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被抛弃后惨遇水怪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79字

    “不要过去。”我拽住半个身子已经没入水里的小丫,使劲儿把她往岸上拉。

    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我怎么拽也拽不动,反倒让她拖着我往水里走。

    “你快放手,不然连你也会没命的。”齐岷见怎么拽我也没反应,赶紧将我的手打开,就在我手离开小丫身体的瞬间,小丫抱着她心爱的娃娃沉下了水面。

    “你干什么!你不救她还不让我救!”

    我怎么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而坐视不理,即便是最后依旧逃脱不了噩运,至少,我也要做些什么才好。

    我使劲儿地甩开齐岷,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伸出手就要去托下沉的小丫,手刚碰到人,突然感觉一个黑影由远及近地到了我的面前。真的是瞬间移动,比鱼游的都快。

    我以为她是奔着小丫来的,没想到她却一把夺过了小丫手中的玩具。我惊了,眼前的黑影,身穿一身雨衣,帽檐遮住了半个脑袋(在水里竟然帽子还能遮得住脸),我永远也忘不了她咧嘴一笑的样子。

    怎么会是她,难道她跟这个事情有什么关系?

    她依旧露出邪恶而诡异的笑容,露出满口参差不齐的牙齿。她的左手迅速抓起小丫手里的玩具,右手变成白色的骨爪直向我伸过来。

    在水里,我大脑缺氧,而且也根本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哪有力气跟她抗衡?看着那个如树枝般的骨爪离自己越来越近,我的意识也变的有些模糊,想躲都躲不开。

    奇怪的是,骨爪伸到一半,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停了下来,不再跟我纠缠,拿着娃娃转身就走。

    我感到一阵憋喘,氧气不够用,手慢慢没了力气,小丫的身体就开始下沉,一会儿就沉到了我无法够到的地方。

    我想浮出水面,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四肢在水里乱蹬,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慢慢往下沉。

    就在我要绝望的时候,身后有人托起了我,软软的双唇轻轻附上了我的嘴,边为我渡气边把我往水上面拽。

    “咳咳!”我一冒出水面就弯腰使劲儿地咳个不停。

    齐岷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拉着我往岸上拽。

    两人爬在岸边喘着粗气,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还啪嗒啪嗒地往下滴着水。

    “我是该说你什么好呢?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你要帮助别人、救别人,也要有那个本事才行,这算什么?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那别人又何必去在意!”

    这是我认识齐岷以来他第一次冲我发火。

    “是,你有本事,你干嘛不救?还是觉得她不值得你出手相救?”我心里一阵委屈,不示弱地顶了回去。

    “她已经面呈死相,气数已尽,根本就救不了,”

    “你本事大,能看破人的生死,你刚刚要不出手,我也气数尽了,你也是看出我命不该绝才救的吗?”

    我有些虚弱地爬在岸边,湿湿的头发贴着我的肩膀。齐岷没有回答我,也没再理我,扫了我一眼,头也没回地就向林子外走去。

    我伸出手臂想要叫着他,可是嗓子发干,浑身无力,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身影离我越来越远,直到完全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才颓废地放下手臂,踉跄地从地上站起来。

    天已经黑了,周围连个灯光都没有,还好今晚的月亮特别的,让我能隐隐约约看到前面的路。

    我穿着滴水的衣服一步一步地往外面挪动。心里虽然抱怨齐岷不仗义,说走就走,可是,我却并不怪他。

    他也是为我好,因为帮助我才一次又一次跟我走在一起的,可是我却经常脑子发热,干出一些过激的事情。也许他说的对,自己没本事还爱逞能,最后还得让别人去帮忙收拾烂摊子。换上谁,估计谁也不乐意。

    还好小树林并不大,直着穿过去就是马路,到时候看能不能直接截辆计程车,把我给拉回宿舍。我可不想真的一个人露宿在这荒郊野外。

    我记得来的时候,小树林也就走了五十多步的距离,很短,可是,我现在都走了十多分钟了,怎么还是望不到尽头?

    是我太累了?走的慢,步子也迈的小?

