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战心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6本章字数:2512字

    老禅师脚下开始浮现金色的佛莲,口中念着梵咒,我听到之后心里越来越暴躁。

    “老秃瓢,今天小爷先灭了你。”说完冥气在我手中成刀对着老和尚劈了下去。

    陈海鑫知道我冥气的厉害,正要出手帮忙,老和尚却摆摆手示意陈海鑫不要动。

    陈海鑫担忧的看着我,老和尚在我一刀劈下去之后纹丝不动,冥气在他的头顶止住,在想劈下去却没办法深入,就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墙阻挡了冥气。

    老和尚身后出现一个光芒肆意的卐字,我被金光笼罩,身上的冥气开始消散,不一会我就晕了过去。

    八部和尚走了过来看着老禅师说:师傅,弟子丢人了。

    “这孩子的灵气太过凶横,加上心中魔性根深蒂固,你不胜他在情理之中,你去收拾一下自己的伤吧。”

    说完八部就转身离开了,陈海鑫看着老禅师说:大师,现在怎么做,这小子的魔性能根除吗?

    “海鑫,魔由心生,任何人心中都有魔,只是被压在心里的最深处,一旦遇到情况心里的魔性就会涌现出,没有人有办法了却一个人的心魔。”

    老禅师说完就走进了屋子里,陈海鑫会意的点点头,扛起了我朝着内殿走去。

    我被陈海鑫用墨斗绑在椅子上,墨斗不单单能够限制僵尸还能够控制邪气。

    我醒来后看到自己被五花大绑,就对着陈海鑫说:师傅你绑着我干嘛,快松开我啊。

    老禅师这时候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尊纯金色的佛像看起来绝对不简单。

    陈海鑫识趣的走出了内殿,老禅师开口说:孩子,你心性不坏,切莫被魔气所感染,堕入魔途。

    我身上冥气虽然被打散却并没有消失而是在继续从我身体内涌出。

    “老和尚,你想怎么做?杀了我?还是灭了我的魂魄?”

    我生气的问着他,他不再说话拿出一本经书开始念诵,冥气刚汇聚而成,听到他念诵佛经之后我的冥气开始不受控制的在我体内乱窜。

    “痛啊!啊啊啊啊!”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我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声音:杀啊!这老和尚想杀你,冥气没了你就没了护体的能力,他动动手指就能杀了你,反抗吧!杀了所有想欺凌你的人就清静了。

    我的双眼开始泛红,嘴里大喊:杀!杀!杀!任何阻挡我的人都要死,即便你是神我也要弑神!

    老和尚叹了口气,将佛像摆在地上念道:众生皆烦恼,烦恼皆苦。烦恼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有形者,生于无形,无能生有,有归于无。

    他念诵完之后佛像佛光四溢,压制住了我身上的冥气和心里的魔性,我的心开始冷静了下来,不再出现那些血腥片段。

    看到我的身上冥气消退老和尚不再念咒而是把拿本经书扔了过来对我说:孩子你以后每次感觉魔气涌动的时候就念这个经文,会有好处的。

    说完为我解开了身上的墨斗线,我鞠了一躬说:谢谢大师指点。

    陈海鑫走进来看到我样子变了回去后也是欣喜,我走了出去看到了正在调息的八部和尚走了过去。

    “八部,不好意思啊,刚才伤了你,对不起。”八部非常爽朗的一笑说:哈哈没事比试嘛,难免有受伤,你怎么样了魔气遏制住了?

    “嗯,暂时是控制住了,不过随时都可能爆发。”

    我说完八部若有所思的沉默着,沉默一会就跑进了屋子里拿出了一串菩提子做成的手串对我说:秦淼,这是师尊给我的清灵菩提子,你拿着吧,对控制你的魔气有奇效。

    我摆摆手说:这怎么行,这是你师傅给你的,这么贵重我收不了。

    他硬生生的赛到我的手里对着我说:你我也算朋友了,朋友有难我当然要出手帮忙。

    我看着八部心里充满了感激,紧紧的攥着手里的菩提子怔怔的说不出来一句话。

    这时候陈海鑫和老禅师同步走了过来,老禅师对我说:孩子,今晚是满月,你的魔气还会泛滥,拿本经书在这时候不管用,我需要让你面对自己的魔心。

    吃了饭在布达拉宫转了转发现布达拉宫的灵气不弱于茅山,灵气非常的干净。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晚上,我看着天上的月亮,心口处也开始涌出大量的魔气。

    魔气不同于冥气,冥气被老和尚所化解,可魔气从我的心里繁衍而生。

    我走进了内殿,眼睛已经开始泛红,我对着陈海鑫和老和尚说:我感觉我快控制不住魔气了。

    老禅师让我坐在蒲团上,我坐了下来后心里却烦躁不已,一股肃杀之意不断涌现,我杀人的想法也越来越浓烈。

    陈海鑫和老禅师同时开始念诵起了静心咒,我心里开始平静,不过意识却开始模糊,不一会我的意识就彻底沉沦。

    在我的意识中我看到了一个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人站在我的对面,不过他却是通体黑色。

    “你不恨吗?你不愤怒吗?你不憎恶吗?你被夺走了这么多,他们还要说你是坏人,他们该死!”

    他愤恨的说着,我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你是我的心魔,我也想对你说我不恨任何人,命运一早就安排好了我的路,我只是一个和命运相搏的人。

    他骂了一句该死后就对着我狂奔了过来,嘴里同时再说:既然你不受我的驱使,那我就吞噬了你。

    我冷笑一声点开天枢星穴,星光波动在我手掌中,心魔也同样点了一下自己的天枢星穴手上同样有星光。

    “你怎么会我的招式?”我非常不理解的问。

    他却哈哈大笑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所有会的我都会,因为我们是一体的。

    他手上带着星光对我扑来,我却将手中的灵气全部散去,他哈哈大笑说:放弃了吗?哈哈懦夫!

    就在他冲过来的时候我同样冲了过去抱住了他,他也愣住了,回过神的他对我说:你这是干嘛?求饶吗?

    “兄弟,你在我的心中想必受了不少苦吧,我所经历的你也都能看到,为难你了兄弟!”

    他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的眼睛流下两行黑色的眼泪。

    他在我的怀抱中化作一团黑气消失,我惋惜的说道:兄弟,我对不起你!

    此时我的身体黑气已经开始消散,老禅师和陈海鑫都面露喜色,我睁开双眼,看到他们二人笑着看着我。

    而我的脸上却流露出浓浓的悲伤,陈海鑫不理解的问:怎么了小子,怎么苦着个脸啊。

    我低着头走到门口才说:我刚才失去了一个好兄弟,那个好兄弟叫另一个秦淼!

    陈海鑫依旧不理解,只有老禅师点点头说:这孩子的心性和悟性真不错,是个好苗子,海鑫要叫他走正途,这样的人一旦沦落到魔道,将是整个圈子的灾难。

    我回到屋中,想试着沟通自己的心魔有太多话我还没说。

    但是我却做不到,心魔就好像消失了一样,即便我试了无数方法甚至都化魔也没办法将他呼唤出,只不过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化魔后我的心中依旧平静,甚至可以操控魔气。

    我的内心非常的激动,这也是一个武器啊,一个用来保护周遭人的武器。

    第二天和老禅师还有八部和尚告别之后和陈海鑫登上了回苗疆的飞机,飞机上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吴晓天的声音非常焦急的说道:秦淼,不好了苗疆这边出事了,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