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骨肉亲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6本章字数:2528字

    吴晓天不再说话,而是皱着眉头看着我,我没在意他的目光。

    我们一行人走到了习老的庄园门口,大门紧闭,没有一点声音。

    我冷笑着说:不肯出来是么?那我就把你逼出来。

    冥气化作长矛一根一根朝着庄园内射去,玻璃和大门统统被打碎,那个老管家这时候才跑出来说:秦淼息怒,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你没什么卵用,让你们习老出来和我谈,不然十分钟之内我让这里夷为平地。”

    他听了我的话后急急忙忙跑了进去,不一会习老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我看着他说:老狐狸,没想到吧,小爷我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了。

    他没回答我而是看着四非说:你们把他怎么样了,我承认我不对但是你们就这样草菅人命吗?

    他非常的紧张不敢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这才缓缓说:他没怎么呀,只是变成了我的人了,他的生死都在我的一念之间,不过不巧今天我非常的想杀人呢,我给你个机会,你们两个人只有一个能活下来,你还是他你选择吧。

    他仇恨的看着我,憋了老半天才说:你们放过他,我死!

    他这个回答到是让我不理解了,按理说他不是不在乎这个人的生死么。

    他看到我愣住了,就大声的喊:我说了,放了他我死!如果还不够的话这房子和我的产业都是你的。

    我平静了一下才说到:老头,你不是鬼族的人么,在意这个人干吗?鬼族的人不都是不在意人名的么?

    他对我大喊说:别那么多废话,放了他要杀要剐我随你便。

    我一收冥气那个叫四非的男人也回过神,看着四周急忙冲到了习老的面前跪了下来说:爹,我没本事,没杀了他们。

    习老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说:孩子没事的,以后好好活下去,不要想着为我报仇,那个男人不是你能够解决的。

    说完之后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心口猛的刺了下去。

    “爹!”

    爹你别死啊,爹你起来啊。他放声的痛哭,憎恨的看着我却敢怒不敢言。

    我摇摇头说:没办法,你爹选择了他死保留你的性命,我叫秦淼,你可以恨我如果你有能力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报仇。

    说完之后我带着人离开了这里,回到家发现穆振的腰间已经开始发炎了。

    我急切的对着众人说:大家有没有什么办法,不能让伤口恶化下去了。

    陈海鑫这时候说:秦淼,穆振中了蛊,看样子要走一趟苗疆了。

    “苗疆?去哪里能有医治的办法么,那就别犹豫了现在咱们就启程。”

    我转身就要回房间收拾东西,吴晓天摇摇头说:秦淼你冷静点,先把样子变回来。

    “没事不用顾及样子,一会就会恢复的,事不宜迟咱们快走。”

    我进了房间之后吴晓天面色凝重的站在大厅对陈海鑫说:海鑫你又没有感觉这小子有点像入魔了。

    陈海鑫叹了口气说:他的确有些像入魔的样子,不过还保留着人性,等这件事解决后帮他把魔性先根除。

    众人收拾好了之后就在客厅聚集,“这一次去苗疆哪里?师傅”我开口问着陈海鑫。

    这一次要去一个叫雷山的地方,雷山是苗疆圣地,那里应该有医治穆振的方法。

    我们一行人背着穆振来到了车站,可倒霉的是穆振有伤而且还昏迷无法带上列车。

    这一下我可犯了难,“这该怎么办?不能带穆振过去回来穆振早就死了。”

    这时候吴晓天打着电话,打完后回头对着我们说:有办法了咱们坐私人飞机去。

    “私人飞机?晓天你还有这关系。”

    吴晓天笑着说:多年前帮助的一个朋友,是房地产开发商,弄一架飞机还在他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我点点头跟着吴晓天走了出去,来到了一家公司,公司的前台美女看到吴晓天之后非常客气的说:吴晓天先生么,董事长在办公室等你们。

    我们一行人朝着大楼内走去,在顶楼的一个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老朋友我来了,能进来吗?”吴晓天恭敬的问着。

    里面“嗯”了一声我们走进了偌大的办公室,一个老板椅后面坐着一个人,他缓缓的回过身我当时就愣住了。

    “炳乾?你怎么在这里,难道说你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他看到了我后哈哈大笑说:是的,我听晓天说你们需要帮助就帮你们弄了一家飞机,现在飞机在楼顶的天台上停着你们快去吧。

    我告了声谢之后就飞奔到天台上,一架军用的直升飞机已经在待命,我们一行人上了飞机后,我看着吴晓天说:晓天你还认识他啊,他可是我女神的男朋友啊,哈哈。

    吴晓天对着我说:这个不重要,秦淼你身上的冥气还是没能散去,怎么回事。

    我也奇怪的看着自己,身上包裹的冥气始终不消退就好像粘在了我的身上一样。

    我皱着眉头说:现在不是担心我的时候,紧要关头还是先解决穆振这件事吧,冥气的事回来我会处理好的。

    我们一行人经过六七个小时的行程终于到了苗疆圣地雷山。

    看了一眼周围的人,都穿着苗族的服装,我们都穿着便服人群看着我们的目光有些奇怪。

    “师傅,到了这我们要去哪里?”我焦急的说着,这时候对面走过来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看见陈海鑫就说:海鑫大叔,你来了啊你这一走三四年了爷爷很想你的,跟我来吧。

    陈海鑫面露笑容,跟在小女孩的身后,绕了许久来到了一处瓦房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坐在门口抽着旱烟。

    小女孩远远的就喊:爷爷,海鑫叔叔回来了。

    老头抬起头看着陈海鑫也是露出了惬意的微笑,急忙走上来握住了陈海鑫的双手说:小子,你这一走这么多年今天回来咱喝两杯。

    陈海鑫摆了摆手说:大爷今天来这里是有要事,我的师弟中了蛊毒,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把穆振放下撩开了他的外衣,伤口是绿色的偶尔流出绿色的脓液。

    老头走进了一看说:这是束魂蛊,不简单啊,不过也不是不能解决。

    “束魂蛊?老爷爷那是什么?”我对着他问道。

    “所谓束魂蛊就是将人的魂魄所在蛊内,蛊虫会吞噬他三魂七魄的两魄一魂,如果蛊虫遇到危险就会自杀,魂魄也随之毁灭。”

    “这么严重?”说着我就把从四非那里夺过的那把匕首拿了出来,老头看到之后眼睛放光。

    “这匕首哪里来的,你可知道这是苗疆的东西,丢了好几年了。”

    我这时候也看到了老头的目光,就对着他说:老爷爷你治好我朋友我就把这个送给你。

    老头露出了贪婪的目光,连声说:没问题没问题,我能帮你治好你的朋友,不过我需要准备点东西,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虽然简陋点。

    说完就走了出去,小女孩看着我们说:海鑫大叔你的房间还在那里,几位大哥哥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

    我跟着小女孩走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里,不得不说这瓦房虽然简陋,不过可真不小目测就得有两百多平米。

    房间内摆放着很多的坛子,似乎是用来装蛊虫的,住在这样的房间中不免的有些心慌,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我看着忙活的老头子说道:老爷爷,你能不能跟我讲讲这把匕首的来历,我看您似乎很在意它。

    老头想了半天似乎不想说但是又怕我反悔缓缓说:这把匕首叫做毒匕寒月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