只要有暴君在的地方,不出点状况都是不可能的。

    没一会儿,郑龙呜呜哇哇地嚷着“这床咋这么不结实”钻出来了,头上也被床架子砸了个大青包,看起来面目有点猛而狰狞,更像暴君,惹得我和赵越正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好,郑龙瞪了我们两眼,揉着脑袋上的包骂道:“笑个球啊,没见过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啊?我说小白脸,我发现一认识你之后,俺这运气那啥就很那啥了啊?”

    赵越正倒是笑说:“暴君,你别说花哥了。你本来运气就不怎么样。你这出状况也不是头一回吧?记得你来我们班上的时候,第一次迈进门,裤子就被门把手挂烂了吧?那个状况比现在精彩吧?呵呵……”

    说着,赵越正又笑了起来。郑龙呲着牙,抠着后脑,尴尬得一张脸都红煞煞的,目光落在木箱子上,说:“不说这屌事了,咱们说正事吧!到底啥玩意儿能寄出这么个玩意儿?”

    我马上认真说:“想对付我的人,似乎神通广大。我走到哪里,他就把快递送到哪里,而且箱子里必然装着我认识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谁。这箱子本来在局子里由专人看护着,结果还是被他偷了出来。所以要说这人是阴阳道中人,恐怕还不太合适,因为我没得罪过这么牛逼的。那他只能是鬼了,而且是……”

    “鬼?!”赵越正和郑龙听得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郑龙瞪大铜铃般的双眼看着我:“小白脸,花哥,爷,您可真是……日了鬼了……呃……”

    说着郑龙脖子一硬,翻着白眼儿,竟晕倒在地。

    我和司马幽容愕然了,无语地看着地上的郑龙。我对赵越正说:“他这又是什么情况?”

    赵越正倒是不以为然,笑了笑,说:“他就这样。跟我做朋友的时候,我给他讲过一些小鬼的事情,每次都能吓晕。听他说,是小时候被吓怕了,现在是习惯性晕倒,一会儿就好。”

    我真是无语,这特么还是暴君么?但也只能说:“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小白脸,本君已醒!”郑龙当场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憨笑,“什么鬼不鬼的?在本君面前都是小菜,杀了杀了剁了,浇点辣椒油,来两瓣蒜,吃了不吐骨头不打嗝!”

    我特么是彻底无语了,这家伙晕得快,醒得还更快,牛皮吹起来也生猛,好像突然间胆子又大得不行了。

    正那时,外面响起了一个冷沉的声音:“张野花,我们来了,把箱子抱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