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噩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4本章字数:2544字

    这个电话是我一个发小打来的,这个人叫李磊,为人也不错,很仗义,打电话的时候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可能遇到了什么要紧的事,但是为什么急急忙忙的就挂了电话呢?

    想到这里拿起手机我又回拨了过去,这一次他的手机关机了。穆振看着我眉头紧锁问了一句:怎么?又出岔子了?我想了一阵说道:麻烦你帮个忙,去帮我接个人过来。

    穆振点点头,我把地址和联系方式给了他,穆振就转身出门了。我还在想着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麻烦才能让他急迫成这样,也许只能等他到了一切都会知晓但是过了七八个小时以后人都没回来。

    我给穆振打了个电话,但是奇怪的是他的手机关机了,这下我就急了,想尽了各种办法也都联络不上穆振。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了穆振的电话,开口我就大骂:你Tm是不是把手机吃了,还是手机把你吃了。

    电话那头说着:你那个发小我找到了,不过出了点状况,现在他的情况不太好,你最好过来一下。我一愣,心里暗道:果然出问题了,下午急急忙忙办了出院手续吊着还绑着绷带的手臂就离开了,等我到穆振那里的的时候,穆振在李磊的屋子里撒着朱砂。

    “人呢?不会挂了吧”我问道。

    穆振指了指屋子里,当我准备进去的时候穆振拉住了对我说:他现在的阳气很微弱,大部分精气已经流失了,身上也有淡淡的鬼气,种种迹象表明,他和阴魂,甚至厉鬼有过长期的接触。

    我点了点头进入了屋子里,地面上散落着很多酒瓶,而且烟灰缸里也塞满了烟头。屋子里充斥着酒精和香烟的味道。

    李磊坐在床上脸埋在了手心里,我叫了他一句,他才抬起了头,他的脸色吓了我一跳,浓浓的黑眼圈,凌乱的头发,唏嘘的胡茬,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十几岁。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问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他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以后才回答我:我见鬼了,已经一个月了,每天都在重复着一个同样的噩梦,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太累了,可过了一个多星期了还是反复的做着同样的梦,我也找过心里医生,可没什么效果。

    梦里总是能梦到一个女人,她很漂亮,每一次她都坐在一个石头上弹琴,我叫她,她也不答话,可是那琴声我听的出来,就是死人的时候放的丧葬曲。那个女人嘴里同时念叨着:天要收,地要留,东来西去又还东。

    每一次到这里我就惊醒每一次都是凌晨4.44分。我也曾试过过了这个时间段睡觉,可是每一次都不由自觉的睡着。我安慰了他几句就出门找穆振想办法。

    穆振听了以后大骇,随后对我说:你知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代表什么。我摇头说:不知道,你要是知道就赶紧说,别卖关子。

    他这才像我说道:这句话源自于湘西,在湘西有一个以赶尸为生的家族,辰州魏家,魏家就有一句话就是这句不过后面还有一句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天要收,地要留,东来西去又还东,亡人化作金砖一块,金砖收入我柜中。

    难不成和魏家有关系?可魏家距这里很远阴魂不可能过来啊。我和穆振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也都打算晚上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鬼。

    收拾了一下屋子,布置好了灵符以后我和穆振就拉着李磊准备出去弄点吃的。在餐馆的时候我和穆振把知道的事情,告诉了李磊,他也不说话就是低头喝闷酒,我和穆振也拦不住他,毕竟人痛苦到了极点也就自然麻木了。

    吃饱喝足回去之后我和穆振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他的灵符全都被粉碎了,地上的朱砂上走着一个又一个鲜明的脚印,从大小上不难看出这是女人的脚印,我们出门前锁好了门窗,搜查了一遍屋子,可这些脚印是从哪里来的?

    穆振说:这事情凭你和我摆平不了,我得找个厉害的帮手。说着就拿起了电话,在通讯录上找着某个人。

    电话打过去之后,那头响起了沉闷的声音:怎么了师弟今天有空想起你师哥我了?说吧什么事。这个名为穆振师哥的男人名叫陈海鑫,据说曾经是茅山上的精英弟子,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离开了师门。

    穆振脸色微变,但还是和气的说道:师哥这么多年了,我这次真的是有棘手的事情,麻烦您出手帮帮忙,求你了。

    然后电话那头说:帮你可以,不过我这个人你应该清楚得很,没有一个足够的筹码我不会轻易出手的。

    穆振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确他非常了解他的师兄,他的师兄之所以会从精英弟子离开茅山,是因为他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人,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不会去做的。可眼下又有什么能够当作筹码去给他呢?

    这时我夺过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说道:黑色阎王纸灵符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陈海鑫先是一愣,不过随后哈哈大笑说道:就这么决定了,我现在去订机票。

    穆振还想说什么,我却笑着说道:比起利益,我更加在意我的朋友的安全,他喜欢给他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飞机飞过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眼看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怎么也要度过今晚才是当务之急该做的,不能再让李磊的精气再度流失了,穆振说有办法,等我一会,说完就跑了出去,过了大概一会他拿着一面铜镜,和两瓶酒就进来了。

    这是干啥?灌醉他吗?这主意能行么?我疑惑的问他,他白了我一眼说:这酒是给我自己准备的,是为了助我提升阳气的,这镜子叫八卦镜能御邪的。

    不出所料没过一会李磊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开始还好,后来他的额头上开始出汗,越来越多,穆振喝了一口酒喷在了李磊身上,拿着八卦镜对着李磊照了过去,果然镜子里有一个女人。

    此时穆振也开始念咒:“开天门,闭地户,留人门,塞鬼路,穿鬼心,破鬼肚,金光万道照破邪精。”八卦镜刹然间散发出一阵光彩,镜子中的女鬼好像很抗拒这光,在不断的挣扎,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而李磊的身上也开始冒出丝丝的黑烟。

    我这时候就坐不住了,脑残的说了一句:别把人烧死啊,咋还冒烟了呢?穆振这时候精神都在施法上咬着牙和我说:这是他身上的鬼气,已经开始蒸发了,虽然无法降服这头厉鬼,但是可以保护李磊不受鬼气的侵蚀,我现在需要集中精神别打扰我。

    说完了就不再理会我。李磊身上的黑烟在光线下越来越少,而他的呼吸也越来越平稳,镜子中已经没有了女鬼的身影。

    这一切都忙完,穆振累的气喘吁吁,坐在沙发上喝了口酒对我说:今天晚上是没事了,等明天我师兄来就应该有办法解决这件事了,那女鬼道行不低,如果是普通的阴魂在刚才的光下早就灰飞烟灭了。

    我拿过酒瓶喝了两口以后趁着酒精带来的困意,我和穆振也都相继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穆振踹了起来,我们三个简单的吃了两口东西,我回家拿了阎王纸后坐车去了机场。

    不远处等着一个大概三十出头的男人,拎着一个行李箱,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穆振走了过去说道:师兄你总算来了!看来这个人就是陈海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