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尸体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3本章字数:3577字

    彼时,月明星繁,谷内清风徐来,空气清晰无比。盘龙伏卧式的赵家庄园里面,安安静静,一草一木依旧显得生机勃勃。若非赵永刚的故去,你来此地,根本感觉不到忧伤的所在,只当这是处隐世妙地。

    我与众人踏进院门之内,迎面所见的,是那个协警小崔。他坐在昆仑神玉主石外面的爬山虎矮土墙边,虽然衣物破烂,被我打神鞭抽得鼻青脸肿的,但却是带着笑意望着我们,眼睛一眨不眨的。听秦子光和李家豪说,这个小崔出身不错,虽是协警,但工作还很认真负责,名叫崔永远。

    一见崔永远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而郑龙那个暴君走在最前面,居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调笑道:“那个啥,小崔,咋啦?笑抽筋球了?”

    话音刚落,崔永远身子一歪,倒在了郑龙的脚边上,还保持着坐式,笑脸。郑龙吓得一跳,大吼道:“你妹个洞,什么情况?”

    当场,我与众人也是心惊。我反应更快,阴阳眼一开,尼玛,哪里还有崔永远的魂呢,只剩下七魄了,他竟然死了!

    我阴阳眼再一扫,更是暗叫不好,第一个朝着堂屋冲去。赵越正和郑龙不知所以,但还是紧跟着我去了。身后,吴爷爷等人和李家豪、秦子光开始处理崔永远的事情。

    一奔到堂屋门口,我就猛地停了下来,眼睛都闭上了,不想再进去了。赵越正突然惊狂地哀叫了一声“爸!!!”,然后带着哭腔猛地往堂屋冲去。

    郑龙倒没有进去,只是站在我的身后,冲着堂屋大吼:“他妹个洞,是谁把赵叔尸体给偷走了?老子要是抓到他,不拍死他,老子不是暴君!”

    是的,堂屋里那槐木巨棺的盖子已经掀开,倒在一边,棺里已然空如一物。赵永刚的尸体不见了。刚才我阴阳眼一扫之时,便已感觉不到他七魄的热度,就知道他的尸体已不在此地。

    我们都知道,人逝之后,最先离体的是天、地、人三魂,七魄是要等七七四十九天才最终散去的。所以,在这四十九天里,有阴阳眼的人是能够感觉到魄体温度的,哪怕是很低,但也是有热量的,道行高深的人,能非常明确地感受到。魄体不散,便是尸骨未彻底寒透,尸身也是能被人更好利用的;这样的时间段,也是邪恶不轨之徒驯尸、借体还阳的好时间。

    显然,赵家庄园不是邪物鬼类能进来的。想想逆天煞爪地的凶险,万木异石镇煞阵的威力,恐怕就是地府阎爷也未必能进来。但,普通人是能进来的,有道行的人更能进来,轻松盗走赵永刚的尸体。

    可这别有心机的人盗赵永刚的尸体做什么?驯尸吧,赵叔确实体格健壮,高大硬朗,七魄强悍,是好材料;借体还阳吧,绝壁不可能,没有什么阴魂鬼类能进此处。那么,就是驯尸了?这特么不是南派活人墓干的事么?可阴邪气性的活人墓驭尸道人,他们又如何能进得万木异石镇煞阵?

    不自觉地,我睁眼看着空棺边哭成一滩泥的赵越正,握了握拳头,沉声恨道:“活人墓,要真是你们干的,小爷我跟你死磕定了!!!”

    郑龙低头看着我,说:“小白脸,你晓得情况了?什么活人墓?老子要和你一起,将它搞成死人坟!”

    此时,吴爷爷一家四口也奔进堂屋内,面对主人空棺,也是唏嘘愤怒,垂泪骂天,悲伤难止。李家豪和秦子光也将崔永远的尸体丢在院子里,李家豪脱了自己的警服盖住他,两人也奔进来了解情况了。

    听闻尸体被盗,两个刑警当场也是愤怒不已。秦子光脾气要暴一点,骂了声“妈个鸡的”,便问吴爷爷电话在哪里,他得打电话请求彻查。

    结果,那时我发现司马幽容紧闭着双眼,精致黛眉轻收,而左胸也在轻轻地颤抖。我马上说:“大家安静一点,先别动,让幽容查查再说。”

    顿时,全场焦点集中到了司马幽容的身上。赵越正更是从地上爬起来,无力的趴在棺木上,一脸泪水好凄然,傻痴痴地望着表姐,希望能有个什么结果。

    堂屋里静静的,司马幽容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光洁润泽的额头竟渐渐有细汗渗了出来,看得人心头不自觉地就揪了起来。

    我知道,司马幽容和赵永刚并没有血缘关系,但兴许她的“天眼”还是有办法追踪一下赵永刚的遗体。毕竟她是有八阳人魂的女子,天眼功能非凡类修行者可比。

    过了足足五分钟的样子,司马幽容竟然满头大汗,神色平静地缓缓睁开了眼,轻轻地说:“我记得姨父身上那七种热量的,所以想感应一下。可是……他一直在不停地移动,现在已到了西南边百公里之外,我再也感觉不到了。好累……”

    话音落,司马幽容竟身子一软,欲瘫之势。我赶紧就近一搂,抱住了她。顿时,大家紧张起来,而我说:“不要着急,幽容只是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就行。”

