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绑架者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24字

    宋庭说完,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就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门口,留下还没回过神的我。什么叫最近的案件跟我有缘分?多隐晦的说法,没说我直接参与是不是就算是嘴下留情了?

    我有些郁闷地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完全没了刚刚惬意的心情,匆匆结了账就走出了咖啡馆。

    将宋庭的手机号输入自己的手机中以备万一。齐岷说我现在本身越来越大了,竟然找了个警察来做靠山,看以后谁敢欺负你,不听话的,统统拉过去坐牢。

    我看着他那一脸坏笑,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在幸灾乐祸。拉去坐牢,第一个就拉你!

    跟齐岷在食堂分手后,我正在犹豫是去上自习还是回宿舍偷个懒,晚上再奋斗,就感觉背后有人在向我慢慢靠近,还没等我回头确认是谁,一把冰冷的匕首就抵在了我的腰间。

    “不许动,再动我就捅死你。”

    我觉得这个声音有点儿熟悉,可有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我自认为并没有跟什么人结过什么仇,谁会劫持我?

    我没敢乱动,依照他的指使上了他的车。

    等到刚一车上,他就将匕首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手有些微微发抖,吩咐司机赶紧开车,并威胁我敢耍花招就要了我的命。

    看这架势就是个初犯,这让我心中跟困惑了。

    我将头稍稍歪了一下,这才看清楚那个劫持我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原来是那家酷巴熊店的老板!一个拥有清秀脸庞和长头发的男人,这么有特色,只见一面我就记的清清楚楚。

    “你不是那家酷巴熊店的老板吗?为什么要劫持我?”我更是郁闷了,跟他好无瓜葛,唯一一次接触就是去他的店里逛了一圈,这被劫持的好冤枉啊。

    “你还问为什么?我都打听清楚了,就是你向那个宋庭告发的我们店,害的他开始一直查一直查,现在我们店关了不说,还到处躲,你们学校俩人又不是我们杀的,干嘛非查我们?”

    那老板一肚子的怨言,一路上叨叨个不停,他越说我越纳闷,不是你杀的人你躲个什么劲儿,还劫持我?本来没犯法这下也有罪了。

    “清者自清,你怕他查什么?”

    那老板听了我的话,竟出乎我的意料安静了下来,眼中的悲伤一闪而过,再看向我时,眼中又露出了凶狠之相,说我再多嘴就直接给我扔出去。说时候,那眼神,跟他的那张脸还真是不般配。

    高速路啊,直接扔出去想不死都难,我乖乖地闭上了嘴,一句话都不说了。

    车大约开了一个多小时,在郊区的一个小木屋前停了下来。

    真够隐蔽的,本来这里人就少,还七拐八拐地走了十几个弯,看来,他们确实是在逃难。

    一个身材强壮的汉子从屋子里面走出来,见我们下了车,他直接走到那个老板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个男人相拥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看他们那亲密的样子,我的嘴都要张成“o”字形了,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心情想别的事情。我可是在被人绑架的过程中啊。

    那个汉子见我那种表情盯着他们看,放开怀中的人,缓缓朝我走了过来。

    完了完了,这下可完了,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这荒郊野外的,真的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看他渐渐靠近,我的脚步也慢慢往后挪,脑中在不停地猜测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没想到那个大汉并没有为难我,他啪地打开打火机,点燃手中的烟,很潇洒地吐着烟圈,隔着烟雾,望向对面的我。

    “你瞧不起我们?”

    我一听这话,赶忙摆手。身为阶下囚的我,能有什么想法?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离开这里,我就阿弥陀佛了。

    “那你刚才是什么眼神?我跟他就是连家人都反对,所有才跑了出来,开了家玩具熊店谋生,竟被你给毁了。”

    他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儿踩了踩,完全不给我任何说话的机会,一个跨步上前逼问道:

    “你跟宋庭很熟?听说你们约在咖啡馆见面?”

