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笑笑惨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6本章字数:3062字

    我听到叫喊声,赶紧抬头循声望去,看见沈笑笑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到了,身体踉跄着往阳台外歪去,大半个身子几乎就出了阳台。

    “笑笑!”

    我吓坏了,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她的整个身体向后倒去,一只手死抓着电话不放,另一只手不停地在空中乱抓。

    “笑笑!”

    我伸长手臂却只是碰到了她的衣服,她的两只脚不知怎么回事被晾衣架上的绳子缠的紧紧地,不过也就是因为有绳子缠着,人载下去后,并没有马上掉下去。

    我紧紧抓住下滑的绳子,手心瞬间勒出了血印。

    “还有人没睡吗?救命啊!”我冲着阳台外大喊着。

    “你手里还有电话,赶紧打电话,我坚持不了多久。有人吗?救命!救命!”

    我不顾一切地大声叫着。四楼,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人摔下去,不见得会死,但是想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呼救的声音都还没落,凉衣干不知道怎么回事,啪地掉了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沈笑笑翘着的头上。

    这一砸,把原本还清醒的沈笑笑被彻底砸蒙了,身体软了下来,随着绳子的摇摆,脑袋一个劲儿地往墙上磕,白的、红的,瞬间都流了出来。

    都不给任何反应的机会,绳子瞬间断了,没了重力跟我使的力气抗衡,我倒退了几步,扑通坐在了地上,顾不上手被勒出的血迹,我赶紧扒着阳台往下看去。

    一股血腥味弥散在空中。

    三楼的同学为了晾衣服方便,弄了两个竹棍在阳台外,两个削尖的竹竿头,超出阳台30公分左右。好巧不巧,沈笑笑的身体就正好掠过那个竹竿头,半个身子几乎被划开了,血肉外翻,内脏外漏,死相极为恐怖。

    这下,整栋楼沸腾了,整个学校也沸腾了。不出几分钟,警察就赶到了,拉了长长的警戒线,将人群给隔开。

    我站在阳台上,半天都没有从刚才的惊险中回过神,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这样在我的眼前消失了,而且还是跟我朝夕相处的室友。

    居高临下,自然视野比较宽广,在不远处的一颗树旁,我看到,齐岷就站在那里,双手环胸都靠着树,一动不动。从刚一出事到现在,他似乎一直都在,没有任何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似乎感觉到我在看他,他竟然抬起头朝我这个方向望过来。我很想冲下去问个明白,刚刚既然看到了,为什么不帮忙?

    但是警察同志没给我任何离开现场的机会,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目睹了全过程的人,我不但要求去派出所录口供,还要为自己洗脱杀人的嫌疑。

    负责给我录口供的警察叫宋庭,非常年轻,刚参加工作没多久,虽然有些微微发胖,但是一身警服穿在身上还是很有气场的。

    他非常的负责任,事件发生的前前后后都问的仔细到位,并派人到宿舍甚至沈笑笑死亡现场的周围,都去做了取样、检查。

    各种证据都表明,没有人为的迹象在里面。

    折腾了近24个小时,我才被放了出来。听说法医鉴定是意外坠楼身亡,学校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并且赔偿了家属一大笔钱。此事沸沸扬扬闹了很久,才逐渐消停下来。

    宋庭也很同情我卷入这场事件中,把自己也整的这么疲惫。

    我从派出所回到学校后,整个人都憔悴不少,两天没有合眼了,我的身心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很多人见到我都跑过来问我派出所都问了些什么?当时怎么回事等等。但是我一句话也不想回答。

    没看到我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那种痛苦的回忆每说一次我都会难受半天,何必为了满足别人的好奇心而一遍又一遍的伤害自己呢?

    我一个人打了饭,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低头闷声地吃饭。刚吃到一半,就感觉对面有一个人坐了过来。

    现在又不是就餐的高峰期,那么多位置不坐,非要跟我挤?我原本就郁闷,刚想抬起头说话,让对方走开,等看清对方的脸时,竟硬生生地把话给咽了回去。

    坐在我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齐岷。

    “你好。”齐岷主动开了口跟我打招呼。

    笑笑已经死了,以前很想问的话此时也觉得没有问的必要了,警方已经结案,这件事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人们淡忘。

    “有事?”我面无表情地继续低着头吃饭。

    我没有提笑笑,没想到,齐岷反倒先提了起来,他说沈笑笑的死,他没能帮得上忙,非常的抱歉。

    “意外坠楼身亡,跟你也没关系,即便是你当时就在楼下,也没法救。”我说话有些有气无力,整个人的状态都极其不佳。

    没想到齐岷竟然对我说,他想救我!

