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消失的医生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63字

    小丫手里抱着的那个娃娃,眼睛我再熟悉不过了,那种可以赋予娃娃生命的灵气绝对不是一般的黑色塑料纽扣能做到的。

    虽然说眼睛的问题已经解决,可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跟小晴和苏瑶的死有关系,确切地说是警方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证据。

    我从看了那个娃娃后,心里始终不踏实,不说吧,总是怕万一发生什么心里过意不去,说吧,又不知道怎么去说,说轻了没用,说重了不但吓人,而且还有造谣的嫌疑,回头好事没做成,倒是先把老师给得罪了。

    还是算了,先等等吧,生物化学一星期上一次,我想着等到再上课的时候,见到孙老师问问情况,但愿是我多心了。如果小丫好好的,我干嘛还去吓人家。

    可是没想到,我错过了今天,以后真的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从那天见到孙老师和小丫后,就没有了她们的消息,再上老师的课时,却发现进来的竟然是代课老师,她一进门就解释说小丫生了很严重的病,孙老师带着小丫去看病了,所以这节课由她来讲。

    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心里的急躁是一阵高过一阵,老师讲的什么我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双眼紧紧地盯着表,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当天中午,我就在食堂门口把齐岷给截了下来。央求他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小丫。

    齐岷很郁闷地瞅着我,他指指自己已经瘪下去的肚子,说干什么事也总要先填饱肚子才行,饿着肚子,人没找到,自己先低血糖了,你们做大夫的都这么没有人性吗?

    我委屈地撇撇嘴,轻轻放开了他。

    我承认,自己确实什么本事都没有。不仅如此,还特别爱管闲事,到头来竟都是在给别人找麻烦。

    遇事,我就先想到齐岷,可是,他为什么要帮我?人家也没有理由总是助人为乐啊?

    不对,他不就是那什么什么派的吗?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捉鬼驱魔的吗?不是说这是他的正业吗?如今我帮他找鬼,他应该感谢我才对。想到这一层,我又理直气壮地黏了上去。

    齐岷似乎也觉得事有蹊跷,这次,他没再像前面一样推三阻四。说让我安心,他摆阵,三天后就能找到他们的下落。

    哇!什么阵法这么厉害,比GPS定位还准吗?

    没见识!

    这是齐岷对我的最直接也是最多的评价。

    齐岷果然说到做到,三天后,他胸有成竹地告诉我,他已经知道他们在哪儿了,带着我连坐车带走路,一路直奔而去。

    “什么阵法这么厉害?能教我吗?”我突然变得好学起来。

    “你现在道行太浅,灵力不够,回头学了,很容易被反噬的。等你到了一定级别,自然就会了。”不知道他是说真的还是敷衍我,总之一句话,就是这么高深的东西不是我能学的。

    太打击人了,我也不再说话了,默默地跟在齐岷的身后,穿过一道又一道的胡同。

    周围的环境变的越来越阴暗,不知道为啥,明明在同一个城市,怎么感觉这里的温度比外面低了很多度,刚刚走的还有点儿出汗,现在别说汗了,不起鸡皮疙瘩就不错了。

    “什么鬼地方?孙老师来这里干吗?”我边走边小声嘟囔。

    齐岷斜眼看了我一眼,说这次我终于是说对了,确实是鬼呆的地方,所以阴气才会这么重。

    鬼呆的地方?那孙老师带着小丫来这里干嘛?

    “有病乱投医你听说过吗?”齐岷说我们这群学医的,别看平时给人说话看病有模有样的,但是一遇到自己亲人身上,就完全失去了该有的理性和淡定,归根结底,还是在在乎了所有才会方寸大乱。

    “你好像很了解医生啊。”我扭头看着一脸严肃的齐岷,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不是了解医生,这只是一种人性,太在意的东西往往就会顾虑很多,做决定也会犹豫不决,因此才会给别人钻了空子。”

    鬼呆的地方……越想越觉得阴森,我赶紧加快脚步追上齐岷,人说眼观六路,我发现我现在已经是眼观八路了,脑袋前后左右地转,寻找着自认为不一样的地方。

    走过一条阴暗狭窄的胡同,前面反倒豁然开朗了,一个很大的医馆出现在眼前。一看就知道是家私人的诊所,不过建筑看上去倒是很新,给人一种干净舒适的感觉。

    但是我奇怪的是,医馆开在这么医馆隐蔽的地方,也真是可以的,一路上我都没见到什么人,真能挣到钱吗?

