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弥天大祸

    更新时间:2018-08-08 00:40:13本章字数:6143字

    乔木嘿嘿一笑,道:“好基油在此,我怎可忍心离去?要走也得一起走,在一起啊在一起!”

    看着这家伙那邪恶的鬼脸,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可也只能说:“少扯这些蛋,我特么跟谁基也不可能跟你基。”

    “嘿嘿……是跟赵越正和那个暴君基么?”

    我懒得鸟乔木,直问道:“看来你是阴魂不散,跟我死要做朋友吧?那你倒是拿出你的条件来看看。”

    “条件?好基油还需要条件么?咱们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这就可以了嘛!”

    窝草!没见过这么说自己的鬼,附带着也损我一道。我无语地摇了摇头,说:“我不想跟你打嘴仗,看在你没有趁人之危的表现上,暂时当你是个正面人物吧!想和我做朋友,那得看你表现才行。”

    乔木听得居然默然了一会儿,才说:“张野花,你特么也算是有种了,乔大爷这么跟你做朋友,连基的想法都有,你还这么拽?”

    “嗯,这个拽也许可以有。说吧,你怎么进这上古大阵来的?”我双手一抱臂,淡然地看着乔木。我也不怕他突然发难什么的,这样的做派下,我拔镖也是一气呵成的事。

    “呵呵……”乔木得意地一挑额前长发,逼风浓烈,“小兄弟,我不是说过吗?这地方,我想来就来喽!不就是个万木异石镇煞阵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倒是愈加惊讶了,却多看了乔木两眼,虽然这小鬼那一声“小兄弟”时,邪恶地看了看我某个地方。我冷语道:“你见识也算广博,可就算是你有隐去身上阴邪之气的物件,也未必能进这里来的吧?到底怎么回事?”

    “嘿嘿,多谢谢基油夸奖,乔木所知之事,远非你能想象。这万木异石镇煞阵嘛,虽然是克阴至圣之阵,但对我来说,还真是想来就来的。你要是不信,我马上离开这里,然后去你宿舍或者家里帮你取样东西,然后再回来,怎么样?”

    看乔木那倍儿有底气的样子,我倒是有几分相信:“好吧,算你牛,我才没什么东西要你帮我取的。和鬼类相处,本来就是惹麻烦的事情。那你倒是说说,为什么想来就来?你到底有什么特殊本事?”

    “那我们彻底成为朋友了么?”乔木也学我的样子,两臂一抱,邪笑道。

    我无语,摇了摇头,说:“这个按后再说吧,你还是需要考验的。”

    乔木也摇了摇头,说:“好吧,随便你了,反正你就是个拽货。不过呢,你要是交上我这个朋友,好处必然是极大的,你信不信?”

    “我信你个大鬼头!自从到县城来,一遇上你之后,我特么跟倒了八辈子血霉似的,诸事不顺。你能带给我屁的好处啊?”

    “嘿嘿……你还就别不信。至少,本人对这天下阵法都是免疫的,你又信不信?”

    “哦?”我生起了浓浓的兴趣,看着乔木那倍加得意的样子,倒也不是不信,“就你这鬼将初化的级别,也这么大言不惭?当初怎么进不了我家的禁锢阵法呢?要是我有法器在,随便弄个阵,能让你死得渣都没有。”

    乔木嘿嘿一笑,道:“你这个朋友,见识还不太够啊!成大业者之心思,岂是你能明白的?我不进那鬼玉禁锢大阵,只不过是给你时间学习罢了。你看,这里的阵法比你家的禁锢阵法厉害多了吧?我还不是来去自如?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我这种先天对阵法免疫的鬼能办到了,嘿嘿……”

    “先天免疫?”我特么听得是不能不惊讶起来,直望着乔木。

    乔木又一挑头发,甩了甩鬼头,得意道:“那可不?从地府出来到阳间混,没两把刷子,能行?和你张野花做朋友,没点本事,岂不是丢自己的鬼?实话说吧,和咱做基油,你可算是捞着了。”

    这个鬼日的,他还真的拽上了。我只能点点头,说:“好吧,你个牛屌鬼,就在那里自恋吧!我才没觉得捞着什么呢!你刚说你知道的东西太多,那你倒是说说,我那接二连三来的人头切片是特么怎么回事?谁干的?哪只鬼皇干的?哦,对了……”

    说着我就有点兴奋,声音猛地提高,一下子从床上起来落到地上,还把乔木那家伙吓了一跳,飘离了桌子,说:“哎,花基,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吓我一跳,人家小心脏血管不好呀!”

    我淡淡地笑了笑,站着道:“你不是想跟我做朋友么?那好,只要一道考验,你通过了,老子就是惹一大堆麻烦也交你这个朋友,如何?”