    他这话什么意思?越来越让我摸不着头脑。

    “我好好的,你救什么?”

    他也不生气,冲我微微一笑,说我没必要瞒着他,当让,两人不熟,不相信他,这也正常。但是他却一再警告我,让我千万别睡觉。

    “你都知道些什么?”我没有应他的话,而是急切地追问着,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之前还希望沈笑笑能带我去找高人破解一下,如今她死了,我这心里更是一点儿底都没有,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记住我的话,别睡就行了。”齐岷没再多说什么,冲我微微一笑就离开了。

    齐岷最终还是没有跟我说我想听的话,不让我睡觉?一晚上不睡觉我还能扛得住,天天不睡,是个人都受不了,我又不是仙不是怪。

    折腾了这么久,我很困,很累,但是却不愿意回宿舍,那里的回忆让我惊恐。我随便找了个教室,趴在桌子上想歇会儿,可是不知怎地,整个人就没了意识。

    跟以前睡下时一样,同样游荡在外面,来到同样的巷子,等待着从那里经过的人。

    “大哥,你的眼睛真漂亮。”我拦下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依旧用同样的语调搭着话。

    “小姑娘,晚上不睡觉一个人跑出来,是很危险的事情。”那位中年人看拦路的是个女孩,刚开始一惊,先愣了一下,后来竟笑着朝我走过来。

    他还真是第一个主动向我靠近的人,难道我的样子变好看了?他走近我,主动问我这大半夜的一个人还不害怕,据说这里经常发生命案,让我一定要当心。

    我僵硬地点点头,在他走到我面前时,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抬起,直戳向他的眼睛。完了,我又害人了吗?我大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离那双眼睛越来越近。

    “啊!”惨叫声非常的大,中年人我着被挖的双眼,血顺着手指缝流到地上。他最里发出阵阵呻吟声和叫喊声,可是没一会儿,人就倒在了血泊中。

    血,又是血红四溅的场景,刚刚还跟我说话的人已经断了气,虽然他有些猥琐,但是毕竟是一个生命。

    我害了他?望着被攥在手里血淋淋的眼珠,我真的是想把那恶心的东西给甩出去。

    但是我却把它攥得紧紧的,脸上露出了我熟悉但是却很恐怖的笑容。

    突然,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离我很近很近。

    “快,人在哪儿,抓住她。”这个声音很熟悉,倒是有点儿像宋庭的声音。

    我杀了人?不,人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我都开始佩服自己了,不但没有躲闪的意思,反倒还慢慢向巷子外走去。

    我去,去送死啊,杀人可是要偿命的!我猜想这个地方已经发生过两起命案了,肯定是警察已经在周围设下了埋伏。可是,梦里不是应该无所不能吗? 那我为什么飞不起来也跑不了呢?

    正在我惊慌失措的时候,身后突然有只手拉了我一把,我一个踉跄,都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掉进了黑洞之中。

    我突然一下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还是在教室里,趴在同样的位置。晃晃脑袋,完全清醒后,赶紧伸出手,前前后后地翻着,还好,并没有任何的血迹,也没看到恶心的眼珠。

    “别看了,都清理干净了,怎么会有血呢?”

    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一看,齐岷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旁边,悠哉地欣赏着自己新买的一双球鞋,还拿起一只放在我眼前晃了晃,一个劲儿地问我好看吗?

    谁有功夫看你的鞋!我很着急地问他刚刚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清理干净了?

    “先回答我,好看吗?”齐岷似乎一点儿都不着急不着慌,可是,大哥,你也要照顾一下我的情绪不是?

    “好看。”我想也不想地就回答了。

    没想到我的回答另他大大的不满意,声音立刻低沉了下来,说什么我看都没看就说好看,明显是在敷衍他,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喜欢骗人。

    擦!您是琼瑶版的人物吗?

    我调理了一下情绪,把脸转过去,看了鞋一眼,很认真地告诉他“好看。”

    “算了,反正你回答我也是敷衍我。”齐岷泱泱地说,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