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厉鬼袭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2本章字数:3368字

    “这是谁?”郑龙马上起身朝着窗户外面看去,回头又是一句好幼稚嗲嗲的话:“哇草……警察蜀黍,两个哎,好怕怕!”

    我和赵越正真听笑起来了,连司马幽容也稍有忍俊不禁。没办法,想想郑龙那么粗壮的巨汉型少年,说得那么嗲萌,实在是不想笑也不行。

    赵越正见状,便起身想将木箱子抱出去。我伸手拦下了他,说:“正哥,还是我来吧!这事情怎么也是和我有关的。听刚才说话人的声音,应该是小秦吧,我下午和他见过。”

    说完,我抱起箱子便朝着门外走去。

    赵越正和郑龙、司马幽容跟在我身后,一起来外面的院子里。那时,吴爷爷正和吴叔在昆仑八芒神玉那里跟两个警察碰上面了,吴叔还在上烟,但那两个警察没接,他们正是下午在陈家棺材店里与我碰过面的小李和小秦。

    小李和小秦看到我们三人出来,不禁也是面露震惊之色。没办法,我无所谓,他们见过;赵越正虎头虎脑,不算很引人注意;但郑龙这个暴君呢,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能成为焦点的,光是那么大一砣就值得你多看一眼;且就不说这夜色之下,司马幽容那一张更为迷人的脸庞和玲珑身段了。

    小秦这家伙比小李还冷硬一些,对我也没什么好感,见我过去了,便是冷声说着接过了木头箱子:“张野花,你可真是跟我们有缘得很呐!这才几个小时呢,我们又见面了。还好,你还知道及时报警。”

    我笑了笑,摇头道:“这有啥办法呢?事情发生了,咱也不能把这箱子当传家宝来藏着不是?”

    “你少油腔滑调的,最好是规矩点。这些事情现在已经上报到相关部门了,你最好配合有关同志吧!我们先走了,记录都不用做了。”小秦抱着箱子,冷冷地说。

    我心想是刘少坤的同学那个组织介入进来了吧?嗯嗯,这倒也好,不用跟警察打交道了,特别是不会再和向小冰那个冤家接触,真是幸运的事情。

    我当场就点了点头,还没开口呢,郑龙倒像是半个主人家一样,笑呵呵地说:“哎,两位警察叔叔,这么着急就要走啊?就不留下来喝口茶什么的吗?咱这里虽然丧事在办,但也不能那啥……太失了礼呀?再说了,咱少年儿童也好奇,好想知道箱子里装的是啥玩意儿呢!”

    不知怎么的,郑龙那丫的现在的声音变得不洪亮了,真特么跟个乖宝宝、好学生没什么区别了,听得人就想笑。可小李和小秦倒是脸上有些不悦,特别是小秦,仰着个脑袋看着比他高壮了好多的郑龙,竟冷声道:“大哥,开什么玩笑呢?都成熟到这个地步了,还少年儿童呢?既然办丧事,我们也不多打搅了,外面还有两个同伴在等着。这里面的东西也血腥,也是对逝者不敬,就不用看了。”

    说完,小秦转身便和小李朝外面走。而我和赵越正、吴爷爷、吴叔都听得笑了起来,确实郑龙长得出老相嘛!

    郑龙那叫一个气啊,大眼瞪着,洪声郁闷道:“警察叔叔,我可真只有十八岁啊,在三中上高一呢!你们咋个就不信我哩?”

    小秦一边走一边回头,说:“信信信,我们信。你是上高一体育的老师吧?”

    “我……”郑龙听得更郁闷,而我和赵越正已经是笑出声来了。司马幽容在旁边也显得挺开心的。这个小秦,把暴君气得个不行了。我都怀疑这个时候郑龙都有打警察的冲动了,但他还愣生生地忍住,只是两只沙锅大的拳头握了握,又松开了。

    吴爷爷也赶紧带着吴叔上去,意思是想送送小李和小秦,被二人拒绝了。小秦接着摇头嘀咕着:“这地方也真是邪门,怎么那两个家伙就进不来呢?”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我就心头惊震,马上追上去:“小李、小秦,走,我跟你们看看去!”

    “小白脸,什么情况?老子也要去看!”郑龙大声吼着,然后大步跟踏在我身后。

    赵越正也是拔步上来,要跟着去看。结果,我一挥手,说:“正哥,你和幽容、吴爷爷他们呆在这里。我和暴君看看去就行。”

    我的话威力还不小的样子,赵越正竟然没有跟随的意思了。司马幽容无所谓,点了点头,一脸静然迷人。

    吴爷爷还对我点了点头,眼神里有深意,似乎是让我小心一点。

    我也点头回应了吴爷爷,然后对郑龙点了点头,这家伙兴奋得很的样子,冲着我傻笑。我们便一起转身面对站住的小李和小秦。

    小秦看了我俩两眼,主要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说:“跟着我们干什么?看什么看?”

