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5本章字数:2515字

    “阴阳殿吗?也许有些事我不知道或许才更好。”我低声说完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和大家吃过饭之后我开口说:兄弟们最近龙门的事弄的大家也都挺紧张的,咱们出去旅旅游玩玩去怎么样。

    穆振最先同意,这家伙的性格即便变成了妖也还是一个德行。

    吴晓天也拿出了手机看着最近旅游团的动向,陈海鑫点了点头后接着吃饭。

    罗伟鸿这时候却开口说:那个~我就不去了~我最近要和一个网友见面。

    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诶哟,想不到你这么闷骚还见网友,那我们就好心等你见完了再去吧。

    他也非常高兴的搂着我说:好耶~秦淼你最好了~来亲一个~

    他撅着嘴我嫌弃的用灵气震开了他。

    第二天一早我们起来的时候罗伟鸿就不见了,八成是去见他那个网友去了。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罗伟鸿打来的,接通之后我开口嘲讽道:怎么样见网友还顺利么,爽不爽!

    “爽你大爷,赶紧过来,这出租屋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依旧笑着回答说:你好歹也是个有灵觉的人,区区厉鬼搞不定,你也白混了。

    他谩骂了一会之后丢下了一句快来就挂了电话。

    我对着身后刚刚起来的众人说:兄弟们,你们要不要陪我去捉奸。

    穆振愣了一下疑惑的说“捉奸?捉谁的奸啊?”

    我留了个悬念说:想知道就跟我走吧。

    驱车来到了罗伟鸿说的出租屋外后,我走过去敲了敲门。

    片刻后罗伟鸿光着膀子打开了门,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声我和穆振都非常熟悉的男声。

    我俩对视一眼后同时点点头朝着里面狂奔而去。

    “卧了个尼玛草,果然是你”“陈逸飞?你怎么在这里。”

    飞飞赤裸着抬起头看着我们两个人说:你们怎么在这。

    我们二人巡视了一下桌子和地板,桌子上有一盒已经打开的凡士林,地板上也有着几张带血的纸巾,屋子里弥漫着人肉的味道。

    众人也都闻声走了进来。

    吴晓天看着床上赤裸的飞飞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陈海鑫走进来后看到一地狼藉顿时石化,瞬间爆炸。

    我走过去拍了拍罗伟鸿的肩膀低声说:原来…你居然好这口,未免太重了吧。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飞飞穿好衣服后站在众人面前。

    我也收起了笑脸,打开灵觉看着飞飞,飞飞身上有着浓郁的鬼气,诡异的是这鬼气居然是绿色的,看起来十分阴森的样子。

    找了个借口送走飞飞和罗伟鸿后我对着大伙说:你们怎么看?

    穆振嗅了嗅说:这里的鬼气十分的浓,可以肯定的是这里的脏东西不简单。

    吴晓天皱着眉头思考着,陈海鑫开口说:这是聻留下的鬼气。

    聻相传为不属于厉鬼的范畴之中,但是却有着鬼气,鬼气的颜色为绿色。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鬼之畏聻,犹人畏鬼也。”吴晓天这时候说。

    可是为什么聻会出现在这里?

    穆振的问题让众人摸不着头脑。

    “晚上再过来看看吧”我说完之后带着大家离开了出租屋。

    我们走屋子之后走过来了一个刚刚买完菜回来的大妈,看着我们的目光有一丝畏惧。

    我和大家说了一声“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他们离开之后我走到了那个大妈的住处敲了敲门。

    “来了来了,谁呀!”他看到我的时候明显一愣。

    我带着笑容说:大妈我是来问您点事情的,那个房子里发生过什么事情吗,我准备把他买下来,想来问问您。

    大妈这才缓缓说道:小伙子我看你人不错,你还不知道吧,原来那户人家是一家三口,男人玩股票输的一干二净,每天都有人上门要账,最后男人经不住压力上吊死了。

    本来死人并不新鲜,那男人死后第二天女人带着孩子改嫁了,头七都没人过来给烧纸,后来也有债主看上了这个房子,就住了进来,可怪事就是这时候发生的,债主住进来之后每天晚上隔壁都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

    没过多久那个债主就惨死在屋子里了,派出所来的时候我也在当场看到那个债主,眼睛睁的老大好像是被吓死的。

    此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搬进来住过,倒是有个人来过一次,站在门口念叨了几句就走了。

    告别了大妈后朝着家里走去,路上我还在想着手机却响了。

    罗伟鸿焦急的说:秦淼,快回来,飞飞出事了。

    我急忙往家赶,到家之后发现飞飞被绑在凳子上昏迷了过去。

    我问吴晓天:绑着他干啥?

    正要走过去解开绳子的时候飞飞醒了过来,瞪大的双眼死死盯着我,声音也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你们都要死!我活不了,你们也别想活下去,哈哈哈哈。

    我皱着眉头拎过来一把凳子坐下后说:你也是够悲惨的,玩股票输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做了鬼后也不消停,在下面身为鬼魂也被害死成了聻。

    飞飞此时也不再大喊大闹而是阴着脸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难道你也是我以前的债主?

    我可不是来找你要债的,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从我朋友身体上滚下来,否则即便你化成聻我也同样灭了你。

    他愣了一下后说:要我脱离你朋友也可以,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给我记住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的强势让聻顿时就怂了,连滚带爬的脱离了飞飞的身体跪在了我面前。

    大师!大师!求求你帮我了了心愿吧。

    “你有什么心愿说说看,如果能帮到你我自然会帮你。”

    他这才说道:大师,我生前叫任路,本来我们一家三口日子过的不说富裕也能说凑合,我炒股赔得一干二净之后就上吊死了,死后本来就以为解脱了,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在第二天就改嫁了,我就一个愿望,让我在看一眼我的女儿。

    “你的女儿?你女儿叫什么?”我问道。

    “我女儿叫任佳乐,如果大师有缘见到能否将她带来让我看一眼,她的岁数应该和你差不多大。”

    我答应了他,他这才离去眼前关键是要解决一下飞飞身上的鬼气。

    想了一下之后我决定用一个不人道的办法排出他身体中的鬼气。

    “穆振给我从外面柳树上摘一些柳条过来,晓天、师傅帮我一下帮我把飞飞吊起来。”

    罗伟鸿愤怒的说:你这是干嘛,你要把他怎么样?

    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对着他大喊:想救他就别问为什么,去给我烧一壶热水过来,快!

    他黑着脸走了出去,我心想难不成这家伙真的爱上了飞飞?在往后我想都不敢想了。

    不一会穆振就拿着一把柳条走了进来,我们三个人也是把飞飞吊了起来,罗伟鸿此时端着热水走了进来。

    我捋了一把柳条,把一端泡在热水中,泡了大概一刻钟柳条的一端经过热水浸泡变的坚韧无比。

    罗伟鸿去扒了飞飞上衣,他一愣然后极其不情愿的走了过去脱下了飞飞的上衣。

    没等他走回来我对着飞飞的后背就是一下子“啪”一天红印出现在了他的后背,随之而然的飞飞吐出一口鬼气。

    正要再往下抽的时候罗伟鸿拦住了我对我说:我来吧。

    我点了点头和大家纷纷走了出去,屋子里传来了一阵又一阵飞飞杀猪一样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