    我依旧朝中一个方向走着,又过了十多分钟,周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我仿佛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困住了,看着是在走动,其实一直都是在原地踏步。

    怎么回事?我察觉到了异样,停住了脚步,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周围异常的安静,除了偶尔发出的虫子的叫声,我就只听到了啪嗒啪嗒的滴水声。

    刚开始我以为是我的衣服在滴水,可是不对呀,我都走了二十分钟了,这样的天气,除了内衣还是潮潮的以为,外面的衣服基本上已经是半干的状态了,这地上的滴水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而且离自己这么近!

    我可能是最近见鬼见多了,这方面的意识比以前大大地提高了。看来今天自己真的是非常的不走运,不但想办的事情没有办成,想救的人没有救到,而且还气走了齐岷,最要命的是,自己如今孤身一人,竟然还碰到了不该碰到的东西。

    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是在转头的一瞬间,还是被吓的心脏差点儿跳出来。

    身后站着一个怪物,确切地说是老太太一样的面容,弯腰驼背,一身的绿毛,每根毛都在往下不停地滴着水珠,吧嗒啪嗒地,在她走过的路上留下一串长长的水渍。

    满头的灰发,额头前突,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还泛着绿光,张大的嘴巴已经咧到了腮帮子上。这样的长相,算是人样吗?

    “小丫头,跑的还挺快,可是再怎么快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刚刚在水里,没把你拽下去,现在吃也一样。”怪物说着话就把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嘴唇:“好久没有吃到新鲜的美食了,刚刚那个太小,正好吃了你,我就算是饱了。”

    刚刚那个太小?我反应过来,她指的是小丫吧。没想到,小晴和苏瑶好歹还有尸体,小丫竟然连尸体都被这个水鬼给吃了。

    真是不怕鬼上门就怕鬼惦记,我就属于那种已经跑出来了都还要被她惦记着抓回去的那种。

    我瞪着她那双干枯的蠢蠢欲动地双手,悄悄地伸直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凝神于此,口中不断地念着咒语,手指发力,指向眉心,一道黄色灵符瞬间出现。

    水鬼没有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灵符散的光给打的倒退了两步,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在灵符燃尽地瞬间,她靠近我的左半个身子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右半个身子立在那里,倒是一滴血都没有,只是地上多出了一大片的水出来。

    诡异的尖叫声几乎要将我的耳膜震破,我真是灵力不够,没能一次将她彻底杀死,等我想再请出一道灵符的时候,水鬼已经完全不给我机会了。

    她仅剩的右手突然伸长,如钳子一样一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

    “原来还是个会些法术的小丫头,难怪天黑了也敢在这里乱走,只是你这道行还没到家,开来我今天是太走运了,不但能填饱肚子,而且还可以借助你的道行给我增加点儿力量。”

    我的脖子被掐的喘不上来气,艰难地挣扎着,双手用力地掰着放在我脖子上的鬼手,可是根本连一根手指头都掰不动。

    我的脸越憋越红,意识也有些涣散,该死的齐岷,你死到哪里去了,再不出来就真的见不到我了。

    人真的会心有灵犀吗?以前我觉得那都是巧合,现在我完全相信了。

    我这心里刚刚想到他,他竟然出现了,两道灵符闪过,水鬼的手就被折断了。

    我得了自由,连连后退了两步,捂着脖子咳咳的咳嗽。

    那水鬼看我又来了一个帮手,转身就想走,齐岷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刷刷”又是两道灵符,直奔水鬼而去。

    伴着一声尖锐的惨叫声,水鬼那仅剩的残破的身体也消失不见了,化成了一滩黏黏的水洒在了地上。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齐岷收了法力,双手环胸,歪着头看我这一副狼狈相,也不说话,也不上前扶我一把,就只是站在一旁,慢慢地摇着脑袋。

    “谢谢你。”我低声道了声谢,便没有了下文。

    “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还真是危险,当我发善心,走吧。”齐岷没有像以前习惯性地摸我脑袋,他将手插进口袋,走在我的前面。

    “等一下。”我忽然停了脚步,眉头皱了起来。

    齐岷停住脚步,不解地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大小姐啊,这大晚上的,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

    不是我找事,而是我忽然之间满鼻子都是很臭很臭的味道,腐烂和潮湿的气味混杂在一起,让我几乎都要吐出来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

    齐岷又一次鄙视我没见识,大惊小怪。

    刚刚那个水鬼为了把人吸引过来,自然是要造成这里很干净的假象,不然臭气熏天的,谁还会靠近?现在她死了,这里腐败的味道就再也遮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