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喜欢吗?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5本章字数:1867字

    一夜迷迷糊糊,陈雪睡得并不好,天还未亮时,她已经换好衣服出门了。

    “夏小姐,这么早您要去哪儿?”护士问。

    陈雪长发披肩,淡淡的说:“回家。”

    “夏小姐… …”新护士唤住了她,指着黑漆漆的窗外:“天亮之后再走吧。”

    陈雪唇微抿,不再说什么,进了电梯。

    站在医院大门口,陈雪不知该往哪儿去?回夏家?这么早,奶奶她们肯定要怀疑,问东问西。可是,除了夏家外,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雪儿。”顾子骞低沉的声音出现在陈雪身后。

    陈雪心腾的突突作响,本能的,她大步向前走去,可是,几步之后,却被顾子骞拉住了,“你要去哪儿?”

    陈雪没有回头看他,边挣扎,边颇为生气不耐烦的说:“你怎么还没走?”

    “我想你。”顾子骞轻轻的说。

    这三个字如春风一般,让陈雪原本矛盾而慌乱的心一暖。她没有再挣扎,随之顾子骞将她拥入怀里:“雪儿。

    虽然是夏日,可是,在黎明到来之前仍是有一丝凉意,在他怀里的她,此时的感觉是漂浮的心已经有了方向。

    接着,顾子骞牵着陈雪的手进了医院,陈雪病房门口的新护士看到牵着手的两人,嘴巴成了“O”字型,陈雪跟在他的身后,脸色有微微的尴尬。

    病房里,两人刚在沙发上坐定,敲门声便响起了,护士端着两杯水,巧笑兮兮的走近沙发,放在茶几上。

    “顾先生,夏小姐,请喝水。”

    “谢谢。”顾子骞朝她说。

    护士满脸笑意,点头说道:“顾先生,不用客气。”可是,她丝毫没有要离开病房的意思。

    “怎么,还有事吗?”顾子骞提醒护士。

    护士才尴尬万分的摇头:“没事,没事。”匆匆出了病房,在关房门的瞬间,还看了看顾子骞。

    太累了,陈雪软软的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看着她疲惫的样子,顾子骞心微微的抽痛,一把拦腰抱起她,往病床上走去。

    就在他抱她的一瞬间,陈雪醒了,这样暧昧的姿势让她脸绯红,心砰砰直跳。

    顾子骞将她轻轻放在病床上,再替她脱去鞋,为她盖好被子,温柔而低沉的说:“好好睡一觉!”

    “你呢?”陈雪问。

    “我睡沙发。”顾子骞伸出双手插入发间,含笑:“咱们都太累了。”

    他的话意味深长,陈雪脑海里闪过在车子上的缠绵,脸更红了,闭着眼睛,转身将背影留给他。好一会儿,都没有听见身后的动静,她翻身睁开了眼,却看到顾子骞深遂的眼睛,她大窘。

    “你爱我吗?”顾子骞看着她,低低的问出了口,见她没有回答,心慌乱起来,觉得太唐突,于是立即改口:“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吗?陈雪闪开眼睛,不去看他炽热的双眸,可是心却明朗起来,是的,我喜欢你。但是,她却没敢说出口,只是将头埋在枕下。

    久久都等不到她的回答,顾子骞颇为失望,刚才还高兴的心情沉入谷底,“早点休息!”

    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陈雪刚才还有些欢喜的心一凉,怎么他的变化如此之快?可是,羞涩女生的本能让她不能再多问,不敢再多看他,只好沉默不语。

    良久,沙发上传来轻轻的呼吸声,陈雪方才将枕头从头上移开,看着他,似乎是太疲倦了,此时的他正沉沉入睡。陈雪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从床畔抱过一床毯子,轻轻的盖在顾子骞的身上。借着窗外的点点光亮,她蹲在沙发前细细的打量着他。

    他五官轮廓,因事业有成而显得更为自信,睡梦中,他的眉头还微微皱着,他在想什吗?陈雪想伸手将他的眉抚平,可是,她并没有这样做。突然,陈雪的脸滚烫,是的,已经和他有了肌肤之亲,但她并不后悔,至少,肌肤之亲时,两人没有任何交易,只是纯粹的肌肤之亲。现在回想起来在阳明山车子里的情景,是那样真切而模糊。他不是钻石王老五吗,为何自己斥责他,让他走开,他却守在医院楼下?

    … …

    夏老夫人推开病房门,显然有些吃惊,陈雪正缩在病床上沉沉入睡,而宽大的沙发里,正躺着顾子骞。

    顾子骞先醒过来,以超快的速度坐了起来,精神有些不太好:“夏奶奶。”

    夏老夫人的表情转换得很快,她含笑招呼道:“子骞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的说话声吵醒了陈雪,她正要从床上起来,夏老夫人却按着她:“怎么样,好些了吗?”

    “奶奶,您怎么来了?”陈雪问道,因为昨日她明明说今天不过来了。

    在顾子骞面前,夏老夫人当然是笑容满面:“想着昨晚你一个人,实在是不放心。”

    要是别人听来,肯定是会把她当作一个称职的奶奶,可是,陈雪却清楚的知道,这是说给顾子骞听的:“我没事了,已经全好了。”

    “嗯。”夏老夫人坐在病床前,当然顾子骞的面,笑道:“雪儿,你看子骞多关心你,为了陪你,还睡沙发。”

    陈雪的脸刷的红了,有些尴尬,低头不语。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夏老夫人意味深长的说。

    “我,”陈雪的心通通直跳,她抬着看着顾子骞,他的脸有些憔悴,之前熨烫得整齐的衣服有些折皱,“有奶奶陪我,你先回去吧!”

    顾子骞的手插在裤袋里,轻轻抿嘴,看不出来表情:“那好,我再给你电话。”说完,朝夏老夫人点点头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