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噩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1331字

    正在上课,班主任老师匆匆走进教室,对正在上课的老师低声说了几句,任课老师点点头:“陈雪。”说着,指了指门口。

    百来人的教室里,都纷纷盯着陈雪,陈雪不明就里,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教室,班主任乔红老师正在门口等她。

    乔红老师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眼镜,脸上略有焦急的神情。陈雪说着:“乔老师,有什么事么?“

    乔红看着她:“你妈妈刚才打电话过来,你妹妹出事了,让你赶紧到中心医院去。”

    陈霜?陈雪心里一下慌跳起来,之前陈霜鼻血的事让她一直有些后怕,最后她瘦得不行,“乔老师,我妹妹到底怎么了?”

    “你妈妈没说,只是很急,否则,我也不会在上课的时候来找你。你赶紧去吧,回来再补假条。”

    陈雪顾不得回教室去拿书,甚至来不及对乔红说声谢谢,直奔校门口。

    当陈雪赶到中心医院,在血液科找到了失魂落魄的妈妈陈华萱,她发现妈妈已经憔悴不堪,甚至,脸腊黄,头发上已经有了几根白发。

    “妈,小霜呢?小霜怎么样了?”陈雪急急的扶着摇摇欲坠的妈妈。

    见陈雪一到,陈华萱心里似有了底,拉住陈雪,眼泪包不住:“她,小霜… …”她指着病房。

    陈雪将她扶到长廊的椅子上坐下,便跑进病房,她发现,瘦弱的陈霜躺在本不大的病床上,显得特别瘦小,而且,脸色苍白,那黑黑的头发,有些微乱的散在枕头上,她的脸上,还有未来得及擦干净的血。

    陈雪颤抖的伸出手去摸她的脸,她的颊骨已经冒起来,她太瘦了,而且,她的脸冰凉,突然,她脖子上的一大片瘀青让陈雪触目惊心,她吓得缩回手。赶紧走出病房,来到妈妈身边,陈华萱显然还没有从噩耗中醒过来,似是在走神:“妈,小霜到底怎么样了。”

    突然,有护士过来:“陈霜的家属,赶紧到医生办公室来。”

    陈华萱突然似醒过来,赶紧往医生办公室跑去,陈雪跟在后面。

    医生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她戴着眼镜,穿着白在褂,手里拿着一叠资料,见陈华萱进来,指指她对面的凳子,让她坐下。

    陈雪非常紧张,她站在妈妈身后,似是在等待法官裁判的罪犯一样,直盯着医生的嘴,看那儿,到底会说什么样的话,或许,会说:“没事,没事,不过是营养不良,赶紧回家休息去吧。”

    可是,医生沉默的神情让母女俩心纠结起来,良久,医生指着报告说着:“你们要有心理准备,陈霜,她得了白血病。”

    陈华萱不等说完便摊在椅子上,口里呐呐自语:“小霜,小霜。”

    陈雪心坠落谷底,白血病,那可是不治之症,该怎么办?她急急的问着:“医生,那该怎么办?”

    医生面色沉重,抿着嘴,看着她:“她已经是中后期了。”

    陈华萱突然的叫起来:“不,不可能,我的小霜儿,怎么可能得白血病?”

    看着她在寂静的医院大声叫嚷,陈雪安慰妈妈:“妈,你不要激动,问问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着:“依她的情况,现在,或许只能进行骨髓移植。”

    一听有生的希望,陈华萱突然眼睛发亮:“骨髓移植,把我的换给她,把我的换给她,我愿意。”

    医生摇摇头:“这些,还需要经过配对,看你们的骨髓是否适合,如果不适合,还得寻找其他的能配对成功的骨髓才行。”

    陈华萱并没有失望,因为医生至少说了希望出来,她拉着医生:“要花多少钱?”

    医生看着她,有些迟疑,说着:“不连后期化疗,前期移植,至少得四十万。”

    陈华萱再也不说话了,只是呆呆的坐着。陈雪知道,不要说四十万,就是四万,对她们来说,也是天文数字。

    陈雪扶着陈华萱走到陈霜的病房,她还没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