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凶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47字

    齐岷说到这里,蹭的一下窜到我的面前,用手捅捅我,说如果我胆子够大,可以现在再去那个水塘那看看,保证给我不一样的视觉效果,就怕不敢去。

    不一样的视觉效果!且,说的真有诱惑力,我才不上当呢。

    用脚趾想都知道是什么,池塘恶臭,水鬼吃的那些人,那个池子肯定到处都是残尸、白骨。我才不去呢,这大晚上的,死人多的地方阴气就重,万一我走着走着不小心又被鬼魅缠上,我可就真是作死了。

    “我胆子特别的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再一次跟齐岷重申,激将法对我没用。

    “是没有,有得激才行,你啊……也就这样了。”

    齐岷不屑地将头扭到一旁,胆子小还天天还惹麻烦,胆子大了还得了?岂不是要把天都捅个窟窿了?

    “这可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是因为我有一颗火热的心好不好。”我小声的在嘴里嘟哝着,哼,我一定要找到恢复自己神力的方法,让你再笑我。

    “对了,齐岷。”我上前两步追上齐岷,张张口有闭上,闭上又想说,简直比挤牙膏还费劲。

    “有话直说,吞吞吐吐的,一点儿都不像你的作风。”

    我想了想,还是将刚刚在水里被渡气的事情问了出来,那个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觉?

    我问着齐岷,手不自觉地就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这个……呃”齐岷吞吞吐吐的半天,最后还是对我说:“刚刚确实只是个错觉。”

    说我说话不利索,你自己又好到哪儿了?

    我在他身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你这态度,鬼才信呢,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丢了。虽说是为了救我,可总得对我有个交代不是?太不负责任了!

    “那可是我的初吻。”我有些委屈地在齐岷身后嘀咕着。

    “要不我让你吻回来?”齐岷突然停住脚步,扭头看着郁闷至极的我。

    我听了齐岷的话,看着他似笑非笑,似严肃却又带着调侃的表情,当时就气不打一处来,抬起右脚,使劲儿踩向齐岷的脚趾踩上去。

    “啊!”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齐岷这声惨叫,我不但没有心疼不忍,反倒心情大好。哼着小曲往前走,完全无视身后一瘸一拐的齐岷。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齐岷是越来越佩服孔子了,真是真知灼见,一语道破天机。

    还好我穿的是平底鞋,他的脚也就稍稍肿了一下,如果是高跟鞋,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以至于齐岷在这之后的一个月内,见到穿高跟鞋的女孩子都躲得远远地。

    眼看离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可没有心思跟齐岷搅合在一起捉鬼了,整天抱着书坐在自习教室里,看累了,就自己出去溜达一圈缓解一下疲劳。

    不知道是齐岷觉得我最近没工夫理他还是有别的什么事情,总之,是基本处于失联状态。我偶尔打一下他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没有信号,发短信也不回。害的我天天还要从紧张的看书时间中抽出一部分时间来担心他会不会有什么情况,为什么突然消失了?

    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没过几天,教室外竟然惊现齐岷。

    “你这两天去哪个偏远山区了,你玩儿失联啊。”我看见他的一瞬间,心一下子就放进了肚子里。

    虽然一下子轻快不少,但是嘴上却不依不饶,让我担心了这么久,怎么着也地让我嘴上补回来。

    难道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齐岷呵呵一笑,说是因为师父急招他有急事,所有才不辞而别的,这不是任务已完成就急急忙忙过来,想给我个惊喜不是。

    惊喜没有,惊讶倒是真的。因为我果然是猜对了,齐岷真的是跑的鸟不拉屎的地方除妖降魔了。

    天天折腾不是人的事,学习成绩还那么好?我多次逼问,是不是有什么法宝或者是绝招可以在考试中提高分数的。不然他一个天天书也不看,课也不上的人,怎么可能门门都考第一,次次拿一等奖学金。

    “哪有什么法宝或者绝招的,这叫人聪明,脑子好使,没有办法,看书向来过目不忘。怎么样,羡慕吧。”

    看他这样,更加坚定了我练习法术的决心,因为我坚信,他肯定是灵力到了一定级别才会有这过目不忘的本事的。他天生就是天才,打死我我都不信。

    这人本事大,可是脸皮的薄厚程度也是跟他的本事成正比的。我说怎么这么积极地来找我,还说给我惊喜,三句话没说完,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天天吃不饱、睡不好,来我这里求安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他现在很饿很饿,想好好吃一顿。

