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转变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5本章字数:2527字

    只是说话间我就已经冲到了后卿面前,后卿一愣,没有想到我的速度这么快,但毕竟是尸祖还是躲开了我的攻击。

    只不过后卿变的谨慎了起来,刻意拉开了和我的距离。

    “堂堂尸祖居然落荒而逃,这话传出去怕是不好听啊”我面带笑容的说。

    后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带给他一股危险的感觉!

    后卿阴着脸吐出一口尸气这尸气却是黑色的,就像章鱼的墨汁一样。

    “终于要动真格的了吗,来吧让我看看所谓的僵尸真祖究竟有多厉害”说完我就拉开了架势准备应对。

    后卿吐出尸气之后也仿佛筋疲力尽,跪倒在了地上,这应该是最后一击了。

    那团黑色的尸气在空中飘浮,不出片刻就幻化成一条黑色大蛇,直朝着我扑来,我抖了个剑花迎着黑色大蛇冲了过去,我一发力从黑蛇的嘴直接横着劈了过去,大蛇被一分为二。

    “后卿一切都结束了,你的野心到此为止了”我对着跪倒在地的后卿道。

    后卿摇了摇头指了指地上,刚才被一分为二的黑气几个呼吸之间就化作了两只。

    “分裂?有点意思,既然如此作为回礼我也拿出点真本事”说着我把极离插在地上捏着手印嘴里念念有词:先天地生,以滋万累,上处玉京,下在紫薇,混元太极一气化三清!

    陈海鑫看到这里已经被眼前所见惊呆了“一气化三清,道门绝学,这小子居然会,他究竟是什么来历”他正想着,我却动了起来,两条大蛇从两侧向我攻来,可没到我身边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拍在了地上不能行动。

    后卿先是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自知自己大势已去也索性不再挣扎。

    “你究竟是谁,这和这个小子之前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他疑惑的问我。

    “我啊,我是一个已经消失的人,只是这个小子受了欺负我不能坐视不理”我笑呵呵的说。

    后卿清楚眼前的人比自己更为厉害,也同样知道自己即将陨落再这就对着我说道:我没疑问了,动手吧!

    “动什么手,我没准备杀你,看在你修行数千年也不容易,你走吧”说完后卿怔在了地上。

    陈海鑫开口对着我大喊:不能放虎归山啊,不然以后必然会危害一方!

    我没理会陈海鑫对着后卿道:你走吧,他日若你危害一方我一定会出手让你消失在这个世上。

    后卿对着我深深的一拜后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此时我对着陈海鑫说:这小子就拜托给你了,教他道法,日后有难带他上茅山。

    说完了以后我就倒在了陈海鑫面前,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醒来后发现陈海鑫坐在我身旁一直注视着我,那目光好像在看另一个人一样。

    直到发现我盯着他看,他才移开了目光,然后对着我说:荼靡花的种子已经拿到了,你休息一下晚上咱们回去。

    我点了点头刚要起身却发现浑身酸痛的要死。

    陈海鑫这时候说:最好别乱动,你吸入了太多尸气,如果不是命大你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

    直到晚上的时候我才勉强能够下地行走,来到车站上课列车,我躺在卧铺上翻看着手机,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娜姐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秦淼,明天下午五点,我在岳泉楼等你,别迟到哟!

    娜姐要请我吃饭?这是要约的节奏啊!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我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列车到站,下了车以后我和陈海鑫回到了家。

    一进屋就看到穆振和罗伟鸿在吃早饭,罗伟鸿一看到陈海鑫放下筷子就朝着陈海鑫扑了过去,搂着陈海鑫的脖子说:诶呀,陈大师你可算回来了,你不在的这几天,人家想死你了。

    陈海鑫嫌弃的推开了他就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坐下吃饭,罗伟鸿吃瘪冷哼一声之后也坐了下来。

    我从背包里拿出了装着荼靡花种子的袋子,丢给了罗伟鸿,他打开袋子看了一眼之后说道:很好,现在你们找到了荼靡花种子,我也寻找到了足够的妖血,如果能够找到阴棺我就能够帮助这小子化人。

    我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屋子里,由于这几天一直在奔波,躺在床上没一会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十五分了。

    拿出了电话看到手机上显示着十几通未接来电,都是娜姐打过来的,我急忙回拨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了娜姐阴沉的声音:秦淼,王八蛋,老娘的鸽子也敢放,赶紧给我死过来!

    挂了电话不敢懈怠急急忙忙打车赶去,来到岳泉楼的时候看到娜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喝着饮料,我带着笑容走了过去,娜姐嘟着嘴假装很生气的对我说:老娘在这里等你半天,有多少人求之不得我约他,你居然还爽约,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哄好了娜姐之后我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饭桌上我对娜姐说:娜姐,你该不会只是简简单单的请我吃饭这么简单吧,有什么事直说吧。

    娜姐哈哈一笑说: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她对我说她总是感觉有东西在她周围,可回头看什么都没有,正好想起之前你说的,就想看看你有没有办法。

    我想了一会说:先让我见见你那位朋友吧。

    出了酒店我和娜姐驱车来到了一栋高档小区,片刻后我见到了娜姐的朋友。

    是个女孩大概18岁左右,精致的五官,修长的双腿以及那长长的马尾辫一时之间我看的失神。

    娜姐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咳嗽一声把我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为了避免尴尬我微笑着伸出手打招呼:你好,我叫秦淼。

    她也有礼貌的伸出手说:你好,我叫李响。

    两只手握在一起,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从她手心传来的温度和细致的皮肤。

    她似乎感到了不对劲想把手抽出来,可我握的很紧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娜姐拍了我一下我才回过神赶忙松开手。

    为了调节气氛我开口问她:我听娜姐说了你的事,能具体的和我讲讲吗?

    她点了点头说:是这样的,大概一周之前我下班的在回家的路上感觉身后好像有东西,可回头看却什么也没有,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就没在意,可整整一周,每一天都会有这种感觉,回头却什么也没有。

    听她说完我陷入思考中,人被阴魂纠缠并不新鲜,尤其是女人,本就是阴体更加容易吸引阴魂,可我打开灵觉并没有在她身上发现任何鬼气,因此怀疑可能是有人作祟。

    我对着李响说: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去上班,我会在暗中保护你,我感觉可能像有人尾随你。

    李响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应了下来,离开李响家之后我发现了奇怪的一幕,这个小区的公园里没有一棵树,或者别的掩体,那尾随的会是一个人吗?

    想到这里越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蹊跷,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周一,李响一如既往的去上班,我就蹲守在他们公司楼下,一天过去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晚上下班之后,李响在外吃了点东西就要回家,我在李响的身后跟着,没发现有什么人,这时候突然刮起一阵阴风,我突然发现李响的头顶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

    好在我有准备,快步跑过去,那个人好像听到了声音回过头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因为那人居然没有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