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我爷爷到底得罪谁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0:35:12本章字数:2905字

    果不其然,何二彪媳妇走进来的时候,整个脸很阴沉,脸上也没有半点血气,我一眼就看出来有问题了,正常的人是不会有这种眼神的,而且在何二彪媳妇来的那一刹,一直在我脸上的阴风竟然消失了。

    我不由的猛吸了一口凉气,刚才那些的确是不干净的东西,他们之所以跑了,是因为进来一个更牛逼的鬼,之前那些家伙没有加害我跟徐警官,是因为我们两人身上阳气很重,特别是徐警官,本身就是警察出生,与生俱来的就带着一种震慑,所以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才不敢动我们。

    但是眼下……

    何二彪的媳妇缓缓的朝着这边走来了,神色很不正常,阴冷的望着我,我心不由的一颤,猜想她想干什么了。

    徐警官想到了之前的事情,还以为何二彪的媳妇想过来报仇,他急忙站起来,拦住了她,微笑的说道,“所长已经说过了,会还你一个公道,一定会找到真凶的,你回去吧!”

    突然何二彪的媳妇咯咯咯的笑起来了,那笑声感觉像是憋着嗓子,那声音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我更加确定何二彪媳妇有问题了,而且她走过来的时候,房间内的空气陡然变冷了,徐警官就喊道着,“我警告你……”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何二彪的媳妇并没有看徐警官,自始至终眼睛都盯着我,我望着她的眼睛,看到了阴森跟杀意,望我的那一刹,我的灵魂都快要吓出来了,徐警官还跟那女人理论着,我就急忙喊道着,“草,徐警官,你别跟她说了,她被厉鬼附身了,快点拦住她啊!”

    徐警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何二彪的媳妇已经来了,我吓得半死啊,之前就差点被掐死了,现在继续来一下的话,我直接就挂掉了,我顿时慌张起来了,何二彪的媳妇仍然阴森的望着我,不过走路的样子很别扭,有点像是被人拽着的,要是跟正常人一样的跑过来,我直接就挂掉了。

    徐警官终于反应过来了,就看到他扑的一下子直接抓住了何二彪的媳妇,紧紧的搂着何二彪媳妇的水桶腰,然后就喊道着,“放心吧,默生兄弟,我把她抱住了,我什么身手啊,警校散打王啊!”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徐警官少说也是警校毕业的牛人,可是很快我就发现我想多了,我就看到何二彪的媳妇猛然抓住了徐警官的手,我就听到咔崩一声,紧接着那女人直接把徐警官推了出去,徐警官整个身躯不受控制,重重的摔倒地面上,而且还滚了一圈,顿时哀嚎起来了。

    我的娘啊……

    我吓得直接从床上跳下来了,这是镇上的二楼,我从窗户跳下去的话,估计我还能活着,想到这里,我猛然的拉着窗户,就听到后面又传来那种让人发冷的笑声,她继续说道着,“你逃不出的,今晚我送你去见你爷爷。”

    果不其然,我竟然拉不动窗户,门窗直接被封死了,很显然是身后的女人搞得鬼,准确的来说,是她身上的鬼,而且她刚才提到了我的爷爷,我脸色顿时惨白起来了,看来我猜测的都是真的,这些事情不是无缘无故找到我的,而是我爷爷的仇家。

    我爷爷到底得罪谁了,怎么来这么多厉鬼啊?

    眼下我不能坐以待毙,我转身就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而何二彪的媳妇就缓缓的走过来,眼神充满了血色,没有任何感情,走路的时候,像是一具皮影,而且她似乎并不着急,可是我着急啊,我怕的要死。

    我从来没有想到死亡会距离我这么近,我啊啊啊的惨叫着,大声的喊道着,“救命啊,救命啊!”