    我今天心情很好,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确实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脚上似乎还沾着一些红泥。心一软,带他去校园外一个小馆子吃灌汤包。

    我俩各要了一屉,我刚吃了两个,一抬头,发现对面那个家伙已经将十个包子吃的一个不剩了。嘴里边嚼着最后一口肉边招收让服务员再上一屉。

    果然是饿了好几天了,从认识他到现在,还没看到他如此狼吞虎咽地吃东西呢。这这几天是怎么被虐待了?得饿到什么程度啊。

    “你吃慢点,没人跟你抢,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

    齐岷是一边往嘴里猛塞包子,一边对我频频点头。什么意识?到底是同意我说的话还是不同意?我嘴角扯了又扯,再也不说话了。

    “怎么才几天不见,你显得这么憔悴?”齐岷吃饱喝足了,终于跟我开口说正经话了,只不过这一开口,还不如不说话,害的我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跌下了。

    几天没见就憔悴!天啊!这么恐怖的事情他怎么才说!

    我赶紧用手摸了一下脸,自己不会也生那个病了吧。

    “没说你老,看你吓的,就是觉得你最近可能太累了。”齐岷看我的表情和动作,就知道我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

    我泱泱地放下摸脸的手,白了他一眼。这不说废话嘛,天天熬夜看书,能不累嘛。

    “改天给你吃个药丸,可以帮你调理,缓解疲劳,保证让你天天精力充沛,比外面卖的药要好用多了。”

    我半信半疑地望着齐岷。其实说起学道,我最先想到的就是茅山道士,卖假药骗人。什么药丸,那他们的话应该是灵丹才对。

    “我会不会中毒啊。”我记得书上不是说道家的丹药里面都含有汞或者其他的重金属吗?

    齐岷一看我这反应,更是笑得欢了,他直拍我的脑袋,说别看脑袋长的不大,真不知道天天都想什么呢,里面确定不是空壳?

    “别拍了,本来就傻,万一拍成了植物人怎么办。”我一把甩开齐岷的手,结了账就走了出去。

    齐岷从后面追上我,嘴角依旧挂着笑意。

    学校外面的店铺还是比较抢手的,一排门市,天黑下来,个个都把牌子照的亮亮的,店面打开迎客。但在这一片亮光当中,却有一家点里面黑着灯,店门紧锁。

    这家店不是别的,就是以前买酷巴熊的那家,怎么转让了这么久都没人租吗?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我经过这家店的时候,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门上的锁早就已经锈迹斑斑,写着转让出租的那张纸也早就已经被风吹落,掉在了台阶的石头上。抬眼向店内望去,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就连货架都已经不复存在。整个屋子空空荡荡,无端平添了一份凄凉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我拿起绣锁,翻来覆去地看了看。

    齐岷倒一点儿都不奇怪,对于这件事,他还是略知一二的,说我平时只知道学习,消息太闭塞。

    这家店原本也有三四家要租的,但是其中有一个人比较讲究,来看店面的时候,特意请了一个很出名的风水师过来看店面。

    风水师看过之后,告诉那个人说这店外面看没什么,可是里面墙的走形明显阴阳失调,是大凶之相,让他千万别租,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原本这个风水大师的话没什么人相信,说是无稽之谈,一个房子,怎么跟命还连在了一起。结果那个风水师说完这话,第二天人就疯了。

    这么一来,大家不信都不行了,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再没人敢租这个店面了。

    有这么邪乎?不就是个房子吗?

    “你是傻还是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难道还单纯地相信世间只有人吗?”齐岷摇摇头,在他看来,人真是最脆弱且最不能保护自己的生物。

    “不是以前这里也有人在开酷巴熊的店面吗?而且生意也很好,怎么就是凶宅了?会不会有人故意这么说的?”

    我说完这话,猛然想起原来的那个店主以及这里门庭若市的场面,完全看不出什么。其实我就是有一点儿没想明白,这原来店开的好好的,怎么说转让就转让了?难道也是因为知道了这里的风水不好?不过后来想想,是不是就是因为在这里开过店,老板才会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