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彻底虐杀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3本章字数:4000字

    我这一声吼,如此有底气,大家都马上行动起来。小李和小秦居然是行动得最快的,两个人迅速挡到我身前,手中细细的鞭体法器一阵猛挥起来,迫退涌过来的鬼类,只是再也无法伤它们多少了。

    爷爷、廖奶奶、吴叔、廖婶和赵越正都脚下移动,将我、司马幽容和郑龙围起来,靠着手里的法器展开最猛烈的还击,不惜一切地护着我们。

    夜空略有微光,细雨绵绵。无数的鬼类涌聚而来,空气变得寒冷如冰,雨丝亦如冰针,扎体生疼。鬼将一现,厉鬼以下的鬼类更是舍生忘死地冲击过来。

    整个巨大的山谷里成了鬼的海洋,无数的鬼吼如魔域潮水般的刺激着耳朵与心神,稍不注意,我们都有被这潮水覆灭的可能。

    我被团围中间,打神鞭丢给桃木剑断掉的赵越正,吼了声:“给我往死里抽!”

    赵越正自是不怠慢,丢剑接鞭,挥得呼呼生风,抽得鬼类消亡、顿退,惊呼:“花哥,这玩意儿果然好使!我抽,我抽,我抽抽抽……”

    而那时,我已是伸手一撩T恤,左手猛地从紫蟒腰带上拔出一只红符镖来。这东西精血为浆底,至少是命中四阳处#子的至阳之血,混极#品红玉为料,以作符文,价值千万往上说的,比陈家材材店那只就更上档次许多了,专灭鬼王级别。

    镖出,我一扎在右手中指之上。说来也怪,我右手中指刚才点开小李、小秦阴阳眼的时候咬破了,但这会儿功夫竟伤口又愈合了。

    没办法,右手再次受痛,精血涌出。精血不比其他血液,流速慢一些,但蕴含的力量却是最强的。至少我现在已有九阳源力的法力,刹那间那威力猛然爆发。

    红符镖发出一声脆然清响,在我右手中指上爆碎无形,红色的绸质镖叶飘荡起来。一股如血水般的红光瞬间从我中指上散发开来,迅速冲出我的保护圈,向四面八方波荡开去,带着浩浩荡荡的至阳霸气,所有鬼类触之红光,惨叫未发出,已然灰飞烟灭。

    就那时,赵越正等人都停下了手,因为眼前已无鬼类。大家一起四面望去,看着眼前红光虐杀鬼类的壮景。司马幽容在我的怀里,也是举目四望,平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郑龙竟也从地上爬起来,瞪大巨眼,四面而望,惊得嘴巴大张。

    不足五秒钟,红光四面爆发无穷远,疯狂弥漫着,过谷攀山,穿林子,越草地,成千上万的鬼类烟消云散。新出现的鬼将甚至都来不及发动攻击,便已惨叫身亡。

    我忘记了右手的疼痛,四望而欣慰。出手一千多万吧,就这么用掉了,当土豪的感觉不是一点点的爽。

    红光漫过,消失。山谷里静静无声,竟然阴雨也停了,阴沉的天空明月高照,满天星斗次递闪亮。每一片林子每一片草地,干净如洗。空气里飘来初秋山野悠凉的清风,夹杂着野花与野果的清香,让人心神爽透。

    红符镖一出,万鬼皆灭,让人心头豪气顿生,我拥着娇巧的司马幽容,忍不住仰天长啸:“你大爷的,还敢放鬼过来吗?小爷陪你玩到底!!!”

    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不知怎么就变得那般清越高亢,回荡在山谷里,传射四方,绵绵不断。恰那时候,我两只象征短命的小耳垂轻微地热了一回,顿时让我心有所感,暗里激动。是七公主,我的媳妇大人,她又在揪我耳朵吧,是夸赞呢,还是表示让我别太得瑟?我不明白,但我高兴,心头希望满满的。

    所有人都看向我,如仰神灵。大家身上的衣物都破烂不堪了,皮肤上还有被鬼袭击的抓伤,但都无大碍,个个心喜不已。小李肩膀上被罗鹏尸体咬伤的地方,虽然血流,但却是一脸欣慰的笑意看着我。

    小秦更是激动无比,丢掉手里两根变得纤长的黑驴之鞭,对我道:“野花小兄弟,秦子光今天开了眼界了,也真心服了你了!这是我从警以来,干得最轰轰烈烈的一件事!”

