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无面阴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5本章字数:2516字

    我惊在原地,那个没有面容的人回头好像看向了我,在我发愣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并没有把事情告诉娜姐和李响只是觉得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够解决的,李响到家之后我和娜姐也都离开各自回家了。

    我连夜赶去穆振的家里,一进屋就看到罗伟鸿这个家伙敷着面膜,陈海鑫在床上休息,穆振翻看着手机。

    看到这一幕我无奈的摇摇头,这群家伙不去找阴棺反而悠然自得的在这里享受着。

    我走到陈海鑫床前摇了摇他,他并没有睡着,只是在闭着眼睛假寐,睁开眼后问我:怎么?又遇到麻烦了?

    我点点头开口道:师傅啊,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什么厉鬼是没有脸的。

    我这一句话让他起了兴致,思索了一会开口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一会我给你查查。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李响打来的电话,我接了以后电话那头很焦急的说:秦淼,快来,我的屋子里好像有人,我好害怕。

    说着就要哭一样,我安慰了她几句就拿着极离和灵符赶了过去,打车来到了下午来过的小区,通过灵觉可以清晰的看到有丝丝鬼气漂浮着。

    刚忙就冲上楼,李响的房间没有开灯一片昏暗,我并没有敲门,而是在门外给李响打了一个电话,片刻后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李响的声音。

    “你到了吗?我好害怕,他好像就在客厅。”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恐惧。

    我说道:开门吧,没事的我在门口,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

    挂了电话屋里响起了拖鞋的声音,没一会门就打开了,李响绷紧的心也松了开来一下扑到我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这一下我却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抱紧她,哭了一会李响脱离了我的胸口擦了擦眼泪,随后就招呼我进了屋子。

    我在屋里走了一圈确实发现了鬼气留下的痕迹,但是很奇怪的是鬼气并不浓,似乎徘徊了一下就离开了。

    这时候李响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我接过一杯后问她:你一个姑娘怎么自己生活,你男朋友呢?

    即便冷静了下来依然可以感觉到李响的心里还是有着刚才的阴影,她勉强笑着对我说:我在天津上的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这里,我没有男朋友。

    他说完之后我的内心居然有了一种想照顾她的奇怪想法,可最后自嘲的一笑也就沉埋于心底。

    由于李响情绪不稳定我就只能在她家的沙发上将就了一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桌子上已经买好了早饭,李响则是去上班了。

    匆匆吃饱之后本来想回家看看那几个家伙,出门之前我却发现阳台上多了一下羽毛,想走过去清理干净,离近之后发现这是乌鸦的羽毛,而且上面附着着鬼气。

    我以为厉鬼又来过就咬破手指把陈海鑫给我的辟邪灵符发动了,结果灵符闪了一下就熄灭了,这证明房间是干净的。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是陈海鑫打来的接通之后他的语气之中透出一些急切:徒弟,我调查过了,你说的无面厉鬼其实是……就在关键的时候电话突然传来滴滴的声音,随后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气温开始下降。

    辟邪灵符发出刺眼的光,周围有不得了的东西来了,这是我脑子里当时的想法。

    就在阳台的地方无面厉鬼再度出现,我警惕的把极离横在胸前,随时做好和他动手的准备。

    厉鬼却发出沙哑的声音:你……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否则……你会死!

    他说完之后就再度消失了,我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拿出电话对着陈海鑫打了过去。

    把事情经过对着陈海鑫说了一遍,他叹了口气说:徒弟,你不知道那家伙不简单,道行很深,那家伙叫鬼枭。

    “鬼枭?”我不解的问。

    陈海鑫说:鬼枭曾出现在北宋,那时候北宋皇帝赵玄朗就是被鬼枭所纠缠,那时候赵玄朗日夜难眠四方寻找解决的办法,后来一名交肩吾的人最后结果了鬼枭才使得北宋没有覆灭。

    我听到这里就急了,对着陈海鑫说:师傅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不能让鬼枭肆意妄为啊。

    陈海鑫神叹一口气说着:鬼枭是人死后的滔天怨念集结成的,他有着无数的灵魂,想要制服他实在是难啊!

    他说了一句:我想想办法吧,就挂了电话。

    鬼枭为什么会盯上李响,难不成李响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想到这我就给冲出了房间朝着李响的公司飞奔而去。

    到了她公司楼下,正巧李响下班出来,不等李响开口我就拉着她上车往穆振家敢去。

    在车上李响也是疑惑的问我: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一个能够救你的地方,你不会出事的,我保证绝不会”她点了点头没在说话。

    到了之后陈海鑫在打着电话似乎是在央求谁,我和李响到了之后就进了屋子。

    陈海鑫挂了电话后走进来看了李响一眼皱了皱眉头拉着我出了屋子,随后就跟我说:这姑娘是谁?

    我对着他说:被鬼枭盯上的女孩,我感觉可能她有什么吸引鬼枭的地方,师傅你看看她有什么和常人不同的地方。

    陈海鑫转身进屋和李响聊了两句问了她的生辰和家庭状况,我能够感觉到陈海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询问完了之后李响也是一脸疑惑,陈海鑫对着我小声说:这姑娘是四柱全阴之命,这对于鬼怪来说是上好的器皿,如果能够得到会比修行百年更加厉害,难怪夜枭会盯上她。

    “四柱全阴之命?那是什么师傅,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他看着我疑惑的深情缓缓说道:四柱全阴就是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的孩子,这种几率不过数百亿之一,由于命数特别特殊出生的时候会有巨变。

    “刚才那个女孩也说了,她出生的时候听她父亲说,外面雷声阵阵,落雷劈断了村口的大树。”

    陈海鑫说完我怔在原地久久难以平静,想了半天之后才说:师傅,真的没办法了吗?她是个好姑娘啊,不能就这样被剥夺生命啊。

    陈海鑫摇了摇头没再说话,转身离开,我看着屋子里一只手拖着下巴发呆的李响,心里就发誓绝不会让这个女孩无辜死去!

    一下午的时间,我和陈海鑫想了无数的方法,甚至都想到带李响去茅山上,但都被一一否决了,我心里烦躁摔门而出。

    一个人坐在蓟运河边朝着河里仍石头,就在我心烦的时候身边出现了一个怪怪的男人,同样坐在河边,我没注意到他的出现,直到他开口说话:兄弟,又心烦的事情吗?凡是都要看开一点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没理会他,他也不动怒接着开口说:兄弟,我看你也不是一般人,遇到问题了吧,和我说说或许我能够帮你解决。

    他说道这里我的眼睛闪过精芒,他说不是一般人,那肯定他也具有灵觉,可能是个高人。

    我把事情和他一说他哈哈一笑不紧不慢的说:原来是这样啊,鬼枭!嗯确实是个不简单的家伙,不过还不够看。

    找他要了联系方式之后他就站起身准备离开,我望着他的背影对着已经走远的他大喊:先生你是谁?为什么会出手帮我?

    他挥了挥手淡淡的说:只是看到了一位故人,老朋友有难,我怎么能够坐视不理,哈哈哈哈。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他消失在了黄昏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