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中招昏迷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3本章字数:3159字

    我只不过想看看五彩补天神石的能量而已,这种强大的物事能量非一般的避鬼石类可比。不管我离那山峰顶有多远,只要一开阴阳眼,这是完全能感觉到它的存在的。

    五彩补天神石,它也是避鬼石类的一种,也许是迄今为止世间最厉害的一类石质法器。但需要纠正一下,这种石头虽然是五彩光芒闪耀,却并非是神话传说中女娲娘娘用来补天之漏洞的石料凝结晶体。

    但也不能不说,我们的民族自古以来都有很多优美、动人的离奇传说,有的甚至还很惨烈、悲壮。女娲补天,算是一个很离奇的。大约是说两个相互不服气的神灵干仗,其实是部族首领,输了的那个太牛彪,把气撒在天身上,把天搞烂了一个洞,然后带来了人间的灾难;最后,神圣而伟大的母系氏族女首领女娲同志用上等材料融炼成液体,浇补苍天成功,完好如初,剩下没用完的下脚料凝固成神石,散落人间。

    综合种种现代理论,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传说是何等的喜感。在《阴阳秘卷》里,有提到过五彩补天神石,却没有提到女娲这样的女强人。三风爷爷的批注里还是沿用了五彩补天神石的说法,但有一个很逗的批注,原话为:“五彩补天神石,给天也能补一刀的石头,呵呵……”

    我当时也没闹明白三风爷爷为何如此之写,至少比网络语言“补刀”之说提前了好几个年头。现在,我哪知道玄魄刚刚发力,阴阳眼一开,顿时便感觉到了五彩补天神石的威力。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山峰顶上浅埋的一块五彩补天神石,它散发出璀璨夺目的能量光芒,果断是黄、绿、白、青、紫五色,呈现出巨大的五芒星形状,与邻近的山峰顶上其他的神石之芒交相辉映,气场磅礴到爆,把整个逆天煞爪谷地上空镇护得严严实实。而凡人之眼根本看不到这样的能量光芒,可我却深深地中了一招。

    双眸刹那剧痛,就像要爆了似的,脑子里三魂也瞬间动荡像要飞炸出来,就连强壮的七魄也在动荡。我情不自禁痛呼了一声,双手捂眼,全身惊颤,然后一头晕倒在地,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睁开眼,感觉眼睛肿泡泡的,看物稍稍有点迷糊。有淡淡的光线进入眼睛,但光线像是“z”形扭曲一样。缓了好久,我才看到自己躺在床上,眼前是几张熟悉而关切的脸。

    扫了一下,这房间像是赵家庄园的客房,干净,整洁,暗含护阵风水局。房间里清风含淡香,很爽人心神,一点阴气也没有。

    赵越正、郑龙、李家豪和吴家四口正关心地看着我,秦子光不在。墙壁上的挂钟显示,凌晨三点了。大家见我醒来,个个都是满脸的欣慰与喜悦。

    “我怎么……睡在这里?小乔呢?”我不自觉地疑惑了,下意识就飙出这样的话。

    “哎呦我擦!小白脸啊,啥子锤子小乔啊?你是不是病糊涂了,还做春#梦了啊?看清楚啊,我是暴君,你的好兄弟!”郑龙大眼鼓着,郁闷地叫嚷着,还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赵越正也是不解道:“什么小乔啊花哥?你可算是醒了。刚才你的情况可把我们吓死了。你不知道,你屁事没有,在我房间里惨叫一声。我们冲过来时,你晕倒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两只眼球都像是爆出来了,然后缓缓地收了回去,吓得我们个不轻。还好,你眼球很快缩了回去,只是昏迷,叫都叫不醒。吴爷爷懂医术,把了你脉,没有什么大碍。你这是怎么了?”

    我听得惊愕,想想赵越正的描述,脑子里勾勒了一下自己的形像,确实还有点吓人。可是回想那五彩补天神石,确实威力也太大了点吧?仿佛这种石头竟然……有灵性一样,见不得别人用阴阳眼查看它?来这里的时候,我细看大阵时,也是阴阳眼启动,扫描和研究万木异石镇煞大阵,但没有刻意研究五彩补天神石,所以它们没有反应?可刚才,问乔木话时,着决看它们,便着了道?

    当然,没有感觉到房间里有什么阴气,我心里安了许多。只是疑惑顿生,老子既然都那般模样了,乔木居然没心有所动?他不是想拿我魂驯血煞猛鬼,拿我尸体驯高等级尸奴,还想玷污我清白的身子么?难道是赵越正他们来得太快,乔木反应不及时?也不对呀,就乔木那本事,赵越正和郑龙是完全拿他们没有办法的,毕竟赵家庄园现在什么法器也没有了呀!