    可惜……根本没有人来救我,好像我们所在的这个房间与外界隔绝了,声音根本传不出去,我后背都是汗珠,额头上早就开始滴汗了,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狼狈,而她却一步步的朝着我靠近着。

    我慌乱之中抓住了旁边的花瓶,凶狠的砸了过去,就听到咔崩一声,花瓶直接砸那女人的脑袋上,瞬间血液汨汨的流淌下来了,可是她却没有半点疼痛感觉,甚至伸出手摸了摸血,然后舔了舔……

    这场面太惊悚了,我直接吓得坐地面上了,正常情况下,鬼都怕血腥的,但是很显然这个厉鬼不一样,从能把我之前招来的鬼吓跑就能看出来了,而且这一个鬼跟之前掐我的那个,很有可能不是一个。

    可能是接触鬼多了,我好像也能识别出来了,就像看人脸一样,这个气息靠近我的时候,我打心底就感觉到恐惧,我朝着旁边的花瓶碎渣着,然后就疯狂的挥舞道,“别惹我,我特么练过,我……”

    我竟然在吓唬鬼,可是那种情况下,人早就不正常了,这恶鬼缓缓的走了过来,咯咯咯的笑起来,声音一直都很惊悚,我双腿不停的颤抖着,就听到她凄厉的叫道,“再不出来,我真的要杀了他了。”

    什么情况?

    她说给谁听到?难道有人在一直保护着我?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这厉鬼的确有杀我的能力,而且举手之劳,但是她一直都没有下手,可见她的确不是想杀我,而是想我后面的人,但是那人是谁?

    我爷爷?

    我爷爷不是已经死了吗?我亲眼看着我爷爷下葬的,一时间所有的疑惑都冒出来了,我这女人喊了半天都没有反应,她彻底羞恼起来了,头上的血还在流淌着,脸上浮现才相当诡异的笑容,她挪着步伐走过来了,低声的说道,“好,好,他不出来,他既然不出来,我就送你上路,孩子活着很痛苦的,我送你上路吧!”

    “咯咯咯!”

    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特别是她那鸭子般的嗓音,不过她看我的眼神,就跟我是煮熟的鸭子。

    我顿时火起来了,麻痹的不管了,老子跟你拼了,我啊的怒吼了一声,喊道着,“我跟你拼了……”

    我刚刚爬起来,就被何二彪的媳妇单手抓住了,何二彪媳妇的力气真的太大了,简直难以想象啊,直接把我抵在了墙壁上,咯咯咯的笑着,用力的掐我脖子。

    之前的恶鬼就能秒杀我,现在这个家伙更加厉害,根本不是我能抗衡的,她的手如同冰块一般,狠狠的掐着我的脖子,我的双腿被掐离地面了,我双腿用力的踹,可是根本没有用。

    这女人简直就跟魔鬼一般,我眼泪都被掐出来了,脖子跟眼珠都疼的要命了,之前身体的东西还出来救我一下,这一次没反应了,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就听到咔崩一声……

    徐警官朝着何二彪的媳妇脑袋上砸了一下,她手也松开了,身体瞬间倒在地面上,我这才大口的喘气,我就看到徐警官猛然蹲了下来,手掌打出了一个很奇怪的手势,直接按在了何二彪的媳妇身上。

    我有些激动的望着这一幕,就准备开口感谢,可是还没有准备感谢徐警官的时候,徐警官的身躯猛然一软,也顺势的跌倒在地面上了,我大口的喘气,整个身躯顺着墙壁瘫软下来了。

    刚才这一幕太惊悚了,见到鬼不可怕,可怕的是鬼想要你的命,我喘了好几口气后,这才爬了过去,双腿早就吓得没有力气了,要不是徐警官大义凛然,我直接就见阎王了,我晃了徐警官两下,徐警官啊的叫了一声,然后惨叫起来了。

    不过总算是醒过来了,我立刻感谢道,“徐警官,太感谢你了,刚才要不是你,我真的就被这恶鬼给杀死了……”

    徐警官顿时迷惑起来了,大眼瞪小眼的望着我,我不明白徐警官干嘛用这目光看着我,很快,徐警官略带不解的问道,“你……你是说我救了你?”

    我啊了一声,难道徐警官失忆了?徐警官立刻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对,肯定不是我救你的,我明明记得我被这女人推一下,撞到了桌子上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你了!”

    我更加疑惑起来了,我立刻想到刚才那女人说过的话,她是想杀我,逼出我身后的人物,那么最后时候救我的人,肯定也就是那人了,那人真的是我爷爷吗?

    而且徐警官最后奇怪的手势,根本不像是徐警官自己弄出来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徐警官也被人附体了。

    我爷爷的灵魂一直在跟着我?

    我顿时感觉到温暖,可是爷爷一直在的话,那么那些想要对付爷爷的人,又是谁,怎么连我爷爷死了,都不放过?

    为什么爷爷不给我托梦,不告诉我实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