    我嘴角一抽,赶紧解释说我们不熟,就是以前我也进过局子,他认得我,正好碰见了,就问了我一些我们学校的情况。

    “进局子?看不出你也是犯过事的人?”那个汉子上下打量着我,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是啊,涉嫌杀人,你说我这个柔柔弱弱的样子哪里能杀人?哪儿像个杀人犯?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二话不说就给我弄进去了,关了几天,又说证据不足给放出来了。大哥,你那么神通广大,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

    大汉回头看看那个老板,发现他频繁点头,才对我露出了笑脸,拍拍我的肩膀说:“原来大家同病相怜啊,叫我龙哥吧,这些警察,都特吗什么玩意儿,就会冤枉人。”

    我不知道那个老板点头是什么意思。是说我真进过局子?还是肯定我刚刚的话都是真的?

    进过警察局不假,可是却不是被冤枉成杀人,这样半真半假的套近乎,没想到还真把他们给稳住了,接下来我只要拖延时间就可以了。

    “对不起,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才给你们惹麻烦的。我真的是无心的,他问我娃娃哪里买的,我就照实说了。”我低着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恨不得要挤出两滴眼泪出来。

    这次对方倒是好说话了,直说没事没事,其实跟我的关系也不大,那帮警察孙子拿着国家的俸禄都不干好事,跟我们这些毫无根据的老百姓过不去,有本事去找上面的人啊。

    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可以听得出来,他们对警察极其排斥,而且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们不是一点儿事没有,是有事,只不过跟那命案好像牵扯也不大。

    “来来,进屋说,看你小小年纪,不一般啊。”

    哈,这是同病相怜的结果吗?立马把我当成了自己人,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点点头,顺着他们的意,跟着一起进了屋子。

    屋里的摆设很简单,就跟仓库一样,里面除了几张凳子和一张床,几乎堆的全是玩具的雏形,只不过是没有细加工,还不能拿出去卖。

    那是什么?在一个架子上,放着一个盘子,里面似乎放了什么本宝贵的东西。

    我好奇地想走过去看看,可是龙哥却一把拦住了我,问我是不是真的想看?如果真的想看,他可以放我过去。

    我点点头,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既然答应放我过去干嘛还要拦我?

    龙哥见我点头,慢慢放下拦在我面前的胳膊,让我过去。可是越这样,我反倒没有先前那么胆大了,总觉得其中有什么猫腻。

    好奇地走到架子前,向盘子里望去。

    盘子里有半盘水,里面放着一堆黑黑的类似于玻璃球之类的东西。可仔细一看,我的腿差点儿软了,我是学医的,在学校的展览室也见得不少,那分明就是人的眼睛。

    整整一盘人的眼睛!

    心里七上八下地打着鼓,难怪刚刚他问我是不是真的要过去看,我觉得我不但是闯祸了,而且上了贼船了。发现了别人的秘密,我可怎么脱身啊!

    突然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我一个哆嗦,猛然回头,却正对上了一个黑黑的抢洞。

    龙哥手拿一把手枪正对上我额头:“要么,跟我们一起,要么,死!”

    “你……能不能先把抢放下,万一走火了,我想跟你们一起都不行了。”我头不敢扭,连动也不敢动,说话也僵硬了不少。

    再也淡定不了了,生平第一次被人用枪指着,我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有一种生命到了尽头的感觉。

    那个汉子听了我的话,犹豫了一下,缓缓将抢收了起来,他似乎也并不想真的要我的命,靠在旁边,又点上一根烟。

    “东西你也看到了,给个话吧。”

    我望望他,又望望身后那一盘眼珠子,咽了口唾沫,进来让自己放轻松,再放轻松。

    “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才被警方抓捕的吗?”

    “是啊。”龙哥边说边吐着烟:“特吗多大的事,不就是几个眼珠子吗?我又没从活人脸上扣下了,那些也都是我自己费半天劲儿从别人那里弄过了的,不就是想挣个钱吗?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们条生路?”

    话虽这么说,可是犯法的事情毕竟不是正道。

    我正犹豫要怎么说,可是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见刚刚开车的那个司机跌跌撞撞地推门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大哥,不好了,外面被警察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们……我们怎么办?”

    “什么!”大汉一听,将手中的烟使劲儿扔在地上,侧身站在窗前向外望去。那个长头发的老板也站了过来,神情紧张地双手抓住龙哥的胳膊。

    果然,外面排了一排的警车,带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