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神秘的男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5本章字数:2507字

    “老朋友?可我并不认识他啊”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我坐在河边上想着。

    刚回到穆振家的时候就听到李响对我说:你回来啦,你的朋友都好有意思,给我讲了很多奇妙的故事。

    我无奈的笑了笑心里想这哪里是故事,明明就是经历的真实事件!

    吃过晚饭后由于李响害怕不愿意回去,没有办法只能暂住在这里,由于房间少我只能和李响挤在一间房间内,众人也都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笑容。

    回到房间里,我拿出了被褥准备在地板上将就一夜,谁知道李响开口说道:那个……你要不要上来睡…地板很凉会感冒的,她说话的时候明显脸上闪过一阵红晕。

    她这一句话让我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不过出于种种原因我还是选择了睡地板,李响也没强求,不过可以感觉到她有一丝丝生气。

    一夜无话,转天一早我早早的醒来看见李响还在熟睡,精致的五官和长长的睫毛让人有一种想去亲吻她的冲动,我晃了晃脑袋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

    收拾了一下房门,看到陈海鑫他们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个脸上都挂着不安。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问道。

    穆振这时候开口说:昨天晚上有动静,好像有谁来过的样子,门外的辟邪法阵也被毁坏。

    这时候我也反映了过来,昨天晚上鬼枭来过,可我在房间里怎么丝毫没感觉,突然我想到什么急忙冲进屋,看到李响刚醒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

    这我才松了口气,夜枭本来就是冲着李响来的,昨晚完全可以趁我不注意做他想做的,可屋内似乎没有夜枭来过的痕迹。

    这就让我更加不理解了,他的目的就是李响,不过为什么没有对李响下手,心里着实不解和庆幸,不解的是夜枭究竟是什么想法,庆幸的是李响安然无恙。

    直到李响出来之后众人的心情也算放下了不少,毕竟一个姑娘是来这里找一份安全如果出了事我们谁的心里都过不去。

    现在我们每个人心头都被夜枭带来的恐慌感侵袭着,敌人在暗而我们明处。

    我拿出电话拨通了那位神秘男子的电话,很不巧的是电话没有打通。

    “也许有什么事情在身吧”我心里琢磨着,这时候穆振忽然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门外走来了一个穿着黑色T恤,叼着烟戴着一副墨迹的男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开口问道:请问,有人在家吗?

    由于穆振化妖之后五识都超出了常人,所以很早就知道有人来了,我打开门后看到眼前的男子楞了一下随后说:你怎么来了?

    他笑着说:来帮你解决问题啊,你该不会让我在门口为你解决吧。

    说完就往里面走去,边走边对我说,这里很乱啊,有妖有人还有一个人妖。

    我大骇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由于是个院子进了门后远远的就看到陈海鑫站在门口,陈海鑫看到男子也是一愣,随后鞠了一躬说道:不知阁下来此有何贵干,阁下身上的气息不弱来这里所为何事。

    男子一笑开口说:我来看一个朋友,顺便帮朋友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陈海鑫没在说话只是看了看我,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进了屋子,他看了一眼穆振随后说道:是块好料,还需要更多的磨砺。

    一屋人都警惕着这个外来的神秘人,只有李响还不清楚情况,她突然开口说:那个你是来这了作客的吗?我去给你倒杯水。

    这话把神秘人逗乐了,笑着说:不用麻烦了姑娘,我不渴,奥对了,这个给你。

    说话间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玉坠,放在李响的手心里说:千万不能丢了哟,不然会出事的,到时候我都没办法救你的。

    说完笑哈哈的朝着外面走,就在要踏们出门的时候他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与此同时四周的气温开始下降,我们都知道鬼枭来了。

    神秘人非常淡定的开口说:鬼枭我知道你来了,你和我也是旧相识了,怎么,不愿意出来见见我么?

    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而且他说和鬼枭是旧相识说明他认识鬼枭甚至两个人还有故事。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鬼枭出现在他的身后无声无息的伸出了那双惨白的鬼爪,神秘人却一动不动在鬼爪即将触碰到神秘人的时候,神秘人一翻手抓住了两只鬼爪狠狠一拧鬼爪瞬间被拧碎。

    鬼枭暴退到一侧用他那沙哑的声音说:吴晓天…你三番四次阻挠我,莫不是以为我都不过你不成?

    原来这个人叫吴晓天,这时候吴晓天哈哈一笑:我觉得你就不是我的对手,怎样,你咬我啊哈哈。

    鬼枭没有面容,如果有我大概能够想到鬼枭满脸怒气的样子。

    鬼枭没有在废话,用鬼气重新幻化出一副鬼爪对着吴晓天就扑了过去。

    吴晓天也不和鬼枭缠斗,怎奈何鬼枭就是碰不到吴晓天,只有陈海鑫皱着眉头说:这家伙不简单,他就是在走可鬼枭在奔跑却抓不住,这应该是缩地成寸之法。

    吴晓天走了几个来回后说:鬼枭,这么多年了你的本事退步了啊,想当初可是能在我手下走个几十招怎么如今这才几个来回就不行了?

    他语出惊人要知道那可是存在了数百年的厉鬼,先不说本事,光是这份道行我们几个人联手怕都不是鬼枭的对手,可吴晓天仿佛没出力就把鬼枭耍的团团转。

    这时候变故发生了,李响从屋子里闻声赶出来,鬼枭转移了攻击的方向朝着李响冲了过去,危急关头我死命冲过去一把抱住李响。

    鬼爪穿过了我的肩膀离李响的脑袋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她愣在了原地我对着她一笑之后就倒在了地上。

    吴晓天也是暗骂一声“该死”说完就冲了过去缠住了鬼枭,鬼枭不是吴晓天的对手一收鬼气转身逃离了。

    众人没有去追,反而是向着我这边跑来,李响还愣在原地,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微微一笑后就失去了知觉。

    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肩膀上绑着绷带,李响趴在我床边睡的很沉,我不想打扰她,起身想喝口水可是一动整个肩膀就钻心的疼。

    可能是我的动静太大了,李响忽然一下惊醒,看了我一眼随后就再也忍不住眼泪,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我不知所措只能伸出手为她擦了擦眼泪。

    “你可担心死我了,你出事我可怎么办啊”她哽咽着说。

    我却一愣,心里想了一下她刚才说的突然醒悟过来,对着李响说:你刚才…说什么?

    她抹着眼泪说:我说你出事我可怎么办啊。

    说完她也怔住了,仿佛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脸蹭一下就红了起来。

    我去给你接点水,她找了个借口离开,我的脸上却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这时候吴晓天带着一众人走了进来,看我醒了就对我说:对不起,害你受伤了,是我的错。

    我咬着牙伸出手带着笑容对他说:如果没有你的话,我想我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了,而是下去报道了,你不需要自责,反而是我应该谢谢你。

    他先是一愣,随后同样伸出手和我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陈海鑫这时候说:鬼枭逃跑了,他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吴晓天站起身用坚定的语气说:他敢再来我绝对让他走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