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真美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5本章字数:1886字

    到了宇豪酒店,她跟在顾子骞身后,又到了那个熟悉的房间,陈雪的脸刷的红了。

    “你去洗洗吧!”顾子骞打开房间门,没有看陈雪:“衣柜里有衣服,随便挑一件。”说完,他往走廊那边走了去。

    陈雪这才仔细看着自己的身上,由于在家里做清洁,身上已经有几处脏了,她突然觉得有些窘,赶紧进了浴室。她将浴室的门反锁了,看着落地镜子中的自己,白色的T恤有些脏,甚至,脸上有了灰尘,她脱下自己的衣服,打开喷头,从头到尾淋个够,看着落地镜子中自己的胴体,够白皙,而自己身体也够高挑,唯一不够的是,胸部,一说到胸部便想起王璐璐,那样丰满的地方,男人一定是最爱的,想到这儿,陈雪脸红了,怎么老想王璐璐的胸部?王璐璐,她,是不是也经常来这儿?在这儿洗澡,在这儿睡觉?想到这儿,陈雪赶紧擦干身上的水,穿上了浴室里准备的睡袍。

    丝质的粉红睡袍穿在身上,柔若无物,非常舒服,而且,这件睡袍并不露,显得刚淋浴的陈雪的皮肤粉红细嫩。

    打开门,陈雪走到衣柜前,琳琅满目的衣服,该选哪一件?这些,难道都是他为那些女人准备的?而自己,穿上这些衣服,和她们又有何不同?

    “咳,不用选项了,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在床上。”顾子骞的声音有些颤抖。

    陈雪赶紧转身,见顾子骞正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一惊,用手抓紧胸口的衣襟,自己这个样子,被他全部看到了?

    “你不用担心,你包得很严实,我什么也没看见。”顾子骞的声音有些咽。

    陈雪一把抓过床边的衣服,急急的走向浴室。可是,由于穿的是宾馆的一次拖鞋,而浴室门口还有水,一下滑倒在地上。

    “啊。”陈雪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她表情有些难受。

    还坐在沙发上的顾子骞已经冲到浴室门口,见她难受得要哭了,赶紧一把抱起她来,将她放在床上。

    多么柔软舒服的床,可是,身后仍是生疼的。

    “摔到哪儿了。”顾子骞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温柔过。

    他的呼吸好像已经喷在陈雪脸上,陈雪怎么能说屁股摔疼了呢?只是忍着痛:“没事儿。”可是,她的手,却不由自由的摸向了身后。

    顾子骞瞬间明白了她伤到哪儿了,刚想伸手去摸,却被陈雪退缩着:“没,没事。”顾子骞的手停在半空中,收了回来。

    陈雪觉得胸前一凉,原来睡袍的腰带已经不知何时解开了,那盈满已经露了出来,她赶紧放开还在身下的手,将睡袍合拢在一起,可是,没想到合拢了上面,可下面却开了,她一起身,可身后还生硬的疼着。

    顾子骞的脸有些涨红,赶紧转了身,努力呼了一口气:“如果没事,你先把衣服穿好。”他朝门口走去:“我出去了,你就在这儿换吧。放心,我不会进来的。”

    门被关上了,陈雪迅速的忍痛解下睡袍,将顾子骞早已选好的衣服穿在身上,衣服是一件白色雪纺公主短衫,下面是同色系同质量的小摆裙,裙长及到了膝上,陈雪走到镜子面前,眼前一亮,不禁为顾子骞的眼光打了九十分,陈雪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比较适合穿这样的衣服,而且,这件衣服,穿在身上,裁剪恰好得当,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尺寸?

    她梳着自己的头,头发还是湿的。

    敲门声响起来了,顾子骞进来,看着焕然一新的她,眼里泛着神采,“好点儿没。”他的手里,托着一个盒子,放在她面前:“穿上吧!”

    是鞋盒,陈雪打开,一双平跟白凉鞋,非常漂亮,陈雪穿上,竟然刚刚合适,她吃惊的看着顾子骞。

    顾子骞神色有些不自然,说着打开抽屉,取过吹风,开始为陈雪吹着头发。

    那暖暖的风在陈雪头顶吹着,陈雪的身子微微发烫,不敢看镜中的自己与他,怕一不小心,会在他面前露了自己的心意。

    “可以了。”顾子骞放下吹风。

    陈雪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那及腰间的黑发,盈盈披在脑后,白净的皮肤,这样的自己,显得特别温婉可人。她不经意间抬眼看着顾子骞,发现顾子骞正看着她,她赶紧别了别眼晴。

    “是到餐厅吃还是在房间吃?”顾子骞突然问道。

    在房间吃?陈雪不愿意与他呆在同一个房间,她怕在这样暧昧的情调之下,或许,会让她心猿意马。

    “去餐厅吃吧!”陈雪回答道。

    “你能走吗?”刚才她在浴室摔倒了,顾子骞担心她能不能走。

    陈雪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可是,腰间与屁屁的疼痛让她的身子有些不稳,跌进了顾子骞的怀抱。

    顾子骞紧紧的抱住她,声音有些不自然:“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得很重吗?”

    他身上有好闻的味道,陈雪迷惑了,低着头:“有点疼。”

    “要不要去医院。”那样蛊惑的声音,让陈雪沉迷。

    医院,陈雪瞬间清醒,妈妈与小霜到底在哪儿?想一这儿,陈雪的眼角湿润了。

    突然,陈雪的脸角一暖,他温软的唇亲去了她的泪水:“看来还是得去医院。”

    “不用。”陈雪推开他:“我没事,休息一下便好了。”

    可是,他宽厚的胸脯并没有离开她,他留恋的搂着她的身子,声音低沉而感性:“你真美。”说着,嘴唇已经压到她的。

    他的吻温柔而略带侵略,他灵巧的舌穿过她柔软的唇进入她的口里,在她的口里尽情调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