    “警察叔叔,你们肯定是有麻烦了。要不然,小白脸不会这么着急的。你看他的脸,着急得白得跟屁#股了不是?”郑龙抢在我前面回道。这个家伙,果然大脑在关键时候好使啊,挺灵的。

    我对着小秦认真道:“秦警官,你的两个同伴进不来,肯定是遇上什么脏东西附身了。走吧,也许晚了就来不及了。”

    我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已经跑出院门了,不管小李和小秦,朝着谷外奔去。

    郑龙那家伙也是大步流星,一步顶老子两步,像条暴龙一样跟在我身后。若他不是朋友兄弟,我特么真感觉这么一头暴龙跟在身后有点瘆得慌。

    小李和小秦也没有办法,马上也带着箱子跟在我们身后。

    没多久,谷外传来了凄惨的惊呼声:“啊!救命啊……”

    这声音在高山深谷里传来荡去的,真特么吓人,惊得老子拔腿大步朝前狂奔,大吼:“快点,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此时天色早黑透了,但我视力还是惊人的,看路倒也不是问题。我这一爆发起来,速度也真是了不得,郑龙那暴龙很快都被我抛在身后远远的。小李和小秦更不用说了,一直在后面追,小李还在叫我们等等,可外面的情况已经不能等了。

    惨叫声继续传来:“别杀我啊!救命啊!救命啊!啊……”

    我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在上古大阵守护得严严实实的逆天煞地谷,生机勃勃的,妖邪得镇,其余的妖邪也是进不来的,普通寻常百姓倒是可以进来;小李和小秦有两个伙伴进不来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被鬼类妖邪附身了,而这个时候,他们其中一人正在遭殃。这云雾山本来到处荒山野岭的,出几个厉鬼精怪之类的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可惜的是,当我一阵狂冲来到谷外林子里时,已经为时晚了。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穿着协警制#服,面露凶光,铁青着脸,正挥着老拳不断地砸着地上一人,拳头上血流如注。

    地上那人也穿着协警制#服,已经没有气息了,脸被砸得稀烂,连鼻子都看不到形状了,后脑磕在草地里的石头上,白花花的东西混着血在朝外流。可那砸他之人,依然还不肯停手。林子里腥气飘荡,四处都是搏斗过的痕迹、血迹。

    我郁闷地摇了摇头,阴阳眼开启,顿时看出来了。果然,活着行凶之人的脑海里,人魂上有一条二厘米左右的粗壮鬼魂附着,看起来算是高阶厉鬼了。

    “鬼占人身,作恶如此,违逆阴阳规则,鬼畜找死!!!”我猛地拔出打神鞭来,大吼着,挥鞭向那协警的肉#身抽去。

    鞭鞭落身“啪啪啪”,抽得那协警发声嗷嗷惨叫,满地打滚。每一鞭下去,便是一缕黑幽幽的鬼气外放。

    虽然我现在依然没有九阳心法的阴阳法力在身,但打神鞭对付这等厉鬼,也是没有半分问题,就是不相信将这厉鬼抽不出协警之身。

    当然,协警是要吃些皮肉之苦,但总比被厉鬼附了身,吞噬人魂,沦为他鬼的肉身傀儡好得多吧?

    我是关了阴阳眼,越抽越起劲,啪啪啪的感觉果然非同凡响。每一鞭子挥出,皆呈拉轰之势。此时更感觉到虽然魂弱,但爷爷对我进行的后天魔鬼训练,给了我一副好体格子,实在太有用了。

    协警惨叫着,其实是鬼在哀号,他自身是什么感觉也没有的。不多时,小李和小秦都抱着木箱子赶过来了。不知怎么的,刚才跑得风快的郑龙呢,这家伙上哪里去了?

    两个人的情况有点不太好,兴许是眼神不好使,路上摔过跤,警服都脏兮兮的。他们见一个协警挂了,而另一个活着的又被我抽得满地找牙,当场也是心惊肉跳,脸色变得更难看。小秦果断与我不对付,拔出手枪来指着我:“张野花,你住手!再打,我就开枪了!现在你又涉嫌命案了!”

    我停下了抽击,那厉鬼附身的协警见势头一缓,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林子里逃去,跑得还不慢。只不过那厉鬼对协警的身体还不太熟悉,不好掌控,在林子里东撞西撞,狼狈不已。

    我暂时不管那厉鬼,料想也逃不脱了,大不了我再用一支黄符镖就能搞定它。而小秦小李却是齐声大吼:“小崔,快回来!”

    可我却冷声道:“小秦同志,你觉得他还会听你的吗?他被厉鬼附身了,认不得你们了。”

    “厉鬼附身?”小秦和小李面面相觑,但似乎还是不相信。小李相对温和一些,看着林子里乱窜的同伴,对我说:“张野花,你是个高中生,能不能别搞封建迷信这一套?”

    小秦却是冷声吼道:“小李,别跟他罗嗦,你盯着他。我去把小崔弄回来。”

    说完,小秦枪一收,便朝着林子里扑去。而小李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草丛里另一个协警的尸体,只能在原地盯着我。

    我想了想,还是顾不了什么,得让这小李看个明白吧,让这家伙长长见识。可我刚刚想咬破右手中指,取点精血给小李暂时开个阴阳眼,林子里的情况突然大变,搞了我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