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证据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4本章字数:1023字

    胡三朵瞪着眼睛看着公堂之上的县令,额头上的汗冒出来,滑到眼皮上,有些难受。

    “卑职有话说。”童明生突然上前一步,他声音低沉,胡三朵此时耳朵都竖起来了。

    “行刑先停下!”

    板子并未落在她身上,胡三朵被拉了起来。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把,她又跪在地上,伸手抹去了额头的汗珠,眼前出现一片阴影,抬眸看去,童明生站在她前面了。

    他从身上摸出个什么东西就递给了一边的师爷,那师爷呈上去给县令了。

    胡三朵斜着眼看了眼童明生,只能看到他光洁黝黑的下巴,喉结动了动。

    那县令看到呈上来的东西,脸色一沉,惊堂木一拍:“徐二,你可知公堂上撒谎该当何罪!”不待面无血色的徐二说什么,县令一挥手:“先将徐二打二十板子!”

    徐老二哀嚎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胡三朵已经放下心来了,却有些恼火,童明生既然早就有证据,干嘛不早点拿出来,非等到她坐了牢,又被按着要挨打才拿出来。

    他真的在试探!

    徐老二挨打的时候无人说话,只有那嚎叫声由小变大,又由大变小,“啪啪啪”的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一下一下,很有节奏,最后只剩下徐老二的哼哼了。

    本来没血色的那张脸越发的惨白,徐老二被从条凳上推到地上,还没有死。

    没给他喘息的时间,县令一句废话不说,直接将手中的东西甩出来,胡三朵定睛一看,只是一小块布料,颜色和徐老二身上的一样,都带着股臭味夹着酒气发酵后的酸腐味。

    这是童明兴死前从徐老二身上扯下来的,被他篡紧捏在手里,刚出事的时候没被人发现。

    童明生还找到两个证人,一个是徐老二隔壁的童老头,一个是童家湾土地庙里的庙祝。

    童老头家的地就正对着徐老二家门口,他一天到晚在地头转悠,不过他家里儿孙多,他年纪又大,不需要亲自动手,往往是和徐老二扯一会闲话在去地里转转,他作证,胡三整个白天都没有露面,徐老二一天基本上就和他在闲扯淡,天黑了两人聊的兴起,又喝了两盅酒。

    至于庙祝,也是个半老头子,不是本村人,金城这一带多山地,多矿石,土地贫瘠,都兴拜土地,日子再不好过,土地庙里香火也不少,这庙祝来童家湾土地庙也有小十年了,和大家关系都不近不远的,仅限于打个招呼。

    因为有童明兴熬不过二十五岁生辰的预言在前,这一个月来,胡三都是一大早就去了庙里,祈愿并抄写半天的经文,希望土地神保佑童明兴二十五岁平安度过,有人免费抄写经文,庙祝自然是支持的。

    虽然童明兴教胡三识过字,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她写了一个月才抄完九本,是‘久’的意思,事发的当天,她一大早就去庙里,天擦黑了才回去的。

    童老头和庙祝两个一前一后说完了,徐老二也没啥可说的,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