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仙魂觉醒,我名长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58本章字数:3486字

    我的头顶有着和秦皇墓一样的星光天顶,脚下都是透明的地板,每一块地板都有一个特殊的字,是古代的文字。

    我看着君白吃惊的问他“君白,这就是阴阳殿?我草未免也太繁华了吧。”

    君白见怪不怪的说“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别摆出那么一副丢脸的表情,等下你见到的可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强者。”

    我咽了一下口水,眼里所见的所有景象都已经超过了我的预期。

    我跟着君白的脚步,缓缓走进了阴阳殿的深处,阴阳殿的深处,前方白泽似乎在等候着我们,见到君白来了之后对我们说“又见面了小子,上一次你可是给了我很大的惊喜,走吧,老大在等咱们进去。”

    君白点点头,一拽我的衣服将我带上了白泽的身体,白泽一声鸣叫后跑动了起来。

    “喂,我说白泽,这可是图书馆啊,你不怕把这个地方踩塌了?”

    白泽白了一我一眼没理我,君白也不说话,终于白泽跑动了一段路之后停了下来,将我们放了下来。

    我看着四周,如同老太太进大观园一样觉得新鲜。

    我的面前有一道门,与其说是门不如说是一个石碑,上面布满着古文字,君白放出灵力,灵气倾注到石碑之上,石碑上的文字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时候君白对我说“进去吧,里面自然有人等你,能够解决你的疑惑。”

    我木讷的点点头,手轻轻点在石碑之上,石碑开始晃动,不一会就打开了一个入口。

    我走了进去,里面一片白色,没有任何的建筑物,没有任何的摆设,四周都是雪白的。

    我走了几步都没人理我,我对着四周呼喊“有人在吗?”

    这时候传来了一个声音“孩子,你来了,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了。”

    这个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这个环境如果出现声音会让人恐惧,但是这股声音却让人心里一阵温暖,声音就好像有魔力一样。

    “你是谁?为什么会说等我?”

    “我是谁孩子你还不需要知道,你来这里是注定的。”

    我这一次没在说话,果然不一会就走过来了一个人,他戴着面具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袍,腰间别着一把剑。

    他看着我,我也同样注视着他,他对我开口说道“孩子,你心里的想法我一清二楚,只是这些答案要由你自己去寻觅。”

    他一挥手出现了一道大门,我看着面前的门觉得非常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孩子,里面有你的答案,进去吧,一切都会在今天揭晓。”

    他的话虽然平淡如水,但是我却无比的信任他所说的。

    我拱了拱手抬腿走进了那扇门中,眼前白光一闪,我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城。

    门外那个男子对着远处的君白说“你觉得他能回来吗?进入仙界会遇到很多麻烦,而且那个家伙死不并不待见他,甚至可以说是浓浓的恨意。”

    君白点点头说“早晚要经历的,从这个孩子年幼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他,他这一生注定波折,但是也注定不凡。”

    此时的我朝着那座城走了过去,一路上发现不少白衣白甲拿着长戈的士兵。

    他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同时也好奇的看着他们。

    我拉住一个人想要问话,他却一挥手仙气化作白龙对我咬了过来,我心里大惊,同样放出白龙和他对上。

    我们二人同时后退,他看着我说“你是谁?看你不像是仙界的人。”

    听了他的话我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磕磕巴巴的说“这…这是仙界?”

    我对面的男子深深的皱着眉头说“你究竟是谁?来我们仙界所为何事?”

    我有口莫辩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想了半天对他说“我是一个迷失的人,想来这里找个答案。”

    他迷茫的看着我说“你最好不要逗留在仙界,仙界现在很混乱,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离开。”

    他的话让我匪夷所思,心想难不成仙界出事了?

    他转身离开,我则是漫无目的的跟上去,他看着跟来的我也是叹了一口气,来到了一处房子他走了进去,没有关门。

    我犹豫半天还是选择走了进去,屋子里很简朴,不过有很多装饰都是比较古风。

    “随便坐吧,这是我的家。”我搬了一把太师椅坐下后对他说“我说你是仙界的人,仙界怎么会混乱呢?”

    面对我的问题他似乎忧心忡忡,想了半天才对我说“如果你想在这里待下去你最好做好随时可能死亡的准备,仙界现在并不安宁。”

    他说完门口居然传来了敲门声“喂!有人吗。”简单的敲门声却让他脸色大变。

    急忙拉着我躲到了柜子下面的一个地洞里,这时候大门被踹开,走进了一队士兵搜索了半天也没人最后离开了房间。

    他将我带出了地洞,我紧皱着眉头对着他说“怎么回事?这群家伙是谁?”

