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请君入瓮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32字

    齐岷没有再接我的话茬,只道还有看书学习,就要拉着我走。

    我点点头,自己也要用功才行,不然放假拿个差成绩给我养父看,我自己都觉得对不起他老人家。

    转身的一瞬间,我的余光不经意地向墙角扫了一眼,这一眼,让我原本欲离开的步子停了下来。

    我忽然转身,走到那个店门前,将脑袋贴近,透过玻璃门向里面望去。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墙角的那个拖把。天啊,那个人头拖把,怎么会在这里?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趴在玻璃门上的手也微微有些发抖。

    “你怎么了?”齐岷看我神色不对,轻轻拍了我一下肩膀。

    人头拖把静止地放在那里,似乎透过头发的间隙,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耳朵的轮廓。我甚至都不敢相信,如果把拖把给反过来,那张在地上拖来拖去的脸会是个什么样子,有多么恐怖。

    齐岷顺着我的目光望过去,我没有回头,但是却明显地感觉到他呼吸的变化。他是专门捉鬼的,应该见这些东西见多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反应特别的大。

    不是说我之前之所以会去挖眼睛,是因为有鬼附在我身上吗?可是为什么那个母亲的头颅会让她当了拖把用?这中间难道还有什么联系?

    我将心中的疑问告诉齐岷,问他,按照他的经验,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也许他们是一伙的吧。”齐岷的声音很低,低的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原来,这鬼也拉帮结派呀!

    我扭头看了一眼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齐岷,并一本正经地提醒他,要忠于自己的职业,你们那什么什么派不就是捉鬼降妖的吗?如今买卖送上门,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反倒沮丧起来?

    齐岷斜着看了我一眼,一看他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自己又一次被他记恨上了。

    “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收起来刚刚玩笑的样子,抓住齐岷的胳膊近乎于乞求地说。

    我知道,事情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简单,那个头暂且不说,为什么苏瑶跳河的时候,有她在,小丫死的时候,她又出现了?

    “我在水里什么都看到了,就是她夺走了小丫手里的玩具。她一定跟他们的死有关系。”

    齐岷盯着拖把看了半天,最后慢慢点点头,决定想办法把我说的那个拖把的主人给引出来。

    引出来?怎么引?那什么引?

    我看着齐岷一直上下打量我,赶紧后退两步扶着墙。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就让我去当诱饵。真是什么好事都赶不上,这种事情,第一个就想到我。

    看我一副为难的样子,齐岷咳嗽了一声,说既然我不愿意,就推荐一个人呗。反正是谁都一样,只要不是比我还笨就行。

    我叹了一口气,想想还是算了,把危险的事情丢给谁都不合适,还是自己来吧。齐岷呵呵一笑,感觉早就猜到了我会这么说,什么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有时候我真怀疑,这个齐岷到底是老天爷派来帮我的还是派来气我的,我有预感,我早晚毁在他手里。

    把她引出来,说的容易,用什么办法?她的来历我是一无所知,谁知道她喜欢什么?我斜眼看看那个拖把,难不成要把我的头砍下了做成拖把等她来拿?

    齐岷说我长的太丑,脸朝下肯定没两下就不能看了,还有,我这头发又干又少,什么东西能蹲的干净?做成拖把人家未必也看得上,让我还是早早打消这个念头为好。

    “那怎么引?”我压住心里窜出来的怒火,将这帐一笔一笔地记着,心想,齐岷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看我以后如果那天有机会恢复了神力,怎么把这帐一笔一笔地给讨回来。

    齐岷说我小名叫傻妞儿果然没叫错,人家说胸大无脑,为什么这个太平公主,也无脑呢?

    看着我胸口上下起伏的越来越厉害,齐岷住了嘴,说怕我自卑的晕过去,并一再重申,他这么为我着想,一定要我记住他的好。

    “我什么都记住了,你能说重点吗?”我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能。”

    齐岷这才切入重点,说宋庭不是说过吗?那三个人交代,说有三个眼睛是从一位妇人手中买的,问我,觉得他们说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我口中这个拖把的主人。听宋庭的描述,貌似他们三个人的死极有可能不是人为。

    对呀!我猛然想起,宋庭是说过,而且当天晚上,那三个人就离奇死亡了,为这事,宋庭还被扣了个监管不力的帽子,降了两级。

    对!眼睛,她出现在宋瑶案发现场,去水中夺小丫的娃娃,是不是就是为了眼睛?难道我看到的两个没有眼睛的娃娃,眼睛是她扣走的?

