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突然关闭的店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6本章字数:3082字

    “老板,我是看到我朋友在您这儿买了一只熊,她说是仿照真人做的,我看那样子特别的传神,咱们店里还有吗?”

    “啊?”店家一脸的差异,让我确定一下朋友是不是真的在这店里买的?

    我确定地点点头。

    “可是,我从没卖过你说的那款熊啊,咱家店里的熊都在这里了。”店家指指屋内陈列的熊,有些抱歉地说:“不如你再问问,实在不行让她把熊抱过来我帮你看看。”

    “这样啊……”我心里有些疑惑,但更有些失落。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娃娃这么感兴趣,结果人家竟然说没有。

    没有就算了,我再找找看。

    我随意看了看,就泱泱地走出小店,竟发现齐岷站在门口,倚靠着一棵树,手里叼了一根还在燃烧的烟,就连过往的路人,都忍不住要多看他两眼。

    他见我走了出来,掐灭烟冲我打了个招呼。

    他不是回宿舍了吗?

    我看到他出现在这里,有些意外。

    “我怕某些人背地里说我不讲义气。”齐岷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怎么?不说嚷嚷着非要来,没买件你喜欢的?”

    我摇摇头,说店家说我想要的那个熊不是他们家卖的。

    “没买就没买吧,还省钱了,我以后吃饭可是要跟你混的,你把钱都用来买娃娃了,那我吃什么?”齐岷说得相当认真,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就好像我真欠了他很多的东西一样。

    哎!对于齐岷蹭饭这个举动,我是默许了。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虽然没这么严重,但是他好歹教了我不少东西,就当我是交学费吧。

    上着无聊的医学免疫学,原本这课就比较抽象,而且不好理解,偏巧还赶上老师说的普通话还带着浓浓的乡音,说一句话几乎半句听不懂,这课,得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听下去。

    我不知道其他同学是什么感受,反正我就等着最后老师划重点了。

    闲来无事,随手掏出手机翻看着新闻,突然又有一则被挖眼的新闻跳了出来,这次竟然是个男孩子,死在自己家的浴池里。

    据新闻上介绍:男孩十二岁,生前最好看的就是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事发当晚,他上晚自习回家很晚,一到家就说身上脏,非要洗澡。

    家人没办法,就给他烧水洗澡,可是孩子进去整整一个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家人觉得奇怪,推门进去,却发现男孩赤裸着倒在浴缸里,脸上全都是血,原本漂亮的眼睛此时就剩下了两个血色的窟窿。还一直有新鲜的血液从窟窿里流出来,将池子里的水及地面都染成了血红色。

    家人大惊失色,姐姐当场就吓得晕了过去,爸妈立刻上前查看,男孩儿早已经没了气,可能是泡在水里,身体还是温热的。

    真是一宗悬疑的密室杀人案,新闻只说已经立案,警察在进一步调查。

    我看的心里一跳一跳的,一张张照片清楚地摆在眼前,与以前极其出奇的相似。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教室,只有老师陶醉在他的课件中,大部分人已经趴下睡着了。

    “齐岷,又有挖眼的事情发生了。”我想了想,还是给齐岷发了个短信。

    “你不是说这个学校的位置特殊才会有鬼的吗?那怎么其他地方也会发生鬼挖眼睛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是鬼干的?”

    这句话真把我给问住了,猜测,我完全是猜测。不知是什么原因,反正我的直觉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大半夜的,密封的浴室中还能有其他人进去不成?

    “不知道。”我在编辑框里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只发出了这三个字。

    齐岷没有再回复我,可能他正在忙,也可能他觉得我太一惊一乍了。整整一天,我都没联系上他,其实以前觉得一个人也没什么,这些天,习惯了他在旁边叽叽喳喳,一下子落了单,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咦?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你家齐岷呢?”吃饭时,我同学刘荣芝好奇地问。

    什么我家,我们俩没关系!我反驳,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很无力。

    刘荣芝边说便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很神秘地告诉我说刚刚她看见齐岷进了酷巴熊专卖店,问我齐岷是不是偷偷去买礼物了?

    “阿?怎么可能!”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在打鼓,店家说没有这熊,会不会跟齐岷有关系?

