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4章 轻薄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4本章字数:1801字

    门口闪过的身影,让陈雪的心一动,随即,离陈致远有些远,那抹身影停了下来:“雪儿。”是顾子骞,显然,他睡意朦胧。

    陈雪含笑起身:“你醒了。”

    顾子骞进来了,看着沙发上的陈致远,眼神掠过一丝不悦,对着陈雪笑着说着:“醒了不见你,有点失落。”这样暧昧的话,让陈雪脸红了,可她必须得让陈致远死心,她将手放入顾子骞的手心,那儿大而温暖:“见你睡得太沉,所以来看看文昊。”

    “我们走吧!”顾子骞显然没把陈致远放在眼里,牵着她的手,往楼下走去。

    可刚到楼梯拐脚处,想到陈致远看不见了,陈雪挣脱了他的手。

    顾子骞抬眼看着楼下客厅:“你奶奶在客厅。”说着,又拉住了她的手。

    果真,夏老夫人正在客厅,陈雪不悦,只好让他握住手。

    晚饭上,顾子骞表现得非常热情,与夏老夫人,夏国谦说话,特别是与他们谈论工作上的事情,让陈雪都不禁从心底赞叹他,他思路清晰,非常睿智,语言幽默,这样的他,是她所不曾了解的。她只是默默的吃饭,而顾子骞则为她夹着菜:“多吃点,你太瘦了。”

    桌上的人都看着陈雪,陈雪点点头,夏老夫人笑了:“雪儿,你看子骞对你多体贴,可要好好珍惜。”

    “嗯!”陈雪回应道,赞叹顾子骞是个优秀的演员,一切演得天衣无缝。

    甚至连夏国谦,这个平常极少在家说话的人,更甚少与陈雪说话的人,都与顾子骞聊了不少。

    当顾子骞告辞时,已到夜里十点。

    “雪儿,送送子骞。”夏老夫人今天特别开心。

    陈雪点点头,顾子骞将手放在她的肩上,揽着她。

    陈雪背对着灯火通明的别墅,那样瘦弱的身影,略显单薄,顾子骞有一阵心痛,握紧了她的手。

    “你该回去了。”离开了众人,陈雪并没有给他好脸色:“放开我的手。”

    “我们是情侣,难道不该吻别吗?”顾子骞的话还未讲完,已经俯身在她唇畔一吻。

    陈雪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生生接受他的一吻,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吻,顾子骞在她耳畔说着:“你奶奶在看。”见陈雪还愣在原地,他又轻声说:“难道你不该给我一个拥抱吗?”

    陈雪还来不及思考,便已经被他搂在怀里,随即放开她:“再见!”

    这样的感觉太美好,可是,还来不及细细体味,他的车子如风一般驶出了别墅。陈雪默然的回身往回走,发现奶奶她们并没有在落地玻璃前看着,她疾步走进去,遇见了冬嫂:“奶奶呢?”

    “老夫人累了,在您刚才送顾先生时,她就已经回房了。”冬嫂说着。

    冬嫂的话让陈雪脸红,伸手擦着被顾子骞吻过的唇畔,太脏了,他怎么能这样,难道,索取女人的亲吻与身体,对他来说,不是易如反掌,为何要用这种借口轻薄自己?

    躺在顾子骞曾经躺着的位置,陈雪久久没有睡意,今天发生的一切太奇怪了,顾子骞,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有点喜欢自己?还是,他在履行契约上的一切?

    -----

    餐桌上,只有陈雪与汤雅静,陈雪默默的喝着牛奶。

    “你还没死心吗?”汤雅静冷笑的说着。

    陈雪没有回答她的话。

    “看昨天你们表现的样子,真像是热恋中的男女,那顾子骞,也太会演戏了。”汤雅静冷冷的看着她:“你不可能真的爱上他了吧?哦,我还忘了,你肯定想嫁给他这种有钱人了,现在有了夏家这样好的一个平台,你就有机会了。不过,你不要忘了,他可是花花公子,有无数个女人。他的绯闻,是常上报纸头条的。”

    汤雅静的话让陈雪微微窒息,可她并没有回答,也没有辩驳,伸手拿过一块纸巾:“我吃饱了,阿姨慢慢吃。”说着,转身上了楼。

    饭厅里,只留下汤雅静独自一人生着闷气。

    ------------

    “雨嘉,你有我妈妈和小霜的消息了吗?”陈雪给雨嘉打电话,可是,雨嘉好像在公车上,很吵。

    “没有,但是我妈妈有个校友,是中心医院的护士,已经托她帮着打听了,一有了消息我给你打电话。”雨嘉说。

    “谢谢你了。雨嘉。”

    雨嘉开心的说着:“怎么跟我这样见外?好了,我马上到公司了,不和你聊了,有空时再联络吧!”说着,电话挂了。

    妈妈,你到底在哪儿?小霜的骨髓配到了吗?陈雪的心沉入谷底,想到这儿,她换一件白色的T恤和牛仔裤,脚上穿着运动鞋,头发扎成马尾,看着镜中的自己,陈雪有些熟悉,这才是真正的自己,她拿着包,下了楼,在楼梯口遇见了冬嫂。

    “二小姐,”冬嫂惊讶的看着她的打扮:“您要出门?我去叫老王送你。”

    老王是夏家的司机,陈雪赶紧拍手:“不用了叫他了,待会说不定阿姨也会出去,,我只是随便出去走走。”

    冬嫂在她身后说道:“这边出去,要走二十分钟才会有公交车的。”

    “谢谢冬嫂。”陈雪挥挥手。

    好久没有坐公交车了,陈雪走上去,这个时间,公交高峰期已过,车上人比较少,她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用手支着下颌,公交车一路走走停停,开了近一个小时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