    “此话当真,骗人是小狗?”乔木马上站直了,血眼里放光,看起来很兴奋很期待。

    “鬼都说话算话,小爷我骗鬼有意思?”我直盯着乔木,一字一字往外蹦。

    “好!”乔木两手猛地一拍,重新坐了下来,“痛快,大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爷。说吧,什么考验?”

    “给我送快递的玩意儿必然是鬼皇,我怎么得罪的他?说给我听!然后,你去干掉他,就这么简单!”

    “我……日……”乔木听得鬼眼一颤,鬼体都猛地僵硬了,坐在那里仰望着我,“野花小爷,你特么真是大爷啊,居然让阴差帮你去杀一只鬼皇?站着说话不闲腰疼?”

    哼哼,挺好,看来乔木果然什么都知道。我心头暗自冷笑,来到他对面泰然坐下,点点头:“嗯,腰不疼,肾挺好。这么说,你确定是一只鬼皇干的了?你去干掉他,行不行?”

    “可老子肾疼,要出血的感觉。作为刚交的朋友,你觉得让我去送死,是很仗义的事情么?”乔木耸耸肩,一脸竟有苦逼之色,两手还摸鬼腰去,仿佛他还真有肾一样。

    “算了算了,我就知道你是个怕死鬼。”

    “谁说老子怕死了?老子就是……哎,懒得说了。”乔木脾气上来了一点,仿佛被戳中了痛处,但说着就是一蔫头,“你换下一个考验方式吧!杀鬼皇的事情,老子真的没法干,主要是……实力太差了。”

    我冷冷地笑了笑,不屑地看了乔木一眼,感觉这小子还有点别的忌惮,道:“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那好吧,说一说,那只鬼皇的来历,老子怎么得罪他了,还有他的藏身地点,老子亲自去宰了他,这总行吧?”

    说着,我已经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了。反正,三风爷爷给我还留下了五支专灭鬼皇的白符镖,老子就不信那只鬼皇能扛得住?

    乔木似乎看到我眼里有杀气一样,连忙摇头摆手说:“别别别,有命活着还是要好一些。那鬼皇不是一般的犊子玩意儿,你还是别想杀他为好。”

    “哦?就允许他在阳间肆意滥杀,不允许凡人干他一回?”我眉峰一抬,冷冷地反问道。

    乔木无奈地摊了摊手,说:“他叫陈维超,生前是西南九罡门的掌门道长,离尘高阶的水准。当年你鬼谷宗……”

    “等等,你少给我说鬼谷宗,我不知道这个。”我虽一听那鬼皇的来历就惊了,因为我知道陈维超,但还是冷脸对乔木低喝道。

    乔木这鬼厮似乎是知道太多,嘿嘿地邪笑一下,说:“好好好,本大爷知道你忌讳这个,就不说了嘛!替好基油保个密!不过,陈维超知道你得了鬼谷宗的传承,这个密是保不住的,但我还是给你面子嘛,基油到这个份儿上,够基了吧?”

    “少扯,说正文。”

    乔木点了点头,马上一五一十说起来,听得我那叫头大啊!原来……

    陈维超是当年鬼谷宗与阴阳正道一战中,被宗主叶寒风打成重伤,然后三弟子郑道奇补了一刀,便将之干死了。可惜的是,陈维超那个时候已经是接近突破到逆凡境界的高手,死后人魂还是逃掉了。这一点不用乔木说,我都从《阴阳秘卷》里知晓了。

    结果,陈维超到了地府,不想去投胎,居然还成了西南阎王——鬼帝秦长歌的大女婿,日子过得滋润呢!还算好吧,他在阳间是离尘高阶水准,本比肩鬼皇高阶了,但惨死之后等级掉成了鬼王。

    只是这数十年过去了,陈维超在地府西南阎王殿挂了个大阴司的名,其实就是吃空饷,天天都在琢磨恢复实力的事情,据说还和他原来的道门九罡门有来往,这算是阴阳道中大逆违规之事了。

    生前,陈维超是不会游泳的,但死后做了地府的大官,怎么也相当于副省部级,居然喜欢水了。结果,他又挂了一个官职——西南水神,掌管西南片区水域的阴命之事,下辖近千条河流溪沟之鬼事,手握重兵——上百鬼王、近千鬼将和三十万厉鬼阴兵。就是不知道他还操控西南第一大道门九罡门不?