    唉,难得小秦能这么说,真是180度大转弯的态度。

    小李也是连连点头,感叹道:“真是不知道世间还有这样的物事。看来,我们的认知太浅薄了,能力也太有限,尚不及野花小兄弟这样的少年人啊,惭愧!李家豪也服了!有小兄弟这样的少年英雄在,何愁人间无正义?我们这些本就应该做正义之事的人,也跟着你沾光不少呀!”

    尼玛,小李这算是温和严正派的,但却夸人如此嘴狠呐!

    赵越正将打神鞭递给我,虎脸欢欣道:“花哥,流弊极了!这一仗,真是痛快!邪不胜正也!”

    郑龙这丫的更夸张,还裸着呢,也不找块遮羞的东西,大臂一张,直接将我连同司马幽容抱了起来,吼道:“小白脸,你他妈牛球得很呢,不枉本暴君多你一兄弟!今天晚上过得真安逸,哈哈哈……走,回去慢慢聊!”

    唉,这头暴龙,力量真大,真的抱得我和司马幽容紧贴住,太不好意思了。可他却抱着我们便往逆天煞爪谷内奔去,嘴里高吼着:“胜利球了,班师回朝啦!哈哈哈……”

    我郁闷地叫道:“郑龙,你特么把我放下来!”

    “老子不放!老子喜欢!怎么的?你管球得着吗?别叫我郑龙,叫暴君!哈哈哈……”郑龙愣是不放我,抱着我们狂奔,好有力量的感觉。

    我只能郁闷了,被郑龙抱着,怀里还抱着脸儿红扑扑的司马幽容。看着月光下司马幽容那迷的的表情,我心神晃了晃,赶紧神魄催动,暗念起了九阳心法来驱散欲望。在这个学生面前做个好老师,真是件挺难的事情。

    身后赵越正、李家豪、秦子光和吴家四人忍不住也是哈哈大笑,整理一下,迅速跟了上来。没办法呀,郑龙这光屁股暴君兴奋得肆无忌惮,造型引人想笑。而这场胜利,大家情义可见,自然值得欢笑。

    这场鬼战不知是什么角色想对付我,但料想此一战后,云雾山中包括省道在内,恐怕鬼类都要少了不少。这样也好,让体弱或者命弱的百姓少一些危险和磨难,想想也是挺好的事情。我虽然用掉了一支红符镖,但也觉得挺值。没有公义天下之心的阴阳师,永远成不了最强,这也是三风爷爷批注《阴阳秘卷》时所说的。

    不过,我在郑龙身上一遍遍念着九阳心法,突然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好像……天上的月光都化为看不见的丝丝流水,竟然随着我心念神魄动荡之时流进了我的脑子里,接着在全身所有的经络里流转,激发了我的气魄、血魄,滋润着所有的经络、骨骼、肌肉、血管,最终又回流到了脑海之中,形成了非常微小的透明液体,针尖那么大一点,但透着强悍的气息,是那种熟悉的九阳玄气。

    我心头暗惊,难不成这是我进入修行阴阳心诀的阶段了,正式成为“问道期”阴阳师了吗?阴阳师或者说阴阳修行之人的等级也就是望道、问道、入道、悟道、离尘、逆凡等等。最低级的望道期,一点本尊法力也没有,只能借助法器本身的威力来驱邪辟鬼,在门派中地位也最低,很简明地说:望道望道,望着别人修道,自己只能苦笑。

    进入问道期,这就不一样了,你已经得到了师傅阴阳力的激发或者得到了阴阳源力种子,开始踏上修行一途,可以向师门里的高一级师兄师姐或者师尊请教修行中的问题,同时产生自己本尊的力量,使用法器的威力也开始加大了。正如我现在的感觉,终于开始产生自己的力量了,这力量竟来自于月光。

