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肚子里的蛇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6:06本章字数:2519字

    很多人都看过关于苗疆的电影或者小说,其中关于养蛊的事情,最普遍的介绍是说:

    把各种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互相噬咬,最后一个活着爬出来的,就是蛊。

    这种说法,我曾经跟我姥爷说过。姥爷养了一辈子蛊,他就回我一句话:把一百个人放在一个屋子里,最后一个活着出来的就不是人了?

    所以,一个罐子里,你放一千万只虫子进去,最后一个爬出来的,还是虫子,算不得蛊。

    当然了,如果真是很多毒虫一起咬来咬去,最后活着的那只,毒性会很大。很多人认为,毒性大的,就是蛊。

    我想说,毒,是蛊的一种特性,但毒,不代表就是蛊。

    有稍微了解蛊的人会说,百科上还介绍有什么泥鳅蛊,石头蛊的呢。

    什么是泥鳅蛊?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就是人吃进去,不多大会,你就能感觉身体里有泥鳅在游动。从你喉咙游到肚子,游到肛门,到处乱窜。有可能你吃进去一只,就会在你肚子里生出来一堆。

    这样的蛊,听起来是不是觉得头皮发麻?菊花一紧?

    不过我想说的是,这也不是真正的蛊,而是巫蛊。

    什么是巫蛊?

    巫蛊就是把巫术和蛊术结合起来。

    例如上面提到的泥鳅蛊,泥鳅不是蛊,而是真正可以吃的东西,这点大家都明白。有些人把它称作泥鳅蛊,是因为这种巫术,带有蛊的特性。

    不懂行的人,把这东西混淆,去掉了巫,就变成了蛊,这其实是不对的。

    不过,真正纯粹的蛊,现在很少。大部分都是利用毒虫或者生活所用的物品,夹带着巫术施蛊。

    在这里提醒大家一句,不要认为只有苗疆才有蛊,生活中,凡是太鲜亮或者太普通,没有主人的东西尽量少碰。别走大街上见什么捡什么,手欠有时候会送命。

    为什么要这样提醒大家呢?

    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我之前经历过这样一件事,在这里简单的和各位说下,做个警示。

    我有个朋友,男的,五大三粗,身体好的吓人,曾经是省一级运动员。他知道我跟着家里人,懂蛊,所以平时也喜欢问些这些东西。

    有一天,他跟我说,最近觉得很不舒服。

    我就问怎么不舒服,他说去酒吧喝酒的时候,跟人打了一架。

    酒吧打架是常有的事,谁也不会放在心上。而事发三天后,他又去了,碰上个美女,见面就请他喝酒。

    一杯过后,美女把钱包放桌子上,说,你帮我看下,我去趟卫生间。

    说到这,是个人都明白,这里面有猫腻。哪个二愣子会把钱包给陌生人看管?

    我那朋友仗着身体好,也不怕人玩仙人跳什么的,就答应了。

    美女走过以后,他等了会,没见人来。就瞅着那钱包,瞅着瞅着,顺手就拿过来看了一眼。

    钱包是很普通的蛇皮,算不上多名贵,但材质还不错。不过我朋友说,他当时拿钱包的时候,就感觉像被针扎了一下,手抬起来,却没看见血。加上当时喝了几杯酒,有点大意,就没当回事。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美女回来,拿走钱包,对他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朋友说他当时很郁闷,好不容易碰上个美女,还以为晚上能发展下,怎么来了就走了。

    晚上他自己在酒吧喝了半天,晕晕乎乎回去了。第二天起来,就感觉肚子很不舒服,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像放屁憋着放不出来一样。

    第一天他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天,第三天,这种感觉越来越重。

    他跟我说这事的时候,说感觉肚子里就像有气要炸开一样,现在拍肚子鼓鼓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胀气了。

    其实,我在听到那个钱包,扎手等字眼的时候,心里就犯嘀咕了,就跟他说:“你拿个脸盆,放半盆水,半瓶醋,把血滴进去,看看什么颜色告诉我。”

    朋友照做,没几分钟,就给我打电话,问:“这什么原理,怎么人血滴进去变成绿色了?”

    我立刻就告诉他:“这没原理,只说明一件事,你中蛊了。”

    “中蛊了?”他有点慌,因为我平时把蛊说的太吓人,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早就吓晕过去了。

    我问他:“你看见的绿色,是青绿还是深绿?还是有点发黑的绿?”

    他不确定,回去看了一眼才告诉我:“是深绿。”

    我说:“你别急,去喝两瓶醋,然后在肛门塞三个鸡蛋。把鸡蛋拉出来,你就好了。”

    他当时就炸了,说鸡蛋那么大怎么塞进去。

    我说:“你不塞,你就死了。”

    他还算比较相信我,下楼买了两瓶醋,喝的脸都青了。醋这东西,一般人喝半碗都受不了,更何况两瓶?当然了,脸色是他事后告诉我的,我可不是神仙。

    然后,我也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把鸡蛋塞进去的。

    过了很长时间,他慌慌张张给我打电话,问:“你他吗知道我刚才拉出来什么了吗?”

    我说:“知道……”

    两个字刚说出来,他就跟点了炮一样,大喊:“我他吗拉出来一窝小蛇!我艹他吗,低头看一眼的时候,我脑子都快蹦出来了!我艹他吗!”

    他当时情绪比较激动,骂了半天。其实不是真的骂人,只是在宣泄自己心里不安,紧张的情绪。

    我告诉他:“你这是中了蛇蛊,不过下蛊的人手法不重,而且你打电话比较及时。如果再拖两天,那些小蛇长大,在你肚子里乱窜,能把你吃空,然后从你嘴里,眼里,肛门里钻出来。”

    他吓的半天都不吭声,很久以后才说:“我亲哥,你可别再说了,我现在都不能看马桶,满脑子都是那蛇。”

    我知道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反应都和他差不多,就笑笑,说:“你现在已经没事了,放水冲走,眼不见为净。不过以后得记住教训,人家明摆着来算计你,你还敢乱摸东西。”

    他说:“我哪知道这狗曰的地方还有人会下蛊,以后打死我也不敢乱碰人家的东西了。”

    这事其实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不过我那朋友脾气太坏。蛇蛊的事情刚了,他就带人满世界找前些天打架的那小子。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中蛊,肯定和那人有关。

    这事他没跟我说,否则我一定会劝阻。因为如果中蛊真和那人有关,说明人家身边有养蛊人。你一个普通人,就算身体再强壮,也不可能在养蛊人面前占什么便宜。把人惹急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后来没过几天,我又接到朋友的电话,那已经是深夜,我正摆弄着刚刚培育出来的几只小东西,然后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朋友惊慌失措的声音:“杨哥!快来救我!我……他吗的好多……”

    话没说完,我就听见那边传来一声大叫,然后砰一声,电话挂断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肯定出事了。

    虽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但一个可以同时面对三五人面不改色的壮汉,在半夜给我打这种电话,事情肯定很严重。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回屋拿了些东西带在身上。

    东西并不多,一根三寸长针,几个不同颜色的小布袋,想了想,我又从供桌上取下一个拳头大的陶罐塞进包里。

    这几样东西,都是养蛊人常备的。

    那几个布袋里,装的是配好的蛊毒,各有不同效果。不过我没打算见面就杀人,所以袋子里的蛊毒不算太恶毒,顶多让人浑身发软,口鼻流血,大病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