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玩腹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5本章字数:1886字

    顾子骞的脸变得阴沉沉的,什么时候自己在女人面前这样有耐心了?突然,他看到了花园尽头的夏老夫人,语气变得高深莫测:“你最好收起你的刺,看看谁来了。”

    陈雪心里有气,并不理会他的话,却突然见他伸手揽了自己的腰,陈雪正要推开他,却见他笑吟吟的说:“夏奶奶!”

    陈雪身上的怒气全部隐藏在了心里,不知道刚才自己的模样被夏老夫人瞧去了几分。

    夏老夫人见顾子骞与陈雪的亲呢样,眉开眼笑:“咦,子骞也来了。”

    顾子骞笑道:“是。”

    陈雪心里觉得恶心,怎么在别人面前,他总是变得这样温文有礼。

    “雪儿怎么了?”夏老夫人见陈雪神色不对:“还是不舒服吗?”

    陈雪尴尬的摇了摇头:“已经好多了。”

    夏老夫人指着身后冬嫂手里的东西:“冬嫂为你熬了汤,快回病房喝汤吧!”

    陈雪点点头,看到身边顾子骞的笑脸,觉得他太虚伪,心里生起一股反抗情绪,她故意轻松的说道:“你公司不是还有事,等你开会吗?工作要紧,有奶奶在,你就不用陪我了。”

    顾子骞显然没料到陈雪会来这一手,他玩味的看着陈雪故意装出的轻松表情,轻轻拍她的肩:“那我晚上再来看你。”

    陈雪没料到他会这样说,赶紧拒绝:“你晚上不用过来了。我很累,可能很早就会休息。”

    顾子骞点头说:“那好吧!好好休息。”

    夏老夫人见顾子骞的身影远去,才略为生气的说:“他要看你,你怎么拒绝了。”

    陈雪心里忐忑,“他太忙了。”

    哼,夏老夫人讽刺的说:“你现在就心疼他了?男人,永远不值得你为他心疼。”

    她怎么又误会了,陈雪无奈,知道越描越黑,只好不作声。

    ---

    坐在病房的沙发上,冬嫂为陈雪盛了一碗汤,早已饥肠辘辘的她,接过来,毫不犹豫的一饮到底。在她放下碗的瞬间,她从坐在对面的夏老夫人的眼里竟然发现了一丝温情。

    夏老夫人发现陈雪在看自己,赶紧别开眼睛,又恢复冷漠的神情:“你是怎么回事?晕倒在自己房间?”

    晕倒?陈雪恍然记起昨晚与夏国谦争吵之后,自己哭着入眠,突然觉得心很冷,在这个夏家,除了夏文昊,是没有任何温情可言。好怀念妈妈和小霜,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虽然过得极苦,但是却很温馨。

    “你在想什吗?”夏老夫人发现陈雪思绪的游离。

    陈雪讪讪的回答:“没什么。”

    “赶紧和顾子骞联系,把阳明山度假村的事给他提一下。”夏老夫人不带一丝温情的说:“这件事非常重要,而且,投标迫在眉睫。”

    陈雪想到夏老夫人的承诺,如果顺利投标,那么,自己可以和妈妈她们见上一面,便赶紧点头。

    “这里的是特别护士,晚上想吃什么,就让她们去买。”夏老夫人说着:“我最近很忙,没有空来看你。”

    陈雪迟疑的说:“我没事了,可以出院。”

    夏老夫人看了看她:“还是住院观察一晚,我可不想半夜又送你来医院。”

    半夜?难道昨晚是半夜送自己来的?可是,半夜的时候,又有谁会到自己房间?陈雪疑惑了,见冬嫂还在,便问道:“我真的是昨晚入的院?”

    一旁收拾东西的冬嫂点点头:“昨晚小少爷散了步回来,在夫人的房间里玩,听到你的房间传出东西摔碎的声音,敲门又没人开,所以找来钥匙打开门,发现你已经昏迷了。”

    陈雪心里一阵温暖,夏文昊,那个鬼精灵的弟弟。

    冬嫂又笑着说:“还是夏总疼你,一听说你昏迷了,连睡衣都没有换,穿着拖鞋,着急的抱着你下楼,还亲自开车送你到医院来。”

    陈雪吃惊,夏国谦亲自送自己来的,从冬嫂嘴里听到的,完全是一个慈爱的爸爸,可是,现实中呢,一个虚伪、花心、冷漠的男人。陈雪思绪烦乱,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夏国谦。

    此时,夏老夫人又进病房了,没有一丝表情的从包里掏出一款新手机递给陈雪,陈雪迟疑的接过来。

    “你的手机昨晚摔碎了,我重新买了一款给你。号码不变。”夏老夫人意味深长的说:“和顾子骞谈恋爱,要洁身自好,不要和不相关的人来往。”

    陈雪不语,将手机放在病床前。

    “冬嫂,咱们走。”夏老夫人说:“你不要乱跑,明天看医生怎么说,要出院的话就给司机打电话,让他来接你。”

    陈雪点点头。

    夏老夫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洁白寂寞的病房,思绪混乱的陈雪百无聊耐的打开电视机,胡乱拨着频道,突然,顾子骞的身影出现在电视上,陈雪心一动,放下了摇控器。

    电视上的顾子骞比本人看起来成熟许多,穿着熨烫得没有一丝折皱的衣服,说话也官腔十足。新闻大致报道的是阳明山度假村的开发,说是本市最大的一个度假村,投资五千万,预计两年内建成… …

    此时,敲门声响起,护士端着盘子进来,递给陈雪一个温度计:“夏小姐,量体温。”

    陈雪接过来,从颈口顺着放到腋下。

    护士的眼睛盯着电视,“咦,这不是顾少吗?”

    陈雪侧脸看着她:“你认识他?”

    护士的脸被口罩蒙住,看不出来表情,只是语气十分惊奇:“夏小姐,你不是沪城人吗?”

    “我是啊。”陈雪不解她的疑问。

    口罩之后传来护士的笑声:“沪城谁不知道钻石王老五,年轻又多金的顾子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