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阴阳殿的真面目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7本章字数:2505字

    “龙组会武,这个有点意思。”我将信封收了起来后去买了早饭,天津的早市非常繁华,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购买着所需的东西。

    我在一个早点部买了早点刚迈出门口就听到了一声爆炸声。

    随后人群开始慌乱,我皱着眉头跟着声音跑去,是一个店面发生了爆炸,整个屋子已经变成了废墟。

    没一会就有警察赶了过来,维护了现场情况,我转身就要走一个大手却拍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回过头看到了穿着警服的陈逸飞。

    “飞飞?你怎么在这里?”

    “废话,我是个警察我不再着我在哪?”

    我打量了一下飞飞,发现他的肩膀上有一个中士的徽章,随后和他攀谈了起来。

    “我说飞飞,自从你和罗伟鸿的事被我们知道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你,你上哪去了?”

    “秦淼你就别问了,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较好,对了,这次爆炸很可能是蓄意的,你帮我看看。”

    我也是一愣,心想这一件普通的事件找我干什么,除了灵异事件之外我可对破案不精通。

    我感觉陈逸飞有些奇怪,但是没有揭穿他,我和他一起走进了警戒线内,四下观看着周围被爆炸所夷平的地面。

    “秦淼,有没有什么发现?”

    “飞飞我对破案可不精通,如果是灵异事件我还能帮你解决,可现在可以看出来是人为的。”

    飞飞没有回答我,在废墟中搜寻着什么,我奇怪的看着他,眼前的陈逸飞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有些诡异。

    我索性没有去管他破案,转身就离开了,回到家的时候吴晓天看着我说“你怎么才回来,饿死我了。”

    我将早饭丢给了他,坐在沙发上想着龙组会武的事情。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看看,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去一趟阴阳殿。

    吴晓天吃完后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我意味深长的对他说“晓天这几天看好家,我要去一趟阴阳殿。”

    吴晓天点点头,我转身走出了家,刚出门就看到陈逸飞蹲在家门的对面。

    他注意到了我在看着他慌忙的离开了。

    我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对劲,飞飞有些反常,快不跟了上去,不过奇怪的是看着他进入了一个巷子里,我跟上去后却怎么也没看到他人。

    “奇怪,人去哪里了?”

    “你在找我吗?”陈逸飞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回过头看着陈逸飞手上拿着一把匕首,双眼里充满了仇恨。

    “飞飞,你这是干什么?”

    他却大喊道“别叫我的名字,虚伪的人,杀了我的亲人还直呼我的名字,真是笑话。”

    我却皱着眉头思考着,没一会终于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名字。

    “难道说你是陈昊的……”

    “闭嘴,你没资格叫他的名字,我看着你杀了他,我现在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我这时候却笑了起来,他看着我的模样脸色也是特别的难看。

    不一会我才对他说“飞飞,就凭你想杀我是不是太天真了点,应该有人帮助你吧,让那个人出来吧,依你的本事可能连我身边都难以靠近。”

    陈逸飞冷着脸朝着巷口看了一眼,我心里的猜测也得以落实,果然不一会就走出来了一个男人。

    “炎龙?你也想要趟这浑水吗?”

    那人走近后就是在秦皇陵里的炎龙,不过他的气息却变得非常奇怪,不像原来的样子。

    炎龙也不说话就是看着我,果然炎龙双手冒出火焰,这一次和陵墓中遇到的炎龙不同,这一次的火焰居然是蓝色的。

    陈逸飞看到我脸色不好看大笑着说“看来你也有失策的时候,你认为面前这个人还是那个被你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炎龙吗?”

    陈逸飞的话让我提高了警惕,面前的炎龙不会再是之前那样的泛泛之辈。

    我试探性的放出了仙气,仙气变作仙王玉印压向了炎龙,炎龙面不改色蓝色火焰对着天空的仙王玉印扔了过去。

    仙王玉印瞬间破碎,化作一片片磷粉一样的光点飘落了下来。

    我本以为炎龙改变最多也就是比之前强一些,谁知道仙王玉印根本承受不了来自火焰的压力。

    陈逸飞还不断的对我丢出匕首,我在面对炎龙的同时也在警惕陈逸飞的偷袭,两个人的攻击让我左右为难。

    仙魔二气被我同时放出,炎龙的蓝焰同时窜上天空,蓝色火焰开始和魔气缠斗,陈逸飞则是不断躲着仙气的攻击。

    我同时使用两种力量对自身的消耗也是很大,身体的力量开始透支,不一会就有败退的现象。

    我深知不能和他们拖下去,想要试着召唤一下腾蛇,可怎么调动灵力都没办法让腾蛇显化。

    他们也清楚,不和我正面刚而是躲避着我的攻击,等待着我脱力的那一刻。

    我的脚变得越来越沉重,腿在不自觉的颤抖。

    炎龙看准时机一个蓝色火焰对着我就扔了过来,我想要躲闪身体却不听使唤,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庞大的身影从天而降。

    “云墨大哥?”

    降落儿下来的正是九婴,陈逸飞看着九婴长大了嘴巴说不出来话,炎龙一看不妙拉住陈逸飞就跑了。

    我没有去追赶他们,云墨在巷口靠着墙壁点了根烟非常潇洒的对我说“小子,这么几天没见被这几个杂鱼欺负有点糗啊。”

    我扁扁嘴,对着云墨说“大哥,你不是去云游了么,怎么回来了?”

    “这一次龙组给我发了信,说让我过去一趟,我心想你应该也收到了想和你结伴同行。”

    我点点头,明白里云墨的来意,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去阴阳殿。

    我让云墨回去找到了吴晓天,我则是来到了所谓的阴阳殿。

    阴阳殿其实就在天津的市中心,我跟着君白给我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图书馆,我在诺大的图书馆门前愣住了。

    “难不成阴阳殿就是这个图书馆?有点扯啊!”

    我迈开脚步走了进去,在图书馆的案台后面坐着一个老者,我就开口问他“老大爷,你知不知道阴阳殿在哪里?”

    老大爷听了我的话一愣,不过片刻后就笑着说“小兄弟来阴阳殿应该是有事吧,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通知一声。”

    我点点头,老大爷走进了图书馆中,我在门口的椅子上等着,不一会君白还有三搞就被老大爷带了过来。

    三搞看到我后笑着说“哟,小子,你肯来了啊。”

    我里都没理他看着君白,君白面无表情的对我说“走吧,到里面说。”

    他转身离开我跟了上去,留下了三搞一个人原地凌乱着,走远后才传来了三搞大骂的声音“这特么什么意思?看不起老子?要不是老大的命令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我的印象里阴阳殿一直很神秘,很多强人在此处汇聚,每一个人都能独霸一方。

    “君白,你为什么会在阴阳殿,你的本事恐怕连茅山的人也要忌惮,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呢?”

    “小子有些事情,不是你应该知道的,等到了你就知道为什么阴阳殿会如此神秘。”

    君白没想说我自然不会多问,跟着他来到了一面书柜前,他灵力震动,书柜居然移开了,书柜后面是一扇大门。

    他看了我一眼后就走了进去,我自然跟了进去,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男人。

    君白走过去和那个人说了几句,那个男人按了一个开关,墙壁上打开了一个洞口,君白挥手示意我跟上。

    进了洞口后发现阴阳殿内全是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