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他进来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3本章字数:3122字

    郑龙这家伙真是暴脾气,恨不得马上来一场说砸就砸的暴力行动,但也显得情真而义气,让人心里倒也暖。

    当然,我不可想多说什么,请李家豪和秦子光来给郑龙解释这个事情。李、秦二人是警察,现在和我们的关系不错,郑龙倒是给面子,果断不嚷了。赵越正和郑龙关心我在陈家棺材店发生的事情,所以也和吴家四口就留在堂屋里听着。

    我来到赵越正房间,关了门,只见桌上有一个半新的品牌登山包装,除此别无他物。打开背包,里面《阴阳秘卷》还用油纸袋装好了的。赵越正能这么做,确实也是他的一种风格,并且是一种极有阴阳素质的表现吧!他刚才也对我说了,当时情况紧急,觉得这书应该是我的重要物事,便直接收拾好了。

    不由得我暗自心头也是一种骄傲,能有赵越正这样坦坦荡荡的朋友,不虚此生。我拿起《阴阳秘卷》,没有翻开,但心头已是万般感慨。这本书,它已经改变了我的人生。

    只不过那时我左手腕上的老桃木手串碰在桌子上,发出了声响,我这才意识到了什么。这上等的老桃木手串,也是赵家比较好的避鬼物件了,可居然刚先在大阵外面之时,阴鬼扑我,它居然失去了功效。

    我不禁有些好奇,放下《阴阳秘卷》,摘下老桃木手串细看了一下,当场发现了一个让我惊异的情况。这老桃木串珠居然……在我的阴阳眼之下,失去了避鬼的纯阳气息。

    这怎么说呢,凡古柳木、老槐树芯、老桃木之类的木质避鬼法器,其发挥威力的主要原因是有两方面。第一,生长年月久,天生吸取天地阳气,哪怕木死做成法器也一样吸取;第二,这些木质的复杂纹理,与阴阳高手所画的符文有异曲同功之妙,可纹理一旦断开,便只是木头而已,不再发挥效力。

    这正如与万鬼群战之中,赵越正和吴爷爷、吴叔的桃木剑砍残了、断掉了之后,便彻底失去了威力。当然,这与他们的剑体被太重的阴气腐染了纹路也有很大关系,正如再扛揍的人,打的人多了,迟早都得挂。

    桃木剑的制作也是一门极高的学问,你得会看纹路,至少得有剑体两面和两边剑刃上各一道主纹路才行,贯穿剑尖到剑柄,当然,主纹越长、越多,做出来的桃木剑威力更大。避鬼的手串儿、玉镯之类的也一样。高级的避鬼玉,仔细用阴阳眼查看,必有明亮的玉纹,如光的曲线,有的不用阴阳眼都能看见。但是,最贵的玉,不一定最能僻邪驱鬼,因为可能它的玉纹不如一块废料来得完美。

    这些门道且不细说了,我只能说:我的老桃木手串共计12颗珠子,每一珠里面至少有三根主纹,有的还有四根,但全部断掉了。这只有一个让我想想都毛骨悚然的结论:先前还有我没发现的高手,身手极为强悍,达到让我竟无觉察之下就震断了所有老桃木珠子的避鬼纹路。

    这高手若是想取我命,绝对易如反掌,但并没有这样做。他到底是谁?绝对不是鬼皇级别的鬼物能干出来的吧?难不成是鬼帝?或者是更高级的鬼物?又或者是……阴阳高手中的高手,比如离尘期、逆凡期?

    我似乎又如同陷入了迷团之中。但我迷团已经够多了,也只是站在那里想了会儿就将桃木手串丢在桌上,它已算是一文不值的废木头了。深呼一口气,摇了摇头,在桌子边坐下来,自言道:“管他#妈的,该来的始终会来!”

    正在那时,我后脑突然轻微地热了热。我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扭转身来,当场就是一阵阴风扑面而来,一道白色的人影朝着我扑来。

    他大爷的,这就来了吗?我心骇然,突然发力,起身向后狂退,侧移,总算是避开了来者一击。

    这个时候,我真的心头充满了兴奋。七公主果然没死,她还在,刚才她给我警示了危险的存在。

    定晴一看,房间里多了一个白袍男子,披头散发,苍白的面容,一对眼瞳血红如满月。若不是他面无表情,还没有脚,你还会以为他是个冷酷的帅哥,戴着血红的吓人美瞳而已。可是,他却是盯上我的阴差乔木。