    我突然想到了一点,难不成乔木真的想和老子做朋友?这特么也太匪夷所思了吧?阴阳师和鬼做朋友,这要是传出去,是道中不屑的行为,甚至会带来不少麻烦的。鬼谷宗就因为能招来鬼类助阵,被阴阳正道不齿、憎恨,视为异端呢!

    我马上脑子里灵机一动,笑呵呵地说:“哦,没什么啊!我这是惯有的疾病,很少会犯一次的,只要累透了,就会有这样的现象,没什么大事的。最近是看过《三国演义》,想来是做梦了吧?”

    话一说完,顿时引来了郑龙和赵越正鄙视的白眼儿,连李家豪的表情也有点精彩,仿佛是笑着说:你这家伙倒是能啊,青春期表现太强烈。

    吴家四口倒是没什么,都带着理解的笑意,吴爷爷安慰我好好休息一下,便带着吴奶奶、吴叔和廖婶回房休息去了。我昏迷这么久,他们一直在床边等着,还是让人感觉温暖的。

    “小白脸,好兄弟,大英雄,绝世无双阴阳猛少年,那啥……英雄思美人,正常球得很嘛!你既然没啥了,我也睡去了哈,困死了……啊~~~”郑龙倒看着我,威风八面的脸上露出憨傻傻的笑意,说着还打起了大哈欠,大步朝另一边的客房走去,好像有点逃的状态了。

    我摸了摸上嘴唇,对留下来的赵越正和李家豪说:“我怎么……上嘴皮痛得厉害?”

    话没说完,郑龙已是奔门狂逃一般地消失了。赵越正哈哈一笑,说:“暴君刚才见你昏迷,掐了你好久的人中。”

    我擦……是说呢,郑龙那家伙怎么撤得那样快?临走前还不忘记狠夸我一阵,原来如此。不过,他逃了,也算是关心我,我自然不计较,只能郁闷地看着眼前发笑的赵越正和李家豪。

    随即,李家豪说局里早来人了,当场打开了箱子。箱子里确实是人头切片,把郑龙吓得当时见血就晕了。人头切片来自一个叫做“司基”的刑满释放人员,其尸体在那边省道叉边的废旧乡村土路上发现的,还有他的出租车。

    这个情况听得我大为震惊,尼玛,果然是我认识的人。司基这小子,命也是薄了点。不过,这情况和司马幽容的隐私有关,我也没多说,只是侧面问了一下司基的情况,听得老子真是一怒。原来,司基这小子根本不是什么出租车司机,就是一个抢劫惯犯,12岁就开始了犯罪生涯,不抢不舒服斯苦的角色。今天下午他是又劫车又劫#色,家里情况还不错,父母做生意有钱,还有个兄弟,但父母早都不认他了。

    唉,这么看来,那想收拾我的鬼皇吧,这回基本上也算是杀对了人,也算是司基自己的报应吧!自己作了那么多的孽,临了还骗了我和司马幽容一把,对不起司马幽容的宽宏,果然是应了司马幽容的话:自作孽,不可活。当然,我的那个对手其实就是想玩虐我而已,他绝壁没有什么昭显正义之心的。

    我和赵越正、李家豪聊了一会儿,他们也是有些困了,便回房睡去了。而我躺在床上,想着五彩补天神石和乔木的事情,怎么也睡不着了。我也懒得去理什么思绪,还好我眼睛没有瞎,阴阳眼都还能开合,就打算拿出《阴阳秘卷》来看一看。赵越正确实也是个细心的兄弟,登山包给我拿过来的,就放在枕头里面。

    可我特么一扭身,伸手就要拿包呢,突然感觉房间里一冷,阴气淡淡的。阴阳眼一开一扫,他大爷的,乔木那个阴魂不散的鬼家伙,他竟在就在那边桌子上坐着,还特么跷起了无脚二郎腿,一脸冷邪#淫#气地看着我。

    我条件反射一般,右手迅速拔出一支黄符镖来,沉声说:“小乔,你特么怎么还不走?”

    乔木嘿嘿邪笑,声音倒不如以前相见时那种刺人耳膜。如若不看见他的样子,我只能当他是个邪性爆表的淫#棍而已。他说:“野花,到现在,你还想与我做对手么?你被五彩补天神石反震了双眼,差点成了瞎子,我都对你不离不弃,难道你就不明白我这一片冰心在玉壶,仗义慷慨,不趁人之危,真心相交,一片坦城。对待一个品格如此高尚的基油,拿着符镖的感觉真的很duang么?”

    窝内个去,乔木这厮也真是会给自己贴金,还有点变#态的幽怨人#妖味道,貌似这是一种固定品性了?我有点郁闷,不过想想先前的事情,也只能收回符镖,冷冷地说:“你还算是只说话算话的鬼,我就不跟你计较什么了。你不走,总是有你的理由吧?姑且说来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