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谈价钱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3本章字数:1269字

    好讽刺,又坐在皓泰大酒店的房间里,而且,还是上一次那个房间,衣柜里,仍旧是那些衣服,陈雪身上穿着上次从这儿穿回家的香奈儿白裙。

    洗完澡,坐在床边的陈雪略略不安,使劲扯着睡袍的下摆,想将睡袍扯长一些,可是,终是没能如愿以偿。镜子里那张脸,是略施脂粉,青春而美丽的脸庞,头发被烫成一次性的大波浪披在身后,嘴唇嫣红,灯光下,陈雪觉得,那抹殷红,甚至像是血盆大口,她心里极紧张,有几次想拉开门出去,可是,终是腿像灌了沿似的沉重,想着医院里躺着的妈妈与妹妹,或许,有了钱,明天妈妈便可以手术,陈霜便可以马上找到配对的骨髓。想到这里,陈雪挺直了脊梁。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失,可是,仍然没有人进来。

    是的,是苏姐介绍的,说,价钱的事,让她自己来谈,或许,对方有意,还会长期对她进行“照顾”。接着,苏姐在她耳边给她说着一些“要领”,让她一定记着,这样,或许会让客人更满意。

    其实苏姐说的那些,陈雪都忘了,她现在想的只是钱,钱,怎样才能有更多的钱?有了更多的钱,才能给妈妈妹妹治病。

    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十一点了,怎么还没有人来?陈雪不禁有些心慌,她在床头柜前,哆嗦着手拿起电话,“苏,苏姐,怎么,没人来?”她吞吞吐吐的说着。

    苏姐在那边笑了:“傻丫头,久坐吃好面嘛。你放心,苏姐给你介绍的,保管你满意,年轻,英俊又多金的。你只管慢慢等,到时飞黄腾达了,别忘了姐姐我便成了。”说完,挂了电话。

    苏姐的一番话让陈雪如坐针毡般坐立不安。

    终于,时钟指向十二时,门把手启动的声音,有人进来了。陈雪心突突直跳,缩在床头上,将腿抱起,头低了下去,不敢看门口。

    脚步声迈进了房间,陈雪不敢看来人是谁,她太紧张了。

    来人将身上的西服脱下,一把甩在沙发上,之后,坐在了床上。

    见来人不说话,陈雪吞吞吐吐的:“先,先生,你…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着白衬衫的背影,她突然记起,苏姐说的,要主动为他脱衣服,可当她走到他身边时,他一转身,将她推在床上,接着,他像山一样的压下来。

    看清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人之后,陈雪心里竟然惊喜,是他?顾子骞。她心里释然了,自己怎么这么健忘,这是他的宾馆,这房间,或许是他专门留来……想一这儿,心里又隐隐泛酸,有多少女人在这床上睡过?可来不及等她细想,他的吻略带酒气,密密的向她压来。

    陈雪曾与苏航接过吻,可是,现在与顾子骞一起,才真正知道什么是亲吻,他的吻带着丝丝酒气,密密而略带霸占性的吻着她嫣红的唇,她全身绷紧,当她嘤叮一声,他的吻已经到了她的耳垂边,她全身燥热难当,不由得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他热情而且兴奋,吻着她纤长的脖子,陈雪的心吊到嗓子眼上了,他的手探向她的睡袍之内,她的身子轻轻一颤。

    她照苏姐交待的微微弓起了身子贴近他。他竟然有些笑意的说着:“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么?”

    这句话伤了陈雪的自尊心,她猛的一下推开他,他毫无防备的被推到旁边,陈雪一把将睡袍合拢,眼神里有些闪烁。

    被她推开,顾子骞显然不悦:“你做什么。”

    看着白色的床单,陈雪突然想到医院的妈妈与妹妹,对,自己是来卖的,是的,是卖的,她略为紧张的说着:“价钱,价钱我们还没谈。”她不敢直视他深遂的眼睛,直盯着床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