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诡异的镜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6本章字数:3588字

    自从戴了这个护身符,我果然再没看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是这护身符很奇怪,总是往我心脏的位置偏,我每次睡觉都要特意把它摆正,可是一觉醒来,它还是死死地贴着我的左前胸。

    养父的解释是说护身符本事是有灵性的,它会自己寻求一个让它觉得舒服的位置。

    我撇撇嘴,它是舒服了,可是我翻个身就要压到,硌得慌啊!

    最郁闷的是,养父说这个护身符也只能护到我成年,以后怎样,还要看自己的造化。

    硌了我这么多年,竟然到成年就不管我了!每次被它硌到,我都有把它一把拽下来的冲动。

    就这样,一晃多年过去。

    高考报志愿时,养父执意让我报考医学专业,我顺了他的意,考上了我填报的第一志愿,华清大学的医学部。

    由于一直跟养父生活在一起,我对医学并不陌生,反倒是特别有亲切感。但惟独上解刨课,解剖尸体时,我总是躲的远远的。以前的印象太深了,我现在闻到福尔马林的味道都浑身哆嗦。为此,还经常被同班的同学取笑,他们都说我胆子太小,班里连解剖刀都不碰的,估计就只有我一个了,因为不知道为啥,解剖课向来都是女孩子比男孩子更兴奋,抢着上前去解。

    这场面虽然谈不上血肉模糊,但是却是刀肉横飞,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这解剖课到底是为了学知识呢?还是给同学一个发泄的途径?我不否认,有的人确实能在其中找到乐趣。

    我只是安静地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竟然还有人拍我的肩膀很认真地对我:“你怎么这么不像个女孩子呢?”

    ……我当时就很无语,这女孩子的定义什么时候变成了强悍了,我扮回淑女反倒还错了?

    我是女孩子不假,只是不是女汉子而已。

    我白了那人一眼,仍旧在充斥这福尔马林味道的环境中,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手中的零食。

    一天晚上上自习,室友莫小林怎么打她男朋友的电话都没人接,看我背着书包要出门,一把拽住我,说不等男朋友了,死活非要跟我混。

    混就好吧,反正我也一个人,从出宿舍到下楼,她都一脸气呼呼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她了呢。我知道,她在生她男朋友方亮的气,说好了一起自习的,结果到现在找不到人影。

    结果走到食堂门口,却发现方亮一个人站在食堂旁一个阴暗之处,背对着我们,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干吗。

    我看着他站在哪儿,总是觉得哪里不对,知道有一个人从他旁边走过,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没有影子。

    虽说阴暗的地方是不会有影子,可是那么小的阴凉之处怎么可能把人整个身影都遮住,从那走过的人,影子几乎都会露出大半,只有他,身旁的地上什么都没有。

    莫小林才不管三七二十一,气呼呼地快步上前要找方亮算账。我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过去。

    就在我迈步的一刹那,我竟然看到方亮的影子就像树一样渐渐长了出来。他听到身后有动静,慢慢地回过身,影子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动了两下。

    方亮有些困惑地看着走近的莫小林和站在不远处的我,还没说话,就被莫小林把话抢了过去,抱怨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理她不叫她,不是说好一起自习吗?一个人杵在这儿做什么?

    莫小林说话就像机关枪扫射一样,一连串的责备和问话,丝毫不给方亮喘息的余地。

    “我也不知道……我记得我在宿舍休息的……”方亮似乎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去哄莫小林,而是愣愣地站着,似在努力回忆什么似的,突然看看快黑的天,一个机灵,赶紧问莫小林现在几点了。

    “六点多了。”莫小林看着一反常态的男友,虽然心里因为方亮的举动有些生气,但是还是很担心,方亮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

    六点多了?方亮嘴巴微微张开,差异的表情无以复加:“不对啊,我明明记得我是刚刚下课在床上躺着,应该是四点多才对,六点……”

    我在旁边没有说一句话,方亮的茫然,惊恐,我一丝不拉地看在眼里。他失去了两个小时的记忆,这意味着什么?

    莫小林看到方亮林痛苦的表情,态度立刻变了,有些心疼地出言安慰,不让方亮想太多,可能是睡觉睡迷糊了也说不定,没准一会儿清醒了就什么都记得了。她安慰了一会儿,就牵起方亮的手去上自习了。

    原本还说跟我一起,这下倒好,我成第三者了,算了,我还是单混吧。

    我转身刚要走,就听见莫小林一声尖叫:

    “方亮,你手上怎么这么多血?”

