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捉鬼降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6本章字数:3066字

    我说大哥,你看我这幅鬼样,我哪里有心思看你的鞋,你找别人看吧。还有,什么叫清理干净了?你都知道什么?,一连串的话想也不想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美女,好歹也是我刚刚救了你,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一点儿吗?”齐岷听了我这一番话,不但不告诉我答案,反而说的倒成了我的不对了。

    救我?我又一次震惊。

    他用力地点点头,表示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我刚刚早就已经被警察带回警察局了。

    我一听这话,知道他并没有骗我,他果然是知道什么,赶紧像见到了救星似的急切地追问,问他都知道什么?问他我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还有……

    “停!你的问题可真多。”齐岷似乎一点儿都不着急,我不知道他是不理解我的心情还是觉得事情一点儿都不严重,将球鞋又一次晃到了我的面前:“好看吗?”

    我真的是无语了,冲他挤出一个微笑:“好看,你长的那么帅,穿什么都好看。要对自己有信心。”

    “这的?”这话他似乎特别受用,脸上立刻有了笑容。

    我很认真地点点头。

    “你如果知道这是用人的皮和筋做的,还会觉得它好看吗?”

    这话从齐岷嘴里说出来,就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毫无波澜起伏。

    “你到底是谁?都知道什么?”我承认我的心里素质是真没有他好,此时的我,已经坐不住了,他的每一次靠近,我都紧张得想要跑掉。

    “我是老天爷派来帮你的。”

    “你?”我将身子向后仰着,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头发乌黑柔顺,浓眉大眼,一件普通的T恤衫和短裤不知为何,穿在他身上就那么的养眼。露在外面的胳膊和腿上一点儿赘肉都没有。

    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他的皮肤真的很好。这大夏天,蚊子叮的我身上好几个包,你看看人家,露出的皮肤一点儿瑕疵都没有,连蚊子都不留下印记,怎么能不让人嫉妒?

    老天派来帮我,你以为自己是耶稣基督啊,说的好听。

    齐岷看我完全不相信他,将眉毛挑了挑,说我太后知后觉了,都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竟然还没感觉到是鬼上了我的身。

    我知道最近自己不正常,可是问题是他怎么知道的?我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还是戒备心极强的,很显然,他也不是一般的人。

    他看这我那幅猜疑的表情,告诉我,这个学校的位置很特别,正好处在阴阳交界之地,因此阴气特别重。很早以前还没建这座学校的时候,这里可是一个乱葬岗,当时建校打地基的时候,挖出很对很多尸骨,也怪当时处理的人比较草率,没有将那些尸骨妥善安置,以至于这个学校长期处于极重的怨气之中。

    他一说,我更是奇怪了,这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齐岷微微一笑,那如弯月一样的眼睛看着真让人觉得舒服:“我是符录派的传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五十六亿年为一个量劫,届时,天地生灭;四亿八千万个量劫为无量量劫,届时,天地重归混沌。”

    “混沌?”

    “对,混沌。世界最初模糊一团,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才将混沌打散,但是混沌并没有消失,无量量劫后,天地重归混沌。而现在,离这个量劫已经非常的近了。不安分的因素在逐渐滋生,我是奉了师父的之命,来到这里的。”

    “符录派?”原谅我对道教没有什么研究,我听齐岷说话,就像听天书一样。

    “这你都不知道!”齐岷显然一副很鄙视我的样子,嗞嗞地撇了一下嘴:“其实符录派也分很多的,就是驱鬼、降妖、救人,总之我们练的是天人相通,很厉害就对了。”

    齐岷显然没有太多心思跟我过详细的介绍他的宗派,好吧,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对牛弹琴的事情恐怕谁都不愿意干。

    我突然想到了笑笑,很认真地问他,笑笑的死跟他刚才说的这个到底有没有关系?

    他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最后说有关系是有关系,但是她的事情跟我的这事不是一码事。

    最后还将我嘲讽一把,说我的心可真够宽的,现在自己都快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管其他人的事情?