    他显然很烦躁,没有回答我而是躺在床上。

    我也觉得无聊拿出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他差异的看我吞云吐雾的样子,我也看着他随后递给他一根说“要不要抽一根,会缓解你的心烦。”

    他接过后我给他点着并且告诉他该怎么抽,他狠狠的嘬了一口结果被呛的眼泪都出来了,我看着他滑稽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不过抽完之后他对我说“如果你把东西给我,我可以告诉你仙界之中发生了什么事。”

    我淡淡一笑,心想这么便宜的东西居然被他看作宝物,这买卖不亏啊,我将烟扔了过去后他又点了一根这才对我说“外来人,我叫修月,是仙界的一个居民,仙界现在非常的混乱,仙魂现世寓意着一位高人将来到这里,不过我看你的本事应该不是。”

    我点点头没有打扰他,他继续说道“刚才来的那队士兵是仙界的仙将,仙皇怕这位仙魂的主人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所以整个仙界都被隔离了。”

    我这才听明白,感情仙魂现世这位仙皇是怕自己被人夺位啊。

    不过他提到仙魂,我感觉这个仙魂就是我来这里需要的东西。

    “修月,你知不知道仙魂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他非常吃惊的看着我。

    他平静了一下后对我说“仙魂现在就在仙皇的大殿中。”他伸手一指远处的白色宫殿说“那就是仙界大殿。”

    到了晚上的时候趁他睡着我准备去仙界大殿看看,悄悄走出门朝着那白色的仙界大殿摸了过去。

    我在仙界大殿外徘徊,没有贸然的冲进去,有个仙将鬼鬼祟祟的似乎在找什么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藏到了一棵大叔后面他没有发现我。

    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令牌,隐约的能看到令牌上有一个“仙”的字样。

    我仙气散开,仙将也没发觉他的注意力都在那个令牌之上,我仙气缓缓缠绕住了他的身体,他这才反应过来可是已经为时已晚。

    我已经贴近了他,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匕首捅进了他的腰间,他不断的痛哼着。

    “你应该听的懂我的话,想活命就别叫喊。”

    他点点头,我将带他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松开了手后对他说“你这个令牌是什么来历,还有仙魂在哪?”

    他想了一会突然大喊“有人行刺!”

    我暗骂一声“该死!随后一下子将他的脖子拧断,他没了生机。”

    别的仙将朝着我的方向赶了过来,我急忙换上了他的衣服,将那个令牌收好后躺倒在地。

    仙将众人看到我躺在地上对我询问“怎么回事?有人行刺?”

    我点点头,艰难的深处手臂指了指前方,仙将头领看了一眼后留下了两个人照顾我,剩下的都跑了过去。

    面前的两个仙将将我扶起来,我的魔气顷刻间洞穿了他们的心脏,我起身走进了仙界大殿。

    一排排的屋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下没了办法。

    “妈的,这么多房间,怎么找仙魂?”我散开仙气和灵力,不一会就传来了无数的感应,这其中有三顾特别强的力量还有一个特别不同寻常的存在。

    我走到了其中一处,一跃跳上了房顶,透过房顶砖瓦的缝隙能看到里面有一个女子正在闭目养神,摇了摇头后准备前往下一处。

    这时候一道仙光打穿了房顶,我脚下没站稳一下就跌了进去。

    我揉着脑袋想要站起来,结果刚睁开眼睛一把冰冷的剑抵住了我的喉咙。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可谓极品的女人,倾城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不由得让我看痴了。

    “你是谁,深夜潜入我的房间有什么目的。”我不敢乱动,生怕这个女人会杀了我。

    “我…刚才看到有人行刺,追上了房顶结果就掉了下来。”

    她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我身上还穿着仙将的铠甲,不一会她放开了我喝令让我出去。

    我拍了拍心口来到了另一处,里面没有任何人只有一个盒子被放在了一个高高的台子上。

    我心里一阵激动,这应该就是仙魂了,确保房间里没有异样我跳了下去,盒子旁没有太多机关,似乎是不被看重的东西。

    我打开了盒子里面迸发出一阵金光,里面放着一个透明的金色火苗。

    金光招来了无数仙将,仙将破门而入,仙将的后面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见到的女子一个是极具威严的男人。

    “你是谁!拿仙魂有什么目的。”我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住,情急之下我一把将金色的火苗吞了下去。

    结果却是我的喉咙开始发烫,我身上开始散发出金光,脑子里犹如炸裂一样疼痛难忍。

    这时候我却进入了我的意识之中,对付后卿的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笑着看着我说“现在,我终于可以告诉你了,我是几千年前的你,那时候的我叫长歌!”

    我脑海里出现了无数的画面,我征战四方,河图洛书在手屠尽天下妖魔,我和钟馗把酒言欢,我和伏羲一同论道。

    我惊讶的对着他说“我…我居然是这样的。”

    我愣住的同时他抱紧了我,在我耳边轻声说“这一次,我可以安心了。”

    我的意识恢复了过来,身上的金光开始消退,我的眼睛变成了碧蓝色,一头长发落下。

    那个男人再一次问到“你究竟是谁?”

    我冷笑着说“我诞生之时,仙界还不在,你们这群家伙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我名长歌,我便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