    但我很明显感觉到月光最终在我脑海里形成的透明液体,是阳质的,属于九阳玄气,虽然比七公主赐我的那颗源力种子力量弱得太多,但依然是令人兴奋的。它虽然小,但却是很强大的感觉,甚至细细体察之下,竟有种燃烧的派势。我想,只要我不停地念着九阳心法,它一定会变得更大。

    不过,也有点怪呢!按《阴阳秘卷》所说,这形成的液体应该属于自身的力气,当存于脐下一寸处的气海之中,可我这个却在脑海之中。可我也知道,这绝壁不是什么坏事情,嘿嘿……

    这样的发现,让我好生欣喜。于是,郑龙抱着我和司马幽容跑着,没一会儿又大步走着,我都没感觉,只是默念着心法,还开启了阴阳看更细致地观察一番。果然,月光在我眼前已非光,而是一种清流如水的能量,一丝又一丝,重复刚才的循环,最后在脑海里凝聚出燃烧的透明液体,液体如泪滴,一点点变大。

    只可惜,在那液体变到约有绿豆大的时候,更明显是灿亮的泪滴状时,郑龙大叫一声“唉哟,有点累了,不抱了!”,打断了我的九阳心法运转,这修行也就中止了。可我还是明显感觉到了,脑海中的九阳玄气液体还是那么阳性十足,悬浮不动,如同泪滴,灿亮。

    司马幽容一下地,确实还是有些害羞,站在那里直望向身后跟来的赵越正等人。没办法,谁叫郑龙那家伙身上什么也没有呢?

    郑龙居然拍了拍我肩,大刺刺地说:“小白脸,那个啥,我先走一步,你跟幽容姐交交心嘛,这天气挺好,谈情说爱有搞头!嘿嘿……”

    说完郑龙迈开大步,朝着前方走去了。这家伙,还居然爱这样的调笑之事。

    我脸上红了红,看着司马幽容,不知道说什么。司马幽容也是有些害羞,看了我一眼,那蓦然间的风情勾得我赶紧偏头不看她。

    那时吴爷爷他们都过来了。男人们都拍了拍我的肩膀,神情好像“你懂的”,廖奶奶和廖婶倒没拍我,却是一派鼓励早恋的神情。

    赵越正还对我嘿嘿一笑,拍了肩膀就不说了,居然很装着女生的声音:“听说,雨后晴夜,月光和小爱情比较配喔~~~”

    我郁闷,真想用一砣巧克力砸在赵越正那张恶搞的脸上,让他纵享丝滑!

    结果,我看了司马幽容一眼,正好她也看我,搞得我更不好意思。而她马上偏头转身,说了声“老师,我们回去吧!”,然后朝庄园那边走去。

    这一声“老师”,打破了所有的浪漫。我特么竟轻轻暗叹,点点头,也往回走去。我身为老师,即是长辈,怎么可以这样?

    正这时,两只小耳垂莫名地又微热了一回,我的心儿都激动了。也许,这是媳妇大人在说我:嗯,我不在的时候,你真乖。

    最后,大家又走在一起了,倒也没再拿我和司马幽容开玩笑了,而是说起今天晚上的事情来,算是个总结吧!我那时才知道,郑龙这家伙跟我出谷时,居然不小心掉庄园外面的暗水坑里,他竟然不会水,还是赵越正和吴叔把他救上来的,还引得司马幽容、廖奶奶、廖婶都来围观。

    小李和小秦狂奔回谷时,郑龙都淹了个半死。吴叔一听小李说情况,马上将二人眼上我的精血用来抹大家的眼,全部短暂开阴阳眼,然后一起拿着法器来帮我。淹个半死不活的郑龙居然还冲得最快,速度确实不一般。

    这一战,赵家庄园所有的法器都用得个精光,价值约摸有五千万的样子,光是精盐都用去了近十五斤呢!连吴爷爷都说,这之后,云雾山的鬼会少很多,县城都会安宁不少,这钱也花得值。更不用说我的红符镖了,那也是让大家开了眼界,个个都赞我个不停,搞得人真不好意思啊!

    大家高高兴兴回到了庄园里,顺带着将木箱子、罗鹏的尸体也弄了回去。可庄园里,竟然发生了我打死也不会相信的事情,太意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