    “你挖了三双啊眼睛,刚刚如果不是我及时过来帮你,恐怕你真的要玩儿完了。”

    齐岷说着话就把右手的两个手指朝我眼睛戳去。

    我吓的赶紧往后仰,他手停了下来,噗嗤一声笑了。

    我知道他在跟我开玩笑,打掉他的手,让他别闹了,虽是个玩笑,但是我却一点儿都乐不起来,太多的事情压在心头,让我连气都喘不过来,我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双手也会沾满血腥。

    我不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感觉跟做梦一样,我望着自己的手发呆。

    齐岷告诉我,那不是梦,有一个恶灵,生前被人挖了眼睛,死后,一直在寻找一双适合自己的眼睛。不是有个叫方亮的人疯了吗?他就是被上身了,只不过定力不够,鬼走了以后他无法接受自己做过的一切,就疯了。

    说后来鬼看到了我,觉得我的身体比方亮更适合他。那些被挖眼睛的人死的凄惨,但是警察却至今没有找到凶手,就是因为作案的时候鬼需要保护自己的宿主,是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的,除非,不小心被其他人现场看到。两桩命案后,警方加派了人手,刚刚就差一点,否则我肯定被警察逮个正着了。

    “齐岷,你不是说你是什么什么派的传人吗?快点帮我驱鬼啊,不然我连觉都没法睡。”我一想起那血腥的场面就浑身不自在。

    齐岷轻哼一声,说他来就是帮我解决这个事情的,降鬼就是他的天职,不然他才懒得搭理我呢。还说我 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想打歪主意都难,所以让我把心放在肚子里。

    说什么呢!我有那么差吗?

    被他说成这样,我是老大的不服气了,虽说我没什么倾城之貌吧,但是自认为长的还算可以。

    “还有,你这么凶,一点儿都不温柔,哪个男的敢要你。”齐岷又补充说。

    “……”我不得不承认,他真是个牙尖嘴利的人,我甘拜下风。

    他说着话,就拉着我跑到了教室外面,让我配合他,趁着晚上阴气盛,让我用刀割破自己的皮肤,将血滴在地上。

    这个天气,外面依旧闷热,但是我却总感觉有阴冷的风时不时吹过,难道鬼上身就是这个感觉?

    齐岷脸色凝重地递给我一把匕首,并嘱咐我,让我不要胡思乱想了,集中意念,用这把匕首在手臂五角星的位置划一道口子,让血滴下来,它会指引我们找到那鬼的葬身之所。

    “我手臂上有五角星这你都知道?”

    “仙家自有妙术,别废话,顺着你五角星的线划一刀,快点,耽误了时辰可别怪我救不了你。”

    我立刻闭嘴不再多说什么,依言而做。

    说起我手臂上的这个五角星也有些奇怪,说是胎记吧,它竟然中间还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有五条线,而且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清晰。可是不是胎记吧,却从我一出生就存在。

    匕首很小巧,做工极为精细。上面似乎有图案,但是现在光线有些昏暗,我也没有再仔细去看。

    忍住疼痛,用刀尖选了一条线划了下去。

    划过之处,血慢慢地冒了出来。其实我划的并不是很深,因为那个五角星不大,我怕我划的太多,把图给毁了。

    一般皮肤划破,都会动用自身血小板及凝血系统来止血,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伤口就会慢慢凝固。但是这次,却大大的不一样,只是一个很小的口子,血却越滴越多,丝毫就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齐岷收起匕首,拽着我的胳膊指向南方。血一滴一滴地滴在地上,瞬间化成一条红色的细线,一直向前延伸。

    “顺着这条线走。”

    血线在黑暗中显得异常的亮,还泛着微弱的光。我们跟着它,拐了好几道弯,走了很久很久,手腕上什么时候不流血了我都不知道。

    必须在天亮前赶到,齐岷拽着我的胳膊,脚下的步子越走越快。我真的是有点儿佩服他了,体力真好,竟然呼吸平稳,连一点儿累的感觉都没有,可是我已经累的喘气都不均匀了。

    越走,眼前的景象似乎越熟,好想在哪里见过,我来过吗?

    “你梦里来过。”

    齐岷突然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

    真是高人,我立刻对他肃然起敬,怎么连我想什么你都知道?读心术也是他必修的科目吗?

    “不是,只是你的血流在外面,所以我能感应到你的想法。”齐岷从出了教室就始终是一脸严肃,跟在教室里判若两人。

    “到了。”红线至于前方巷子内的墙根处,而这个巷子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身为午夜挖眼狂魔的我出没的地方。

    齐岷指指墙根,所尸骨应该就埋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