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万鬼疯狂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3本章字数:4662字

    周围阴气在汇聚,越来越浓厚,我就知道出事了。还来不及咬破中指,那边树林里的附身厉鬼已不再逃了。因为小秦冲了过去,想拽自己的协警伙伴回来,这厉鬼马上驱动协警的身体反手朝着小秦脖子掐去。

    片刻两人就扭打成了一团,小秦体格要弱一点,竟然被压在了身下。小李在我身边大惊,马上朝着林子里冲去,嘴里大叫着:“小崔、小秦,别打啦,罗鹏都死了啊!”

    哦?罗鹏?我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草丛里的协警尸体,这家伙死得也太惨了点,他就是罗鹏吧?

    可也正在那时,我还来不及叫小李也回来,罗鹏的尸体突然暴起,在草丛里一翻,竟朝着我扑了过来。这家伙烂脑袋血流不止,眼珠子都暴突出来,显然是三魂未离体,但已有鬼类占身。占他身的鬼类显然也是趁着那边动静就偷袭得手。

    猛然间,我打神鞭一挥,正中罗鹏尸体。他发出一声惨叫滚地,身上缕缕黑色鬼气直冒,竟然转变了攻击对象,朝着小李扑去。

    小李那时正往林子里冲,被身后动静惊动,回头一看,正是血脸淋淋的罗鹏扑他。他当场吓得脸色惊变,身手还不错,侧身一闪,反身就是擒拿格斗式与罗鹏缠斗起来。

    这时候的小李已经机灵多了,显然明白这死了的人活过来,问题太大了。他对我大吼:“野花兄弟,罗鹏让我来对付,你快点去救小秦。”

    话音落时,小李已将罗鹏反背手压在身下,死死压住。侵身罗鹏的鬼类也着实疯狂,竟然凄吼一声,挣断了罗鹏双臂,反过头来张开血嘴朝小李咬去。

    小李躲避不及,被一口咬在左肩膀上,当场惨叫。鬼类马上催动罗鹏尸体反弹,扑倒小李,一口又朝他脖子上咬去。

    他妹的,这鬼生前是属老虎还是狮子啊,怎么咬脖子这么狠?我见状来不及先顾小秦,撩起一脚将罗鹏尸体踢飞出去,扑上去就是“断骨秘法”,啪啪折断了罗鹏的双腿。这下子,那厉鬼已没办法再发力了,附身在罗鹏尸体里,在草地上乱扭着,好像是要脱身而出。

    小李也是吓懵了,看着我干净利索的手段,不禁喃喃赞道:“野花兄弟,你好厉害!”

    我拍了拍双手,淡淡一笑,朝那边林子看去。小秦的情况有点不妙,被小崔压在地上,掐得舌头都要吐出来了。虽然这警察对我是冷的,但我不能见死不救不是?见死不救的阴阳师,那不配为阴阳师。

    来不及多想了,我拔出一只黄符镖,照着小崔左臂就是一镖飞过去。嘿,虽是没能感觉到九阳源力种子在何处,但发现这身体的素质比以前又强了点点,拔镖飞扎,一气呵成,镖头扎得很准,正中小崔左上臂,破衣而入。

    顿时,黄符镖发威,一团淡淡的黄光炸开。附身小崔的厉鬼惨叫一声,被轰了个灰飞烟灭。小崔身体在小秦身上一僵,然后偏头晕厥了过去。本来小崔刚才就被我揍了个惨,现在符镖炸响,也很冲击他的大脑,因为灭的厉鬼就缠住他的人魂,所以他不晕才怪。

    小秦得以解脱,一下子推开小崔,起身捂着嗓子咳了好几声,才缓解了不适感。这下子,他倒是知道厉害了,看着我,说了声:“张野花,谢谢你了!小崔没事儿吧?”

    我没回应小秦,因为已经感觉不妙了,阴阳眼大开扫四方。尼玛,成百上千的阴鬼、怨鬼、厉鬼从林子里、草丛里钻了出来,飘在空中,爬在地上,所有白惨惨的翻珠眼看着我,张牙舞爪,恨不得要我命,占我身。

    我大吼道:“小秦你背着小崔过来,和小李往赵家庄园跑!跑得越快越好!”

    小秦和小李愕然,但小秦马上背起了小崔,小李抱起了木箱子,先不管罗鹏的尸体了,朝庄园方向奔去。小李对我大吼道:“你呢?”

    “我特么跑不掉了!你们赶紧让赵越正拿他的装备包出来救我!”我阴阳眼大开,猛扫四方,心头恐惧如麻。但也就在小秦和小秦跑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移动了脚步,右手中指咬破,精血流出,趁机给二人迅速一抹双眼,吼道:“回去用你们眼上的血抹一下赵越正的眼就是!”