    可是不对呀!我想了想,如果真是她卖的眼睛,这也太不地道了,卖出去的东西还带回收的,二次利用?

    天虽然黑,可是我发现齐岷看我的眼神越来越让我郁闷,最后,他似乎觉得我这个人是没救了,都懒得再跟我废话了,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往回走。

    “就算知道眼睛跟她有关系,可是怎么找她?”我紧跟两步问:“你不会让我也去买个娃娃,让我也变老了跳水自杀吧。”

    这是我想到的最直接的办法,如果真这样,我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提前安排身后事。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有好多心愿没有完成,真是不死不知道啊。

    齐岷有一种想把我掐死的冲动,他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用力挤出一个笑脸:“不用,你死了,我以后欺负谁呀?估计满大街也找不到一个比你还笨的了。冥示你懂吗?就是贴出来的告示可以给鬼怪看的,说需要一双眼睛,找你去交易就好了。”

    冥示?好高大上的词。这么说齐岷会通灵?

    “你会通灵?那你能不能让我见见苏瑶、小丫,还有……”

    没等我说完,齐岷忍无可忍地抓住我的肩膀:“你索性到地府把魂魄全放出来得了。大小姐,你如果想见他们,那就自己提高本事吧。”

    话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只剩下了在风中凌乱的我。

    我慢悠悠地往回走,刚进学校大门,电话铃声就了,拿起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哪位?”

    “是洋洋吗?我是董阿姨,就是小时候陪你睡觉的那个,记得不?”

    “啊!董阿姨,你怎么才想起给我联系,这么久都不来看我。”

    我清楚地记得,从她把那个护身符交给我后,她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来过我家,我也再没见过她,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声音依旧那么甜美,我依旧像小时候一样向往她的怀抱。

    她说她要过来找我,明天中午一起吃个饭,我心里激动的要死,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真想看看这么多年她到底有什么变化,一定要问问,她都去哪儿了,怎么到现在才出现?难道就不想我吗?

    第二天,我顶着黑黑的眼圈去上课,真是人在课堂,心在外,早就飘到不知道哪里了。最悲催的是,老师竟然点到我的名字回答问题。

    我站起来支支吾吾半天,一个字也没吐出来。老师无奈地摆摆手让我坐下,很严厉地批评我,认真听讲就这么难吗?这节课很抽象,再发现不听课的,直接请出去。

    我低着脑袋坐下,头一次在班里这么丢人,这个老师的心情今天估计跟我正好相反,加了火药了。

    没想到这还不算,竟然下了课还把我留了下来。我就纳了闷了,一学期她都没像今天这么抽风,这是怎么了?真是更年期的人,惹不起。

    教室的人都走光了,我低头站在老师旁边,看她拿出最近随堂的测验单:“以前你成绩挺好的,最近这是怎么了,成绩直线下滑,这期末让我怎么给你高分?这干什么事情也不能影响学习啊,家长交钱是让你来学习学知识的,可不是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老师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想放了匝的水,哗哗地往外涌,我忍住心中的想要冲出教室的冲动,看着教室后面的表一分一秒地流逝。

    话题终于接近了尾声,老师的那句你可以走了的话音刚落,我就拿着书包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教室,头一次在老师面前跑的比兔子都快。

    赶到约定的地点,董阿姨早就已经到了。她依旧如记忆中那么美丽,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这是怎么保养的?一定要好好请教请教,我在心中暗暗地惊叹。

    虽然心里是想的很,但是这么多年没见面,不免还是有些生疏,不会想小时候,一见面就往怀里钻。

    董阿姨说我长高了不少,而且比以前更漂亮了。我听了这句话特别的激动,长这么大,终于有人夸我漂亮了,虽然我知道这有可能是人家的客道话,但还是特别的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