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 条件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5本章字数:1823字

    翻了个身,陈雪面朝着沙发背,自己难道又能幸免了吗?顾子骞也是有名的情场浪子,他根本没有心,即使有心,或许只是在他与夏美媛相处的时候吧,那个时候,年轻情真,不像现在,他们之间只有契约。又想到下午雨嘉与陈致远偶尔的亲密瞬间,陈致远,陈致远,陈雪的心微微难受,其实,他还是挺好的一个人,只是,自己现在的处境,自己现在的境地,是不配,也不能拥有他的。

    屋内有人!陈雪紧张的从沙发里坐了起来,待她看清是夏老夫人时,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睡得好吗?”夏老夫人难得这样轻松。

    陈雪用手擦了擦嘴角,点点头。

    夏老夫人的脸色瞬间难看,声音也不似之前轻松:“注意仪表,”边说她边递过一张纸巾给她。

    陈雪伸手接过纸巾擦着嘴角,面对夏老夫人的的责骂她只能默默承受。

    “你要多注意自己的仪表。”夏老夫人不悦的说着:“要不,嫁到顾家,让人笑话。”

    嫁到顾家,陈雪清醒了,吃惊的看着夏老夫人。

    只见她坦然笑了:“我已经跟子骞的爷爷说好,尽早让你们结婚。”

    结婚?“奶奶,我才21岁。”陈雪赶紧说着。

    “可是子骞不小了,他已经三十岁了。”夏老夫人说着。

    “不。”陈雪本能的拒绝。

    夏老夫人生气了:“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吗?”

    “这是我的婚姻大事,难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吗?”陈雪较上劲了。

    夏老夫人颇为生气,声音有些颤抖:“你,你… …哼”突然,她想到什么似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如果你不愿意马上结婚,也可以。”

    见到了曙光,陈雪一喜:“真的吗?”

    夏老夫人看着她,如此熟悉而年轻的脸庞,和自己年轻时一样倔强,“顾子骞要在明阳山建一座度假村,下周就要开始投标,你如果能让他与我们公司签约,让我们中标,那么,我就可以让你们今年之内不结婚。”

    陈雪一惊,有些泄气:“我… …他不会听我的。”

    夏老夫人笑了:“你是女人,用女人的方式就可以了。不过,顾子骞可是各式各样的女人都见过,你得用些手段。”

    手段,这就是所谓的身体公关,陈雪一惊,可是,自己几次在他面前献身,他都拂手而去,这一招,能行得通吗?

    见陈雪在迟疑,夏老夫人说着:“你好好想想吧,如果这次你能让我们公司顺利中标,那么,或许陈霜的骨髓就能尽快找到了。”

    陈霜?陈雪提了神,话从口出:“我妈妈她们在哪儿?”

    夏老夫人知道王牌是用对了,高深莫测的说着:“她们,肯定是在医院,如果这件事你能办成,我就把她们的最新消息告诉你。”她思索着:“或许,还能让你们见上一面。”

    陈雪欣喜若狂,很激动,真能见妈妈和小霜吗?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如果我说的你没办成,那么,想都不要想。”夏老夫人泼了一瓢冷水给她。

    --

    吃晚饭时,陈雪一直在悄悄观察夏国谦,发现他跟平时没有什么变化,一丝不苟的衣着,略显严肃的表情,甚至是夏文昊在他膝边逗笑,他仍显严肃。

    这样一个严肃的人,会跟舒彤那样举指略为轻浮的人有关系?陈雪百思不得其解,可是,自她回到夏家之后,除了第一次晚饭跟夏国谦说了话,平时并没有太多的交流。

    想到舒彤,陈雪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妈妈容颜自是老去,比不上娇绕的舒彤,更比不上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的汤雅静,可是,妈妈的身上依稀有着年轻时的美丽的影子,娇柔,坚强,当年,夏国谦是如何看上妈妈的?他们又是如何分手的?这些事,妈妈从不主动跟她讲,而她每每问起,妈妈便泪眼盈眶,使得她根本不敢开口去问,怕触及妈妈心底最深的痛。

    夏日的夜晚,别墅的花园自是清凉一些,可是,夏国谦却吃完饭便回了房间,夏老夫人带着夏文昊在花园里散步,汤雅静则是出了门。陈雪悄悄的回了三楼房间。

    站在夏国谦和汤雅静的房间门口,陈雪举起手,迟迟没有敲下去,到底要不要进去,进去之后该说什吗?难道直接问舒彤的事吗?陈雪嘲笑自己,真是管闲事,自己的事情都没有理顺,为何去插手别人的事?可是,陈雪心有不甘,妈妈与夏国谦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门打开了,夏国谦站在里面,看着门口的陈雪,并不吃惊,他换了一身家居衣服,似要出门。

    “你怎么在这儿?”夏国谦眼神里没有一点儿温情,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陈雪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夏国谦仍是没有表情:“有事?”

    “我,你和我妈妈… …”陈雪按下跳动不已的心,问出了口。

    夏国谦一挑眉,显得更为严肃,声音有些严厉:“谁让你问的?是你妈妈让你问的?”

    陈雪的眼泪刷的出来了,他这是什么态度,为何如此厌恶妈妈。

    没想到陈雪的眼泪并没有融化了夏国谦,他仍冷冷的说:“你怎么跟你妈一样,我最讨厌女人哭。”

    “如果讨厌,为什么要生下我。”陈雪大声的吼了起来,她不满意夏国谦的态度:“你怎么会知道,妈妈吃了多少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