    随即,老子就不管小秦和小李二人能看见什么,只顾疯狂往着省道方向奔去。我的身后,跟着成百上千的阴鬼、怨鬼和厉鬼,它们像是受到什么指使一样,这时已经是所有的矛头指着了我。占身罗鹏的鬼类也现身出来,朝我侧扑,被我打神鞭抽飞,惨叫,鬼气狂冒,然后又混在鬼类大军里向着我扑来。

    你已经无法想象那场面了,通往省道的路上,我在狂逃,将成百上千的鬼类往外面引。它们在空中飘着,在地上爬着,鬼体穿过树木向我生猛狠扑。我不断挥鞭抽击,打得一只只鬼类黑气乱冒,不少阴鬼、怨鬼中鞭即挂,但更多的不怕死,前赴后继,仿佛老子就是唐僧肉。

    我只能这么逃,把鬼类引开。因为小李和小秦还需要时间才能带着小崔回到那边谷内,然后他们才能安全了。要是我逃回谷内的话,只怕他们跑不过我,远远落下,鬼类的目标是我,但无法进入谷内,怒气之下转移目标的话,这两个刑警和一个昏迷的协警也就挂了。对于警察叔叔,小爷我算是恩德如天了。

    反正,我不时回头的时候,看到小李和小秦已是连滚带爬地往谷里赶。他们摔了好多跟头,小崔都摔醒了,跟着疯狂地逃跑着。

    敢肯定的是,小李和小秦绝壁是看到了恐怖的景象。甚至,有不少的鬼类与他们擦身而过,直接加入追我的大军之中。小秦也是惊得不断朝逆天煞爪谷内狂吼:“赵越正,拿装备包,快救张野花啊,他要让鬼干死了!赵越正,拿装备包……”

    小秦能这么吼,我也算心慰了,他们总算也是相信鬼了。

    继续前逃,身后漫山遍野的鬼类在追我,雨夜山谷里阴风煞煞,让人浑身冒汗。还好,我体质强,逃跳也是常事一样,习惯了,暂时没什么危险,但保不齐累得不行的时候呢?

    当我狂奔出三百米样子的时候,回头见小秦、小李和小崔已奔进谷内,踏入大阵保护之中,三个人几乎是一起摔倒了,又爬起来往谷内狂奔。这时,我特么反过身来,狂吼一声,迎着茫茫鬼海回冲了。只有回逆天煞爪谷内,才是最安全的。

    鬼类也被我的反击搞懵了一样,直到打神鞭挥扫一大片,它们才醒悟过来,纷纷凄吼着向我扑过来。我奔得快,鞭子舞起了淡金色的重重鞭影,将我自己护个密不透风,鬼类无法近身,中者惨叫消失或者败退,一条血路从中杀。

    正回冲虐杀之时,从逆天煞爪谷内传来一声暴吼:“小白脸,暴君来也!”

    窝湿他大爷的,郑龙这个家伙,刚才跟我一起出来呢,居然这个时候才出谷,都不知道他到底出什么状况了。我闻声不停脚,鞭舞重影,但也是定晴朝那边望去,不由得心神振奋。

    只见郑龙那头暴龙出谷便朝着我冲过来,一头扎进鬼类大军之中,两只蒲扇大的双手张开,朝我这边一路狂奔。他整个人都散发着暗灰色的能量,似乎人形成灰蒙蒙的了,那种能量威力好生凶猛,凡是鬼类近身,低级别的阴鬼、怨鬼都惨叫消失,厉鬼身上冒黑烟,凄吼着弹开,躲得远远的。

    这狗日的暴君,修行的是什么玩意儿?怎么这般厉害?我心惊疑,因为《阴阳秘卷》里也不曾提到过。但他如此表现,我也心情振奋,更加速挥鞭回冲。

    然而,郑龙虽猛,我这边也暂时安全,但那漫山遍野的鬼类依然是前赴后继,数量有增无减,仿佛这云雾山方圆二百公里之内厉鬼以下级别的山中鬼类都一夜成军,受人指挥,不把我干死不舒服斯基。要是再来点鬼将级别的,我们可能危险了。

    我还想着能靠打神鞭回冲就冲吧,省一支符镖是一支,镖不多了啊,得节约才行。毕竟鬼类虽多,但也全是厉鬼以下的,只是数量越来越多而已。

    可郁闷的是,郑龙一路狂冲,不到百米的样子,他身上的衣物就被碰着的鬼类扒烂完了,整个人成了一条裸#龙。他竟然捂着下方,继续向我冲来,嘴里大吼着:“小白脸莫急,本君救你来也!啊……我擦!”