    陈维超这样的实力,确实够吓人的。而为了恢复实力,他竟然另僻法门,以吞噬人魂来提高修为,每天必食一人魂,食魂成性,跟磕药上瘾一样,但似乎效果不太好,数十年才升到鬼皇初化之境界。

    我救了何龙等五人,正是冒犯了陈维超,人家的厉鬼阴兵是帮着他拿人魂回去孝敬的。我特么也没想到,当时穷得就剩下一块钱了,竟然挣钱也惹出这么大的事来。他这个变#态,因此就盯上我了,得玩死我。而今天晚上之事,竟然也是他暗中搞的鬼,就是不知道为何不弄死我得了。

    想想陈维超这个变态混蛋,我头皮都发麻,感觉自己这光棍的实力就是一块冰,对方就是几百万度的火炉。我要是去灭他,只能一下子消失得连氢氧原子都不能做了。

    这真不是开玩笑啊,哪怕我符镖霸道,也杀不了这阎王大女婿的。这是惹下地府官司,阎王爷女儿一闹,咱这小命能保么?听乔木说,人家陈维超可是深得阎王大郡主喜爱的。

    可……我身为阴阳师了,就眼睁睁被陈维超玩来玩去,玩到崩溃为止?眼睁睁看着他在阳间如此行恶多端,滥杀一大片么?正义何在?老子的人格尊严又何在?

    听完乔木的说法,我看了看那边墙壁上的镜子,自己的脸色很难看啊!而这鬼厮居然无奈而又有点嘲意道:“花基,现在您是要我去干死陈维超,还是您亲自出马,一个顶俩?”

    “我顶你妹!”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乔木嘿嘿一笑:“我没有妹哟!要是有,指定招你作妹夫!”

    “滚!”

    “嘿嘿……花基,我哪能滚呢?就是滚,也得带着你不是?”乔木又笑了笑,一副牛皮糖粘住我不放的样子。

    “带你爹!我要你带个卵啊?你走吧,我困了,睡觉!”我依然没好气,冷瞪了乔木一眼,然后起身朝床边走去。

    “我热你大爷啊花基,这个时候你还想着睡觉?赶快逃命吧,这里不能呆了,我不能看你这么个好基油就这么挂在这里。”乔木骂咧咧一朝我飘来,还伸手想拉我。

    我一转身甩臂,斥道:“你鬼脑子精分了吗?这里凭什么不能呆?”

    “精分个毛线!”乔木居然脸色一板,然后说:“你惹下比陈维超更大的大祸了。本来这里还能撑一天的时间,可五个小时前,你阴阳眼触动了五彩补天石,貌似动静有点大,影响了这里沉睡中的逆天地煞,它要出来了。你昏睡的时候,昆仑神玉主石下面的万年神龟已经挂掉了,现在恐怕是肉身七魄在撑着。据本基油对阵法的了解,不出两柱香的功夫,神龟肉身与七魄也得挂。到那时,万木异石镇煞阵能不能镇得住这里,太他妈难说了。花基,赶紧逃吧,保命要紧!”

    窝草!这一番话,说得老子硬是如五雷轰顶,愣怔当场。看乔木那脸色更是白得要透明了,觉得他不像是扯谎子,真是来救我的。

    心头一阵恐慌漫延,但我嘴上还是硬道:“你特么说得跟真的一样,以为老子会信?这地方上古大阵必然长期在很多高手的关注之下,他们就不前来查看五彩补天石么?怎么动静就老子的大?”

    “哎呦……”乔木急得居然没脚的双腿也跳了跳,摇头急道:“花基,你怎么这么死撑呢?老子现在跟你说不清楚了。老子还需要你帮我办些事情,你他妈不能死啊!这些年,就特么没一个阴阳高手敢来这里查看的,几百年前有过,来一个,死一个,天下阴阳道中已经放弃这一片了,甚至包括整个南洪市的近千万苍生也被放弃了。何况你这基巴问道初化小阴阳师呢?赶紧,走人!你看外面这天象……呃……我热!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老子算错了,可能只有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可以逃!”

    说着乔木一望窗外,鬼体颤了颤,当场想往窗外飘了。我顺势望了一眼,顿时感觉非常不妙。

    他大爷的,窗外现在已然是光彩夺目,万木异石镇煞镇几乎是瞬间就全面启动了。五彩补天石五色爆闪,夹杂着无数荧绿、青幽的光芒在闪烁,外面的天空恍然如迷彩浪漫夜,但那强大的阵法能量场让人快无法呼吸了。

    屋内,所有风水布局的器物,甚至连烧制有秘符文的窗台都开始轻微地震颤,散发出淡淡的白芒、黄芒、紫芒。布局上乘的赵家庄园,恐怕所有的阵法效应都产生了吧?

    我敏感地觉察到了,一大片冰寒气息从地面上空中漫延,让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感觉这冰寒的气息如同从地底深处散发上来,要将这一片天地永恒冰冻。

    “特么的死小乔,让你鬼日的说中了!”我心恐慌升起,腿肚子有点发软,但马上就狂吼起来:“正哥、暴君快起床,带大家火速离开这里!!!”

