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给予颜色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1378字

    陈华萱看着陈雪:“雪儿,妈妈把房子卖了,你不会怪妈妈吧!”

    房子?那小得可怜,被夏老夫人称之为贫民窟的房子?陈雪摇摇头,可是,真要卖了,那么,连最起码的栖息地也没有了。可是,不卖又能怎样?

    陈华萱扳着手指头算着:“存折里还有二千,我这月工资还可以领一千,晚上的加班还可以领五百……房子,大概可以卖三万,”当凑到这儿时,她泄气了,所有的加起来,还不及四万。跟换骨髓的钱是杯水车薪,更何况,那房子这样旧,能不能卖到三万,那还是个未知数。

    陈华萱伏在陈霜的床边,握住正在沉睡的陈霜的手,嘤嘤哭起来。

    陈雪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妈妈,毕竟,没钱,是万万不能,可是,难道陈霜就这样白白丢了么?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毕竟,她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姐妹情深,怎能如此抛弃她。陈雪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可是,她仰着头,始终没让她流出来,她知道,如果她一哭起来,妈妈会更心碎的。

    -----

    “咱们去募捐!”汤雨嘉说着,她充满着信心:“肯定不成问题。”

    昏暗的路灯下,陈雪坐在宿舍楼下的花坛边,伏在雨嘉肩膀上哭着。

    募捐,让陈雪心里稍稍有了底,是啊,从前在报纸上电视上经常看到募捐的,可是,真是一条行得通的方法么?

    汤雨嘉安慰她:“我来出头,找几个同学,我们在学校,在街上帮陈霜募捐。”

    也只有这样了,陈雪想着:“谢谢你,雨嘉。”

    这时,汤雨嘉看见苏航捧着玫瑰花走到女生宿舍楼下,不禁摇了摇肩膀上的陈雪。

    “他会不会是向你要求和好来了?”汤雨嘉说着。

    陈雪心里极乱,当看到苏航的身影,心里竟然已经没有了感觉,她说:“或许是他得罪了乔静玉,来赔礼的。”

    苏航没有看见汤雨嘉与陈雪,只是在女生宿舍楼下徘徊,突然,硬起心肠,冲向了女生楼。

    他咚咚的脚步声在四楼停住了,不多会儿,一束花从窗口抛下,砸在陈雪头顶,汤雨嘉与陈雪赶紧离开花坛,走了几步,只听乔静玉的声音大而凶的传来:“滚!”

    “静玉,我… …”苏航吱吱唔唔。

    “你还好意思来,每次出去都用我的钱,你难道是吃软饭的吗?”乔静玉大声嚷嚷,生怕全女生楼的人听不见似的。

    这样伤自尊的话,想来苏航的脸定是极红的,他不再辩白,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便直冲冲的跑下楼,不料,却在楼梯口遇到正要上楼的汤雨嘉与陈雪,只见他脸一阵白,怒气冲天,见了陈雪,讪讪的冲出去。

    陈雪已没了任何心动,与汤雨嘉往楼上走去。

    经过四楼时,只听乔静玉还在走廊上大肆演讲:“那个痞子,出门从来不花自己的钱,还亏得父母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不知道收了多少好处,也不肯拿出来花一个子。”

    旁边有同学在劝她小声一些,注意影响,可乔静玉却双手叉在腰间,活脱脱一个母夜叉:“我家再怎么有钱,也是我的事,我怎么可能倒贴他,哼!”突然,她的目光一亮看到了正要上五楼的陈雪,一把冲出人群,拉着陈雪的手:“陈雪?”

    这一下可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她厚着脸皮说着:“那痞子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花你的钱?”

    陈雪脸涨得通红,直想摆脱她,可她却不依不挠,声音变得轻蔑起来:“嗯。依你家的条件,想必也贴不了多少钱,更何况你是私生女… …”

    叭的一声,陈雪给了乔静玉狠狠的一个耳光,周围的同学全愣住了,甚至连乔静玉也捂着左脸微红的脸,吃惊的看着她,其实陈雪本人也愣住了,看了看自己仍扬着的手,是的,私生女三个字是陈雪最忌讳的。

    乔静玉反应过来,也扬起手,要还陈雪以颜色,可陈雪却挡住她的手,将她一推:“管好你自己的嘴巴!”说着,转身,咚咚咚的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