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 婉拒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5本章字数:2044字

    契约!他终于拿契约出来了,陈雪的心跌入谷底,可是,分明他暧昧的话语还在耳间。陈雪的脸涨得通红,终于不知该说什么。

    顾子骞分明从她脸上看到了心痛,想要说什么,敲门声响起来了。

    陈雪调整了自己,走到门边,是夏老夫人:“奶奶!”

    夏老夫人一眼看到了门内的顾子骞,马上堆起了笑脸:“子骞来了。”

    顾子骞起身:“夏奶奶!”

    夏老夫人走进来,看了看陈雪涨红的脸,笑了:“我是不是打搅你们了?”

    “没有。奶奶,我正在整理东西。”陈雪赶紧解释。

    夏老夫人轻嗔的说着:“交给冬嫂她们整理吧!你该多陪陪子骞。”

    顾子骞轻笑:“怪我太忙了,前段时间去了欧洲公干,这周之前一直在北京,现在才有时间陪她。”

    夏老夫人笑了:“子骞管着这么大的集团,忙是应该的。雪儿,你得多多体谅他才是,男人在外面工作,也不容易。”

    陈雪看着顾子骞,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面对夏老夫人,只得应声点头:“奶奶,我知道。”

    “那我不打扰了,子骞,留下来吃晚饭吧。”夏老夫人说着,出去了,走时还将门掩上。

    见他竟然躺到自己床上,陈雪忿恨,要将他拉起来,可却被他拉上了床:“这床真大,两人睡也不挤。”

    陈雪脸涨得通红,眼睛盈盈有泪光,她并不习惯他这种轻佻的说话方式:“你干什么。”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关着门,睡在床上,你说应该干些什么?”顾子骞轻轻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身体的重要让她想起了那晚在宾馆,他羞辱自己,陈雪使劲推着,可是,哪儿推得开,突然开口说:“你不是对我没兴趣吗?”

    顾子骞一愣,瞬间笑了:“我改变主意了。”

    “可是。”陈雪有些慌乱:“契约上明明说了,你不可以——”

    顾子骞的眼神一凛,从她身上翻下,躺在一边不说话。

    陈雪赶紧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不要睡在我床上。”

    顾子骞看着她,眼神里有着无奈:“我真的很累,让我躺躺。”

    他这样温软无奈的话,让陈雪无从反驳,心一软,转身想离开床边。可却被顾子骞拉住了手:“我只是想睡一会,没别的意思。”

    陈雪努力的挣脱他的手。

    东西很快便整理好了,陈雪坐在沙发上,看着床上安然睡着的顾子骞,他的五官算不上顶好看,可是,凑在一起,却有种让人心动的魅力。

    如此安静而认真的端详着他,让陈雪心砰砰直跳,他的眉毛有些微皱,他在梦中想什吗?突然陈雪从窗户发现汤雅静回来了,心里一惊,难道,他在想夏美媛?他真是因为失去夏美媛之后,才变得如此纵情于花间?陈雪别了别头,自己的想法真可笑,他的想法,他的生活,他的情感,自己为何想要去探访?他是他,我是我,三年之后,大家各不相欠,想到此,心情突然郁闷了起来,伸手取过薄毯为他盖在身上,之后,打开门出去了。

    看着汤雅静咚咚咚的上楼来了,陈雪不想与她打照面,侧身闪在柱子后面,待汤雅静进了她的卧室之后,陈雪才轻轻的下楼,刚走到二楼,见到在夏家厨房做事的刘姐,刘姐还不到三十岁,家在沪城乡下的。

    “二小姐。”刘姐手里端着果盘。

    陈雪笑着点点头,见她走的方向:“去文昊哪儿吗?”

    “是的。”刘姐笑着。

    “我来吧!”陈雪伸手从刘姐手里接过果盘:“我正好没事,你去忙你的吧!”

    刘姐的手在围裙上擦擦:“谢谢二小姐,厨房正忙着呢,我去帮忙了。”

    陈雪轻轻敲了三下,夏文昊的声音传来:“进来。”

    陈雪笑着走了进去:“文昊!”当她看到陈致远还在时,神色有些不自然。

    “不好意思,打扰了。”陈雪将果盘放在桌子上,准备转身离去,“陈雪!”陈致远唤了出来,声音有些急切:“我们马上要结束了。”

    陈雪转身回头,勉强一笑:“我还有事。”

    夏文昊拉住她的手,央求道:“二姐,不要走,好不好。”

    陈雪看了看面前的两人,顾子骞在自己房间睡觉,自己确实没有地方去,轻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怎么是你。”陈雪不经意的说着:“你怎么给文昊当了家庭老师?不是该实习了吗?”

    陈致远饱含深意的说着:“彩虹并不是经常出来的,可我每一次看见彩虹,心里总是欣喜万分的。”

    夏文昊将笔与书收起来,纳闷的说:“陈老师说的什么,我怎么不懂。”

    陈雪的脸微微尴尬:“流水总是无情的。就像现实一样。”

    令人费解,夏文昊插嘴:“你们说什么?”

    “你不需要懂!”经雪将水果拼盘推到他面前:“喏,吃东西吧!”

    小孩子总是贪嘴的,夏文昊不再插话,吃起水果来,他将水果拼盘送到陈致远与陈雪面前:“一起吃。”

    水果拼盘中有西瓜,苹果,梨子,草莓,桔子,陈致远指着一块西瓜:“这是又红又甜的西瓜,可我并不爱吃。”接着拿着一块桔子:“这是桔子,或许它会是酸的,可我只贪恋它的一抹酸味,而不管别人怎么说。”

    他这样执着是陈雪没有想到的,于是坦白道:“你见过了,他是我的男朋友,或许,不久,我们便会结婚。”

    一块西瓜还在夏文昊口里,他听到陈雪的话,拉着她的手:“二姐,不要,不要嫁给顾子骞,他是花花公子。”

    夏文昊的话让陈雪脸有微微的难堪,可她瞬间自然,真诚的说着:“或许他不是最好的,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将要步入的人生,而我与你,则是两条路上的陌生人。”

    陈致远那暖如冬日阳光的笑容已不在,神情复杂:“你不要管这些,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有自己的执着,我有自己的追求,或许,彩虹不喜欢我,可是,我却愿意付出所有来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