    此时,只有乔木这鬼知道我吼得有多么大声,我自己都感觉到声音无限清越高亢,外面的山谷里竟然有回音。那边的房间里马上就有了动静,还传来了郑龙的吼声:“他妹个洞,老子正春#梦呢!什么情况?”

    乔木这厮居然鬼汗都急出来了,一脸苍白透明,冲着我大吼:“张野花,你呢?你他妈不想活命了?”

    “天下道人皆放弃此地,唯独老子不可以!南洪市千万苍生如此,我们能逃到哪里去?逃不出去,不如拼死一战,兴许还有机会!”我特么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如此豪情顿生,但也许是天性,也许是临死装个逼,也可能算是我自己惹下的弥天大祸,我得付出代价。

    “你滚基巴蛋哦!老子可以带八个人躲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的,你必须走,赵越正他们八人中舍掉一个!那司马幽容你要是喜欢,哥给你带上就是,她不舍!”乔木鬼体颤颤的,显然也是很害怕的样子。可他还是这么给我交了个底,让我心里还有点感动。

    “不行!这里我最强,老子要留下来,他们八个都给我带走,一个都不能少!要是少了根毫毛,老子下次遇见你,弄死你鬼日的!赶紧滚!!!”我近乎狂啸了起来,因为脚下的寒冰之气更浓了一些,地面也有微微的颤抖了。

    说完,我踹了乔木一脚。他鬼体稍稍有点冷,但我像踹在了空气上一样,他动都没动一下。

    就那时,郑龙已经撞开我的门进来了,像小山一样站在那里,冲着我大吼道:“小白脸,外面是他妈个什么情况?好厉害的样子?你在跟哪个说话?”

    我没来得及回应郑龙,乔木竟然又冲我吼:“你他妈没时间再见到我了!一句话,走不走?要我强行带走吗?”

    “你敢强带,老子出去要是活着,第一个就宰了你!其余八人,一个都不能少,赶紧滚!!!”我又给了乔木一脚。

    “让我滚吗小白脸?”郑龙那个憨货郁闷地看着我,问道。

    乔木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仰天长叹道:“张野花,我去你妈,狗日的你一根筋,老子的大业啊,要让你毁了!你特么再也没见到我的机会了,保重吧!老子敬重你是条汉子,可这事情duang不起来啊我草!”

    说完,乔木右手突然一扬,赫然一道两米直径的金色光环闪现出来,将他和郑龙包裹在内。郑龙只来得及叫一声“啥子光环哟”,然后便和乔木一起消失在房间里。

    屋子里满是冰冷寒气,让人血液快要凝固。墙壁和家具都开始抖动,甚至有些槐木、柳柱已然在嚓嚓啪啪地爆裂,场面让人颤栗惊惶。窗外,大阵光芒灿亮不已,景象极为壮观。

    我扒了上衣,彻底露出紫蟒腰带。扫了眼镜子里的自己,瘦削的上半身肌肉线条阳刚十足,腰带一露,整张脸都爆发出视死如归的神情。明知是死,但可保全赵越正等八人生命,我辈阴阳师何惜最后一拼?我特么都不想用什么符镖了,一会儿有情况来了,直接上焚鬼葫芦!

    窗外,不到十秒钟,乔木的金色光环飘到了院子上空,光环里隐约有九道人影,在强烈的大阵光芒中显得太渺小,都看不清楚了。

    我隐约听到了吴家四口人在呼着我“小张”,赵越正叫着“花哥”,郑龙吼着“小白脸”,李家豪叫着“野花小兄弟”,司马幽容唤着“老师”,大家声音隐约交杂,但透着凄伤,没听到下文,乔木已带他们消失不见。

    我倒还听清楚了乔木的话,直钻耳孔:“张野花,阴阳游荡数百年,老子没服过谁,你是第一人。去你妈的,不再见了,我日!”

    他们走了,我心慰然无憾。

    就那时,两只小耳垂微微暖,我顿然心头激动,下意识道:“老婆,是你吗?鼓励我吗?”

    “嗯……”

    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细微到极致,却也暖然温婉,柔情无限,让人销#魂锁#骨。

    我更是激动不已,泪水激流,颤抖着点点头:“好!好老婆,你活着就好!今夜让我们同生共死,战到最后一刻不后悔!”

    “嗯……小呆瓜……好样的,我没……后悔,我没……看错你……”

    七公主的声音依旧若有若无,却是无限的鼓励,让我一股豪情油然剧生,仰天长啸道:“逆天地煞,快出来吧,你家小爷等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