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魏家亡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4本章字数:2527字

    那人回过头面带笑容,看见穆振走了过来说道:师弟几年没见,一如既往的“英俊”啊。

    穆振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是为了帮我也只能忍气吞声的不说什么,我却开口道:你这个师弟可比你这个,无利不起早的人有用的多。他也不动气依旧面带笑容的说:既然那么有用为什么还要有求于我呢?

    的确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没办法解决也不会去找他,他的一句话弄的我哑口无言,他也不理我看了一眼穆振之后就走到李磊身边,对他说:兄弟,你被鬼怪所纠缠,鬼气已经缠身,如果不是我师弟用八卦镜为你驱散鬼气,你应该活不过明天了。

    李磊听到这话差点就跪了下来,但是还是握着陈海鑫的双手说: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啊,我还有老爹老妈,他们就我这一个孩子啊。说着就要跪下来。

    陈海鑫搀了他一把硬是没让他跪下,这一幕被我看在眼里,李磊虽然不是很胖但也是有足足150斤重,刚才他跪下的时候陈海鑫的双手没有碰到他,只是轻轻一托,李磊就自己站了起来。

    光是这本事就不难看出,这个人深藏不露确实厉害的很,我也转变了语气对他说:大师果然是大师,手法通天啊。

    陈海鑫也不说话就是他的脸色始终保持着笑容,那坦然自若的神态,好像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一样。

    对我说:先给我看看你所说的黑色阎王纸吧,毕竟我很好奇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有黑色的阎王纸。我从背包里拿了出来,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递了过去。

    他端详了一阵,脸色却收起了笑容,反而是一幕愁眉不展的样子。

    难不成他以为这是假的?我心里想着,他开口说道:你姓什么,你父亲叫什么,或者你爷爷姥爷叫什么。我姓秦,单字一个淼。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他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低声说着:可能是巧合吧,还是不是他啊。这下我就火了。大声对他说:我不是任何人,我就是我自己,你们怎么都这么奇怪,判官说我是他的老朋友,你也把我当作另一个人,你们都没吃药吗?

    我怒气冲冲,他反而又笑了起来转身离开了机场,我对着穆振说:这家伙是不是精神有问题?穆振无语,我们一行人也跟着他走出了机场,但是离开以后却发现陈海鑫不见了。

    直到晚上穆振才接到陈海鑫的电话,那头说着:带着你的朋友来找我,我在黄海北路的那个废弃的工地里等你们。

    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们赶忙打车过去,到了以后我对着穆振说:这里怎么感觉这么阴森,来这里是驱鬼还是招鬼啊。

    穆振也特别疑惑的摇了摇头,走了进去看到中间的一块空地上坐着陈海鑫,他的周围插着六面红色的旗子,围成了一个八卦圈的样子。随后他点了根烟说:今晚把那个厉鬼挖出来。

    抽完烟他让李磊还是和往常一样的该怎么睡觉怎么睡觉,不过是躺在八卦圈中。李磊此时此刻也顾不上什么阴森了,把衣服往地上一铺就躺下了,没过一会就想起了鼾声。

    在正好十二点的时候李磊额头又开始冒出丝丝冷汗,陈海鑫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透明色的液体,拿出了两片柳树叶子沾着那液体。随后让我闭上左眼,然后一丝清凉在我眼皮上透过,他说了一声:可以了。

    我睁开左眼看到有丝丝黑气在李磊身上徘徊,这应该是他们说的鬼气了。

    可怪异的是那鬼气开始越冒越多见见凝聚成一个女人的身影,陈海鑫对着女鬼说:你为何纠缠于这个人,人有人途,鬼有鬼路,互不叨扰对双方都好,你若肯安心离开我也不追究。

    女鬼回头看着陈海鑫,可以清晰的看到女鬼的长相,很漂亮但是脸上有一丝哀伤。这时候女鬼才说到:这个男人三世之前是我的丈夫,我已经寻找他三世,这一世终于等到了他,你们为何要苦苦相逼。

    我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三世之前的丈夫?我怎么不知道李磊还有这么劲爆的故事,这简直就是现实版的人鬼情未了啊。但是我疑惑的问道:那在李磊家的灵符阵和辰砂也都是你搞的鬼?

    女鬼接着说道:我曾是湘西辰州魏家的后代,辰砂和灵符阵我自然懂得破解的方法。

    陈海鑫也不动摇说着:你追求一个人三世着实不易,相比也有了不小的道行,我出于一个同情的心给你一个机会现在离开,好好去修炼也许以后能够成为一方鬼雄。他转世为人早已经不存在三世之前的记忆了,何苦执念于他呢?

    女鬼的双眼留下了眼泪,人们都说鬼不会有眼泪的,但是都是传言,鬼的眼泪为浓烈的鬼气所化。女鬼不再说话了,只是低头用手抚摸着李磊,这时候李磊还是处于睡梦中。

    女鬼沉默了一会对着陈海鑫说道:给我们一会单独的时间,一会拜托大师送我投胎吧,等了三世能够见他一面我的心愿已经了却了,我也该安心不如轮回了。

    说着陈海鑫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远方走去,我们也都慢慢走开,留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在外面陈海鑫叹了一口气说道:都说人鬼殊途,可人和鬼又有什么区别呢,同样生前为人死后为鬼,又有多少人连鬼都不如。

    穆振看到陈海鑫脸上露出了悲伤的神情也是很奇怪,心里想着我这个师兄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多愁善感了。陈海鑫说:时间差不多了,走吧我们过去送她一程,望她来世能够去个好人家。

    我们走过去的时候李磊已经醒了,只是还是呆坐在八卦圈中,我过去拍了拍失神的他,他回过神看着我对着我说:七七呢?她人呢去哪里了。我不解说:七七?谁是七七。

    他对我说道:魏七七啊,她刚才对我说了好多,并且告诉我很多我们之间的事情。我看他精神有点恍惚,就让他先回去了,他站起来往外走,嘴里还在念叨着:七七,七七你在哪?别躲着我啊七七。

    目送他离开之后,我对着陈海鑫说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超度她吗?陈海鑫看着站在远处的女鬼魏七七,问道:姑娘是投胎入轮回还是去修炼做一方鬼雄。

    七七进入八卦圈摇了摇头说:我的心愿已经了却,在人世间漂泊这么久了,我本该早就入轮回了,大师动手吧。

    陈海鑫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在废话开始结起了手印,点起了香烛,同时也念着:青天之上,以道为尊;万法之中,焚香为首。今以道香德香、无为香、无为清静自然香、灵宝慧香,香超三界,遍满十方。

    七七的身影在八卦圈中越来越淡,可她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在即将消失的时候她突然念到: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相恋只盼长相守,奈何桥上等千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不怕永世堕轮回,只愿世世长相恋。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不羡西天乐无穷,只羡鸳鸯不羡仙。

    说完的同时七七已经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转天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李磊,他泣不成声,我走出了门,却看见门前陈海鑫对着我说道:小子,你愿不愿意学习道法,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殊不知我的人生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