    司马幽容也轻轻地点头,闭上眼睛“嗯”了声,才让大家暂时不担心起来。当下,廖奶奶和廖婶带着我,将司马幽容抱到了隔壁的客房里躺下。

    我回到堂屋的时候,赵越正、郑龙、吴爷爷和李家豪坐在桌上,个个脸闷着,面前摆着茶水,见我来了,倒是眼巴巴地望着我。郑龙找了条赵越正的短裤穿在身上,跟泳裤似的,光胳膊光腿子坐在那里,像座小山似的。

    吴叔那时也带着秦子光从过来,秦子光说:“放心,我已经打电话回局里了,人手马上就到。协查通报已经发出,西南方向三百公里之内所有我们相关的派出所、治安联防队等部门将会连夜行动,希望能找到赵先生的尸体。”

    这话出来,让大家心头算是得到了安慰。郑龙一拍桌子,骂道:“他爷个屌的,要是抓出来是哪个混蛋干的事,我特么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割了他的蛋!”

    郑龙这家伙,话是粗了点,但性情是耿直仗义的,竟说得在桌的人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盗尸之人就在眼前,大家马上照他说的做。

    赵越正抹着泪眼,对秦子光和李家豪道了谢。两个刑警这时候跟大哥一样,又是一番好生安慰。

    我倒一直低头默默不语,暗暗想了很多问题。郑龙拍拍我的肩膀,说:“小白脸,你厉害些,你说说你的看法嘛!”

    我没有回答郑龙,其实脑子里也乱成一团,不知道赵永刚的事情和我自身的暗藏对手有没有联系。但很肯定是,此地隐秘,外人不知,知道的恐怕也多半为阴阳道中之人。甚至,赵叔十来天前说出远门,这是和他的死也有关的吧?刚才吃饭的时候,吴爷爷还说赵永刚回来时好好的呢,但晚饭后就无疾而终了。这一切,都是迷啊!

    我摇了摇头,倒是看着吴爷爷,问他知道省道那边山里那条河最终通往哪里。吴爷爷有些好奇,但还是认真说:“那条河叫燕子河,下游百公里出云雾山,汇进云沙河。云沙河盘绕三百公里,绕过咱们南洪市北边巴南山脉,汇入长江。怎么了野花,这有什么说道吗?”

    我听得这个,也放弃了心中的想法,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现在看来,那也不太可能了。”

    本来,我是蓦然想起和司马幽容在路上看到的尸流漂河,害怕赵永刚叔叔最终成为那些尸体的一部分。结果,赵永刚尸体在司马幽容的天眼下消失的方向与尸流河的方向完全相反了。

    不过,我老家盘龙镇就在巴南山脉深处。安义村向北二百公里,应该就是云沙河入长江的地段吧?我地理是体育老师教的,对家乡附近的山川河流倒还不太了解呢,真是抱歉。

    我想了想,便问李家豪:“不是说盘龙镇发生大案了吗?刘队长还去了。那是什么案子?”

    李家豪摇了摇头,有些苦涩道:“这个案子我和子光都不知道,向小冰也不知道。好像是市局来人了,刘队长应该是陪同下去的吧?怎么了,野花兄弟你又想到了什么?”

    “哦,没事儿,只是随便问问。”我笑了笑,没想深想下去。

    随后,我们坐着喝了一阵子茶,随意聊了聊天,但兴趣都不是那么高,只等着李家豪他们局里来人,然后还得配合调查不是?

    倒是郑龙聊着天突然脸色一沉,手在短裤包里摸了一阵子,然后大声苦逼道:“他爹个洞,我帮着送快递赚来的那五块钱呢?我记得揣在包里的嘛,怎么不见了?”

    这家伙这么一出,还是调节了一下气氛。秦子光笑着说:“郑龙,别找了,你原来的裤子衣物早让鬼给扒烂了不是?钱还能幸免?”

    郑龙这才呵呵一笑,抠了抠后脑,说:“是哦是哦,我给搞忘球了。对了哈,赵叔这尸身也一时找不回来,一会儿你们警车来了,我顺带着坐回县里去,明天还要赶军训。他妈的,我落下的香烛也要送回鬼市去退货,要不然损失老惨了,我买了三千多块的高极香火呢,居然用不上。对了对了,我想起个事情呢!今天我买香火的时候,看到那鬼市里头那啥陈家棺材店门口,有个一身是血的傻逼坐在那里哭,好惨好惨的样子,真是可怜极了,晓不得是不是让陈家伙计给打球了。我当时也有事,所以没去仗义出手。陈家的人也真是太霸道了,这种横行之事竟然也做得出来。要是哪天再让我碰见……”

    郑龙那狗日的说起来没个停住,李家豪和秦子光已经笑抽了,我特么郁闷得真想给他嘴巴上缝针。赵越正、吴爷爷一家四口居然还听得挺起劲儿。

    我也没打断郑龙的话,而是悄悄问赵越正我放在他登山包里的书呢!赵越正显然是没翻《阴阳秘卷》,说他分配法器的时候,将书收拾好了,就放他书桌上了。

    于是我便起身过去房间里拿书,可郑龙叫道:“哎,小白脸,你咋个走了呢?你听我再讲一会儿嘛!”

    “听个毛,我就是你说的那个血淋淋的傻逼。”我瞪了郑龙一眼,转身去赵越正房间里了。

    顿时,身后一片安静。

    接着,郑龙和赵越正就朝我追来,显然是很关心的状态。暴君狂吼着:“我去他姐个洞,小白脸,陈家敢那么欺负你说?你还忍球得住?走,老子现在就带你报仇去,砸烂了他们的店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