    郑龙吼声如雷,响绝山谷,传遍四岭八方似的,最后一声,更是惊雷震天一般。可是,他整个人消失了,似乎是脚下踩着了什么,摔了个狗吃屎,然后……数百上千只鬼类扑压在他的上方,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鬼类在惨叫,在不断地叠罗汉一样压着他,根本看不到他的人形,只有一片片黑色鬼气在不断蒸发,如同燃烧。

    那时,赵越正胸前背着登山包,已经从谷里冲出来了。他不吼不叫,登山包打开着,左手一把把精盐疯狂地向前抛散开道,右手一把千年桃木剑不断挥斩。

    精盐果然威力不同凡响,一撒就是龙阳草籽的本质黄光一片片,带着处#子至阳血液的暗红之光,鬼类触身,无一不是中招而亡。千年桃木剑虽只长二尺,但威力不凡,竟也是一斩一大片,引得鬼类惨叫不已,死伤无数。

    赵越正的身后,竟然是司马幽容紧跟着奔出来。这玲珑女子体质好强的感觉,跑得不比赵越正慢多少,神色却是那么平静自然,边跑边挥撒着精盐、黄符纸,颇有天女撒花之优雅,但威力不俗,让鬼类中招连连。

    司马幽容的后面,赫然是吴家四口人,吴爷爷和吴叔拿着桃木剑,也是精盐开道,桃木剑挥斩,父子二人不时打出老槐树芯、柳木钉和古桃木珠子,威力也是见鬼生效。

    廖奶奶和廖婶儿却是抛出了一张张黄#色的纸,砸出一片片能灭厉鬼的碧绿玉牌,这两种东西杀得涌来的鬼类也是死的死,伤的伤,山谷里鬼类大军惨叫无数,听得人头皮发麻。

    而吴家四人之后,赫然又多两人,便是小李和小秦。他们显然是见识到外面的阵仗,哪怕是太疲累了,也得是要反身来作战不是?怎么说呢,这样的刑警,也算是抱着保一方平安之心吧,为民请命,还是值得点赞的。

    只不过,看清楚小李和小秦手里的东西时,我特么都笑出声来了。他们惯用的是手枪,但这个时候,居然小李两手挥着粗壮的黑狗之鞭,小秦两手各拿一根粗壮无比的黑驴之鞭,一路挥动,对鬼类的杀伤力也不小呢!

    雨夜之下,漫山遍野的鬼类不绝涌出,阴风阵阵生寒。打神鞭、桃木剑、精盐、柳木钉等法器尽出,赵越正简直是拼尽的庄园里的血本了似的,这都是为了把我和郑龙迎回谷内啊!

    然而,当我和赵越正杀尽郑龙四周的鬼类,很快会师之时,郑龙这逗逼暴君啊,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嘴里竟然念叨着:“来吧来吧,老子不怕你们,来吧来吧,老子不怕你们!不怕不怕啦,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

    我和赵越正真是无语,合着郑龙这丫的摔倒之后,一直就是这么个状态,居然屁#股也能斗鬼灭鬼?还特么最后唱上了。只不过,那时郑龙身上的暗灰光芒已经几乎看不见了,这小子也到了最后关头了。

    来不及多想什么了,就让郑龙在那里趴着吧,而我和赵越正周围已是密密麻麻的鬼类涌来,不得不再次战斗。而司马幽容已是一把精盐撒出,驱开鬼类,很快与我们会合。三人合在一处,四面对付鬼类。吴家四口人和小李、小秦离我们还有五十米的样子,也是陷入鬼类重围之中。

    这情况实在是有些危急了,群鬼乱舞,山呼海啸之势。司马幽容和赵越正都已是精盐用尽,不得已之下,我将司马幽容抱在怀里,和挥动桃木剑的赵越正背靠背,护着郑龙,皆是汗湿衣物,继续抵御着鬼类的疯狂进攻。那时的郑龙完全没有法力了,趴在地上,叫了一声:“妈呀,不得行啦,要挂,要挂!我现在的点怕,神经不再大……”

    然后,郑龙竟然晕了过去。

    而那时,我眼见四面八方的鬼类身后,赫然出现了鬼将的身影,三只血红双眼的初化水平,七只竟然血眸呈现出淡蓝色的光芒,这特么比乔木还厉害了,竟然是鬼将中阶!更有一只鬼将,赫然血眸里有蓝色的光圈,擦,鬼将高阶,这是要逼近鬼王的节奏。

    鬼将一现,战局更加糟糕。山谷里阴气更为浓烈,司马幽容在我怀里都忍不住发颤了。我知道,这普通的阴鬼、怨鬼、厉鬼已多得数不清了,而鬼将一到,恐怕连鬼王都要来了。这特么不能这么拼了,只能玩把大的了!

    那时,吴家四口和小李、小秦也到了我们这边,大家都是累得不行了。法器的威力都因为沾染太多的鬼气变得弱了许多,打神鞭还好,没受影响。但赵越正和吴家父子的桃木剑已经不行了,快断了;小李和小秦手里的黑狗黑驴的东西都变得越来越细了,里面的灭鬼至阳能量消耗太大了。

    更让人心头惊悚的是,鬼将越来越多,竟然很快增加到近百只,初化、中阶和高阶的都有。它们个个红着眼,在万鬼身后飘起来,鬼爪幽森,将我们全数围住,仿佛随时要扑过来。

    四周空气冷得像冰天雪地,冷得人浑身颤抖哆嗦。万鬼疯狂,危矣!我当场大吼道:“你们今天晚上惹毛老子了,来吧,玩把大的!大家护着我和郑龙,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