    该不会真让刘荣芝说对了吧,可是,他为什么要送我?我没再说什么,低头往自己嘴里扒拉着饭,脸上竟感觉微微有些发烫。

    直到晚上,我依然没有齐岷的消息,上晚自习的路上,我顺道去了趟酷吧熊专卖店,为什么去,要证明什么,可能我自己都想不清楚,但是让我这样坐在自习教室里去看书,我是无论如何都会心猿意马的。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家酷吧熊专卖店竟然黑着灯,大门紧锁,透着路灯,看到玻璃门上贴着一张转让店面的公告。

    转让?生意这么好,怎么就转让了?具刘荣芝所说,齐岷下午还来这里,说明这里还是开着门的。我上前拽了拽沉沉的铁锁链,冰凉的感觉从手心传入体内。

    顺着玻璃窗望向里面,正好对上正对门口的一双乌黑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路灯的光投在娃娃身上,小熊的脸明暗交替,眼光变的异常阴森。

    我赶紧后退了两步,将视线移开,掉头要往学校里面走,右边的树旁,却发现一个似人一样的黑影飘飘荡荡,由于树的暗影遮着,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我身上直出冷汗,四下又没什么人,我扭头,以最快的速度往学校冲去,心里只有一个意念,找个人堆儿扎进去,才会有安全感。

    可是越跑的快,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的越紧,我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离我越来越近。

    齐岷教的灵符我还没完全练好,我手不自觉地就摸上了胸前的那个护身符。还真是等我成年了就不管用了,好歹被你硌了那么就,你倒是救救我啊。

    突然,一只手毫无征兆地从我身后搭上我的肩膀,我“啊!”的一声,赶紧挣扎开,撒腿就要往前走。

    “你怎么了,才一天不见,不认识我了?”齐岷看我睁开他的手,又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有些急躁的我拉向自己。

    我一听是齐岷的声音,原本反抗的手渐渐安静下来,才敢慢慢扭转头,一看,真是齐岷,立刻松了口气,责怪他消失一天,却站在这里吓人。

    “我怎么不知道你胆子这么小?”齐岷似乎心情特别的好:“一天没看见我,有没有想我?”

    见你的鬼去吧,没你我不知道有多清净呢!我扭转头不再理他,自己往自习教室走去,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心里踏实了不少。

    “你怎么知道我去见鬼了?不会一天你都跟踪我吧。”齐岷见我往前走,赶紧快步跟上。

    太没天理了,怎么把去见鬼说的跟去约会似的。

    “见鬼?”我猛然转过喂儿来,赶紧问哪里有鬼?

    “我可是拜过祖师爷的,首要任务当然是捉鬼降妖了。你没发现吗?你身边到处都是鬼,他们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用血淋淋的眼睛盯着你。”

    我没被他的话吓得,倒是被他那故作阴森的表情吓得了!

    后退两步白了他一眼,就知道吓唬人!天天不务正业学习成绩还那么好!我嘴里小声地嘀咕着,这还有没有天理?

    齐岷不服气,反驳说捉鬼降妖就是他的正业!

    “对了,刚刚你那么紧张,以为后面是鬼吧,怎么不用我教你的降鬼符咒?”

    “我……还没学会,一着急总是把咒语念不全。”刚刚确实是想用来着,但是咒语念到一半,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下句是什么了。

    “你还真是不让人放心。”齐岷用手摸摸我的脑袋,我下意识地往旁边偏了偏,怎么感觉这个动作像是在摸猫摸狗一样。

    “对了,听说你下午来这家酷吧熊的店了,怎么,你也要买熊送人吗?”我尽量装作是不经意地问出来,其实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家让他嗤之以鼻的玩具店。

    齐岷无所谓地摇摇头,说只是随便逛逛,送人也得有相好的对象不是,现在自己这样,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买了送谁?

    我想想也是,但是他就算这么说,我也始终猜不透,一个大帅哥,真的就没什么花边新闻吗?

    “那你下午来的时候这老板有说要转让店面吗?”

    转让店面?齐岷摊开双手,依旧摇头。

    好奇怪,一般转让店面,不都要来一次清仓甩卖或者特价优惠什么的,把自己的尾货卖出去才对。可是这家不但没有卖,就连货物也原封不动地放在里面。这是什么意思?全部留给新的店主吗?

    从那以后,我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浏览新闻。我特意留意了一下这几年杀人刑事案件,被挖眼的似乎并不少,从大人到小孩,但一般年轻人较多,而且死亡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半夜,只是地点悬殊太大,山里、路边、胡同,甚至家里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