    只见莫小林脸色煞白地抓着方亮的手,仔仔细细地检查着,看哪儿有没有受伤,有没有破了的地方。

    “这……这血不是我的……”方亮说话结结巴巴,语无伦次。

    我也赶紧走了过去,虽说不是方亮的血大家心里踏实了一下,可是这血是从哪里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我不知道……”方亮表情痛苦,似乎完全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迅速着跑到旁边的水龙头不停地冲洗着自己的手,恨不得把皮直接搓下来。

    洗着洗着,猛抬头,盯着水龙头上方的墙看了好半天,才用发抖地声音问:“小林,周洋,你们记不记得这儿有面镜子。”

    镜子?我跟莫小林对视了一下,这样一直都是光光的,什么时候有过镜子?这方亮不会是中邪了吧。

    虽然我们都否认这里曾经有过镜子,但是方亮却很确定地说,他昨天半夜肚子饿,跑出来找些吃的,确实在这里看到过一面镜子,很大、很亮。

    莫小林看着一直在胡言乱语的男友,只道是他可能最近是太累了,上前碰了一下方亮的肩膀,想送他会宿舍去。

    没想到方亮像触电了一样,赶紧躲开,一双惊恐的眼神望向莫小林,等确定对方身份后,眼神才逐渐柔和下来。

    他突然一把抱住莫小林,说他见到鬼了,让小林赶紧离开这里,越快越好。那表情、那神态,我敢肯定,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别怕,你还有我呢。”莫小林搂着惊慌失措的方亮匆匆离开。真的就这样把我一个人撂在了这里。

    这次走的更干脆,我虽然也觉得方亮的行为有些怪异,但是也不知道到底放生了什么,别人的事情我是不知道,不过现在我知道的是,我又落单了。

    我有些郁闷地背了背书包,刚转过身要往教室走,突然就感觉后背明显一阵阴风吹过,总觉得有人站着我的身后慢慢向我靠近。

    我不敢回头,由走变快走最后变成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人群中。这才敢扭头看一眼,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呼。”

    我重重地出了一口气,随着人流,走近了教室。

    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上的护身符,虽然养父说它已经失去了保护我的能力,但是我还是习惯性地带着,总是觉得带着比较安心。

    “喂,你们听说没有,隔壁班的方亮,简直就是个魔鬼。”

    我刚坐下拿出书,就听见邻桌有两个女孩在小声嘀咕,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如此近的距离,我是听得清清楚楚。

    她们在讨论方亮。方亮虽然个子不是特别高,但是人长的很是秀气,可以说是我们医学院的超级大帅哥了。被人关注和议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听着听着,我就听出了异样。

    其中一个女孩子异常神秘地说,她今天吃完晚饭,经过食堂后面时,突然听到一声猫的惨叫,心里一惊,就顺着声音找过去,没想到竟然看到方亮用手指将小猫的两只眼睛都给挖出来了,还拿在手里举起来看了看。

    女孩说着说着,抖的声音都变了,她形容方亮当时嘴中含笑,脸部扭曲,样子恐怖之极。别说是她了,就是我们这些听的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是吧,他平时看起来挺斯文的,而且为人特别的客气,怎么可能干这么残忍的事情。”

    另一个女孩听完后,反应也是特别的大。

    这太可怕了,方亮平时是什么样子我心里很清楚,别说是去挖猫的眼睛,就是让她扔个砖头打猫他都未必肯。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生物课,老师要求我们取小鼠的眼球血(就是将小鼠的眼睛充分暴露出来,用镊子夹破眼球,将血滴入试管)。

    我自己觉得这个实验真的是太残忍了,很多人虽然心生不忍,但在当时环境的影响下,都做了,包括我。可在我的印象里,方亮却是怎么也下不去手,感觉他的表情,比他手里小鼠的表情都痛苦。

    让我相信他挖了猫的眼睛,打死我我都不信。

    我听着听着,突然凑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两位美女,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你刚刚说的事情是你亲眼看到的?”

    女孩拍着胸脯保证,说自己说的话绝对实打实的是真的,她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跟我说着话,手不自觉地就顺了顺自己的气。

    我又问了事情发生的具体时间,她告诉我说是大约5点左右。

    回答完后,女孩上下打量着我,冲我呵呵一笑,一拍桌子,让我从实招来,为什么对方亮的事情这么感兴趣,是不是也是追他的其中一员?

    我去,追什么追,人家都有女朋友了好不好,我可不做第三者插足的事情。

    也是!

    两个女孩没再说什么,低头看书,周围又恢复了安静。可是我的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难道,方亮真的撞鬼了?

    还有两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一些小课程已经陆陆续续开始结课。平时完全不学习的我此时不得不用功了,我可不想放假后拿个糟糕的成绩回家见养父。

    刚下完晚自习的我走在回宿舍的幽暗的小路上。

    已经是十二点过后了,路上鲜少能看到人,伴着我的只有“咯噔咯噔”的走路声和身后那一条长长的黑色的影子。

    校园里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路灯,这个时间,也就是能看清前面的路而已。

    经过今天看到方亮的地方,我停住了脚步。按理来讲,那个地方背光,应该比别的地方暗才是,可是看上去却亮了很多。

    好奇心占据了我的全部,我状着胆子都了过去。我惊讶地发现,水龙头上方果然有一面镜子。

    我的心咯噔一下,心里想还是快点离开吧,但是脚步和眼睛似乎已经完全不受我控制了,竟直直地向前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