    “你大爷的,小乔,你竟然在这里?今天晚上的事情,不特么会是你做的吧?老子就不应该相信你的鬼话,果然你是言而无信,又跟到这里来了。若非小爷我有点进步,这一下还真让你给拿住了。”我冷瞪着乔木,压低嗓门,情不自禁右手摸上了紫蟒腰带,食指和中指压在黄符镖上。这种时候,还是我来对付吧,不用惊动那边堂屋里的人了。

    如此时刻,我确实切身体会到了进入阴阳修行中的好处。刚才那一急退急移时,脑海里那滴绿豆大的九阳玄气液体竟然瞬间分化了一半出来,形成强大的力量之流,让我的双腿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弹跳力,身体的反应、速度提高了很多。要不然,乔木这个鬼将初化阶段的阴差,我还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

    不过现在嘛,我相信拔镖和发镖的速度都会很不错的。若是乔木还特么来者不善,老子会给他一点教训,伤之,不及死。只是我心惊无比,这乔木就这鬼将初化的水平,怎么竟然能进入赵家庄园里来?就万木异石镇煞镇的威力,鬼帝都进不来,何谈他这样的小阴差呢?

    乔木却是嘿嘿邪笑,居然在桌子面前坐了下来,说:“见面是缘啊张野花,身手有提高呢,可喜可贺呀!鬼话虽然是鬼话,但有时候也可以信一信的,特别是像我这种有身份有品格的鬼。今天晚上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我做的呢?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吗,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的。既然是朋友,还能做这种要命的事么?”

    “你鬼大爷的,得了吧你!人鬼殊途,我怎么可能和你成为朋友?要是朋友的话,没特么这一见面就偷袭老子的吧?说吧,又想干什么?要是不好好交流,小爷我现在也不是好惹的。”我站在原地,右手随时做出欲拔镖干仗的架势。

    乔木倒是淡定得不行了,微微一摇头,说:“朋友,别搞得那么紧张兮兮的嘛,看你今天晚上在外面表现那么duang~duang的,我只不过是试试你的身手而已。看来,你确实进步不错,竟然修出了九阳玄气,开始踏入问道初化期了,真是让我为你高兴啊!也许,鬼谷宗将在你手里发扬光大呢!嘿嘿,我查了一下,这个‘duang’的意思就是加特效啊,用起来果然感觉很duang呢!”

    我冷声道:“你少给我扯这个,我不知道什么宗不宗的,回到正题上。你特怎么进到这里的?要是不好好说,我不介意马上给你duang一下!”

    话音落,我已迅速拔了一支黄符镖出来。妈的,有实力了,这感觉就是很爽。

    乔木被我的动作搞得惊了一跳,鬼体一抖,居然飘离了桌子前,后退近两米,浮在空中,叫道:“朋友,不要这么搞,行不行?你这个太他妈duang了,我可是受不住呢!还有多少美好的事情等着我呢,我特么可不想这么伤在你的符镖之下。”

    “哦?既然如此,那就老实讲来。否则小爷我就真duang了。”我眉峰一挑,冷声道。

    乔木点了点头,又重新回到桌子边坐了下来,理了理一头长发,很拉风摆酷的样子,说:“朋友,坐下来嘛,慢慢聊。你实力都这样了,我是伤不着你的,何必站在那里杵着,不符合礼数吧?所谓,有朋自远方来……”

    “行了,你特么还真是废话一大堆。我也没你这个远方的朋友,要是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介意一镖打得你不亦痛乎!”我冷冷地打断了乔木的话,便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右手还握着黄符镖,左手将装着《阴阳秘卷》的登山包甩到身后背着。不过,这鬼日的看起来还有点自知之明,让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至少心里还挺高兴的。

    乔木笑了笑,笑容冷冰冰的有点吓人,但我很适应了。他说:“张野花,别这么凶巴巴地对我,咱们做朋友、做兄弟好不好?做得像基油那种。”

    言语之间,乔木那血红的眼珠子上下仔细扫着我,仿佛我是个极#品女人似的,他的邪意盎然生姿。这家伙,你就不知道他生前是怎么一种邪恶的状态了。

    我莫名就是心底恶赛,感觉菊部地区生紧,马上冷斥道:“再特么废话,小爷我真不客气了!说,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乔木这才脸色一正,在对面坐了下来,修长苍白的右爪子一拨额头长发,竟然很装逼很得意的样子,说:“这地方嘛,你能来,我当然也是想来就来咯!”

    “你……说得倒轻松,觉得这地方就跟地府一样么?”我下意识地抬眼扫了扫窗外,阴阳眼看了对面的高峰顶上,意在探测那里埋的五彩补天神石。因为我还是有点怀疑,是不是这里的上古大阵让人破坏掉了,才让乔木能混进来。

    谁知,我这一探测,当场就苦逼得快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