    人不可貌相,医馆不可貌样,结果走近院中一看,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院子里到处都是人,有坐着的、站着的,蹲着的,个个都看着诊室上面的红色叫号屏,等着自己的号出现。

    我在这人堆儿里,一眼就瞅见了孙老师和小丫,她们就坐在一个角落里,也不知道病是看了还是没看,总之神情有些木然。

    我总算是找到了她们,刚要上前想去问问情况,就被齐岷一把给拽住了。

    “你抓我干什么?”

    我不解地看着齐岷,他神情严肃,指尖在身侧早已经暗暗灌注了灵力。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我们面前瞬间出现了三道蓝色的灵符。

    “为什么你的灵符是蓝色的?我的是黄的?”我看着眼前的灵符,蓝色的似乎比黄色的好看些,不行,我也想要蓝色的。

    这种弱智问题问出了果然是毫无悬念地又被齐岷一通鄙视,他说灵符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按道行的深浅分黄、蓝、紫三种颜色,我现在这点儿本事,也就只能使用黄色的,而且威力还不大。

    “你请灵符要干吗?”我更是不解,这满屋子的人,他到底要干什么?

    齐岷的眼光变得异常的凌厉,他竟然告诉我,这个院子里除了小丫以外,没有活人,我如果现在踏进这个院中,必定是死路一条,被啃的连渣都不剩。

    全是鬼?我仔细观察这院中姿势各异的病人,确实,他们的动作、表情僵硬,最有意思的是,院中站的满面的,缺是鸦雀无声,根本没有一个说话的。

    “那小丫为什么没事?”我看着在墙角缩成一团,依偎在妈妈怀里的小丫,怎么也不敢相信齐岷说的话,但是我知道,他从不开这种玩笑。

    “不知道,也许是你老师死了护着她,也许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老师护着她?怎么可能护得过来,我望着神情呆滞的孙老师,竟有一点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滑落了下来,原来生和死,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我的眼泪刚落下,突然,院子里所有的人,不,是鬼,都齐刷刷地看向我,我这次能看仔细,他们的眼白几乎占据了整个眼角,个个似嗅到了什么美味,竟还有的迈步向我走了过来。

    “看我收了他们。”

    齐岷默念咒语,三道灵符瞬间升到空中,在空中不停地转动,发出强光。

    屋中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不出一分钟,整个院落就变的空空荡荡,只剩下小丫一个人,怀里抱着娃娃,无辜地站在角落,扭头看向刚刚踏进院落的我。

    “还我妈妈,你还我妈妈。”小丫见到我,再也不似以前那样甜甜地喊我一声姐姐,而是又踢又踹,宛若见到仇人似的,就差上来咬我两口了。

    小孩子的力气不到,打在身上也不疼,但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心里一阵难受。怎么才几天没见,她好像憔悴了很多,嘴唇爆皮,原本圆润的小脸也变的皱皱巴巴的。

    小丫根本不让我靠近她,靠在离我不远的树干上哇哇大哭。

    齐岷拽拽我的衣角,让我把注意力从小丫身上移开,转向我们正前方。

    我这才注意到,在诊室门口,站在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大夫,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们。

    他看我们看向他,就缓缓摘下了带在脸上的口罩,没有过多的表情,但是看这架势,好像也没打算轻易放我们离开。

    我越看越觉得这个大夫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在报纸上,就是死者男朋友杀害的那个大夫。”齐岷突然冒出一句话,他就像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一样,一下子就说出了我想要的答案。

    对,就是他。不是死了吗?难道他也是鬼?

    “我不是鬼。”他终于说话了。

    我去,你们都会读心术吗?怎么我心里想什么你们都知道?还有没有点儿隐私可言了?

    齐岷将我往他的身后拉了拉,说这个人不好对付,让我千万要小心,别着了他的道。

    那个大夫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说当初制造被杀的假象,就是为了好脱身,这满院的鬼魂是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就这样被我们给打散了,怎么着也得让我们留下些什么东西。

    留下东西?什么东西?胳膊?腿?还是脑袋?

    “我不要别的,就要你们的命!”

    那大夫说着,宛如一阵黑色的旋风一样,向我们席卷过来。

    “就凭你?”齐岷让我站在他的身后,双手结界,跟那人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