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妖亦有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4本章字数:2518字

    有妖?我诧异的问: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他两人波澜不惊的白了我一眼,然后穆振说:你是猪吗?

    鬼你都见过了,有妖还要这么奇怪。可陈海鑫却异常的有耐心为我讲解着:世间万物都能够得道,你所遇到的石头、树木、花草、包括动物都是有机缘称为“妖”的。

    不过需要数百年的修炼,和一个绝佳的地点,具备天时地利方能成妖。不过我也说了成妖需要的太过苛刻,所以数百年修成妖想必已经有了灵智,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能见见这个妖。或许能够和它聊聊。

    我倒抽一口凉气,没有人愿意去面对妖怪,更别说和妖怪交谈,心里正在打退堂鼓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拉着我就回了酒店,暗自庆幸这两个家伙果然是嘴上说说,吃过晚饭之后我正准备躺下玩手机,两个人这个时候冲进了我的屋子,一把拉起我就要往外走。

    我有不知所措的问他们:这是准备干啥,大晚上不休息吗?

    穆振鄙视的看着我说:看你那怂样,不是说了吗,进山去会会那个妖。

    师兄也说了去会会它,我没办法只能被残暴的两个人拽出了屋子,盘山下已经没有了警察,但是四周还是围绕着黄色的警戒线。

    这个时间警察也都回队或者出去吃饭去了,我们三人大大方方的闯进了警戒线以内往山上走去。

    一路上地面上有很多动物的尸体,都是被撕开了脖子致死,几乎每走出十几米就会有一两具动物尸体,已经开始散发出了恶臭,我捏着鼻子说道:这山里的家伙究竟是多残暴,这么多动物都被害死了,臭死了!

    我抱怨完之后陈海鑫就在一棵树上发现了什么:来这看看这有液体是紫色的。他用手指蘸了一点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对我俩说道:这是妖血,这里似乎发生了打斗,看四周的地面和树木,松软的地面微微凹进去,树木也倒下了不少。

    我们再度往前寻找着,这时候山顶想起了一阵不是很响的低吼声,我试着运用起灵气,把灵气聚集在双眼上,看见山顶有着一阵紫色气流不过很淡,我对着陈海鑫和穆振说:那家伙在山顶,我看到了一阵紫色的气流在向外冒着。

    穆振和陈海鑫同时回过头看着我,那目光中都带着丝丝诧异。我被看的发毛,为了躲避他们的目光我跑到了他们的前方。

    陈海鑫和穆振在我后面小声聊着:这小子是怪物吗?一天的时间从能够看到灵气到运用灵气去看妖气,太快了吧。

    陈海鑫也没想到说着:是块好玉,还需要进一步的雕琢,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磨砺。

    有了很长一阵,我双眼中紫色的气流越来越清晰,而紫色也越来越深,我明白我们已经和它近在咫尺了。

    我没有贸然的冲过去看个究竟,等他们两个人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才开口问:已经到了,怎么处理呢?

    陈海鑫笑着摇了摇头就走了过去,眼前一只纯白色的狐狸趴在地上,它的前爪的地方已经受了伤流出了紫色的鲜血。

    看到我们三个人的时候它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警惕,我的目光和它幽蓝色双眼对上的时候我一阵眩晕,随后陷入了失神,还好陈海鑫在这时候点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才回过神来。

    他对我说:别和它四目相对,狐族最擅长迷人心智。

    随后又对那只狐狸说:我知道你已经通了灵智,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来看看这个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出现了那么多动物的尸体。

    下一幕让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了,那狐狸居然开口说道:我本是在盘山内修建的白狐,就在前几天来了一条黑色的蟒蛇,我本事不如它也被它所伤,只能躲在这里。

    蛇妖吗?陈海鑫皱着眉头说,那白色狐狸又开口说:已经不是蛇了,它眼睛上方已经出现了隆起,又吞噬了这么多动物的精血,加上这座山上灵力充沛,今晚它就要化蛟了。

    它无力的叹息着。声音中透着丝丝无奈,陈海鑫靠近了它,在它的伤口上撒了一些透明的粉末,不一会伤口就不再流血了,转头对着它说:我们今晚去摆平那条黑蛟,你安心养伤。

    我们几个人也都转身朝山下走去,没有人注意到那只白狐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

    回到了酒店我对陈海鑫说:我们真的要去收拾那只蛟?那可是蛟龙诶,玩不好的话我们都会挂的。陈海鑫也不着急,依旧带着笑容收拾着东西,看样子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太平的夜晚。

    他看了一眼时间后说:现在是10:40分我们在11:30的时候进山,十二点准时那只黑蛇应该就会在山顶吞吐月华渡劫化蛟,那时候是它最虚弱的一刻,我们十拿九稳。

    等到了时间我们三个人收拾好东西开始往山顶进发,说来也奇怪白天天气很好,到了晚上月亮却很暗淡,天空之中还是阵阵闷雷声。

    陈海鑫看了看天上,大喊一声“不好,它化蛟提前了,已经准备开始渡劫了,快我们快走”

    说完整个人就像子弹一样窜了出去,疯了一样往山顶跑去,我和穆振也跑了上去,阵阵雷声交杂着忽明忽暗的闪电,要多渗人又多渗人,此刻我们两人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一刻不停的往山顶奔跑,前面已经看不到陈海鑫的身影了。

    此刻山顶上一只黑色长好几米的大蛇盘旋着身体,把头伸的老高贪婪的吸收着月华,仿佛根本没有在意天空中的滚雷。

    等我们赶到的时候陈海鑫躲在一个大石头后面,我们踱步走了过去,这时候那只黑色的蛇开始了蜕变,先是蛇身开始变白,鳞片也开始脱落,然后又从白色转化为透明,即便在远处依然能够看到蛇骨和内脏。

    然后蛇头也开始变化,眼睛上方的部位原本是有个凸起,现在已经开始形成了角的样子,在就是蛇眼,深褐色的双眼渐渐变绿。

    就在大蛇即将蜕变的时候,第一道雷光劈在了它的身上,一声撕心裂肺的鸣叫之后,它的皮肤已经被烧焦冒出了丝丝黑烟,但它又一次抬起头看着天空,第二道雷应声劈下,它萎靡的倒在地上,翻滚着身体,好像及其的痛苦。

    不出片刻它又一次抬起烧焦的身体迎接着即将落下的雷光,自始至终一共落下了7道天雷之后天气突然好转雷声散去,重新露出了星空。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已经被雷摧残的大蛇,它也没了动静躺在地上焦黑的皮肤上已经没有一块好皮,就在我以为它死了的时候,焦黑的外表开始剥落,银白色的身体在月光照应下栩栩生辉,额头上的独角,碧绿色的双眼这一切都证明它已经渡劫成功,此刻我们三人也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它看到我们的一刻露出了深深的敌意,陈海鑫开口:孽畜,吞噬数百生灵精气,借助大片之中的灵气渡劫,此刻是你最虚弱的时候你还有什么要说。

    那白色大蛇依然能够口吐人言用极其怪异的声音说:我本是这座山中的守山蛇妖,从未害过这里的生灵,多日前从沧州一带来了一只狐狸说自己逃难,我好心收留却招惹了祸端,一夜之间它屠杀了140多只生灵,吞其精血为了增强修为。

    我即将渡劫成蛟修为也被抑制只能打伤它却没办法结果掉这个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