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千眼婆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23字

    通过跟董阿姨聊天我才知道,她去国外学习了,所有一直也就没有跟我们联系,这个月她刚刚回国,听说我考大学考到了这里,就赶紧过来看看我。

    “洋洋,我给你的那个护身符你还带在身上吗?”聊着聊着,董阿姨突然问。

    “在啊,一直都带着。”我边说边掏出来给她看。

    原本鲜红色的袋子已经变成暗红色了,虽然脏兮兮的,我可是天天都当成宝贝护住。

    “把它给我吧,我那到那边用它来还愿,也算是圆满了。”

    还愿还要用护身符啊。我有些恋恋不舍地把它从我的脖子上摘了下来。毕竟跟了我这么久,怎么样也是有感情的。

    董阿姨知道我不舍,安慰我半天,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信这个,就要按照规矩来,不然会惹祸上身的。

    我点点头,跟阿姨寒暄了几句,也就散了。有的人天天见面都没有感觉,有的人多年不见,却一如既往的心心挂念,我对董阿姨就属于后者,不知道为什么,缘分这个东西还真是微妙。

    人还没到宿舍,电话就响了,紧跟着就是齐岷噼里啪啦一顿说,说中午放他鸽子,让他在食堂门口等了大半天,不但人没等到饭也没吃成,让我赔偿他的精神损失费和身体损伤费。

    呀,好像今天急急忙忙的,还真把他给忘了,我连连道歉,说今天中午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办,希望他能见谅。

    安抚完那难缠的家伙,挂了电话我心里反倒一阵窃喜,害怕自己喜欢上他,这下不用担心了,遇事都能把他忘的一干二净,看来,他在自己心里的地位也就那样了。

    齐岷的办事效率真快,我刚在自习教室坐稳,就被齐岷给叫了出去,说今天晚上十二点让我在上次食堂边看到镜子的那个地方等着,她会出现的。

    “等等。”我叫住齐岷:“她是人是鬼是怪?”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鬼,千眼鬼婆婆。”齐岷想了一下说。

    “鬼?那她把眼睛卖给我,我要拿什么给她换?总不会是钱吧,她要来也没用。”我知道,我又问了句废话。

    “她不要钱,她只要你的精气,但是她不会明白告诉你。”

    “精,气……那个女的也有吗?”我问的很小声,虽说是学医吧,可是还是不好意思问出口。

    齐岷忍住拍死我的冲动,没接我的话,嘱咐我别忘了,不然她会报复的,到时候可没人能帮的了我。

    我知道,我理解错了……

    我按照齐岷的吩咐十二点准时出现在那里,果然,在阴暗的角落,我看到了那个穿雨衣的婆婆,手里依旧拿着那个令我恐怖的墩布。

    “想不到你也会喜欢这个眼睛。”她的声音沙哑,不像是从嘴里发出来的,倒像是从肚子里出来的。

    她原本离我有近两米的距离,可是不知怎地,竟倏的一下站在了我的面前,从雨衣下面伸出一只手。

    她的手很奇怪,一半长着皮肤和肉,跟正常人是一样的,而另一半则是白骨。她的手掌上放着两个圆圆的黑色珠子,我心里清楚,那就是我要的眼睛。

    “龙哥那三个人是不是你杀的?”我竟然不知死活地问出这么一句话出来。

    “呵呵,他们知道我太多的东西,也得了我不少好处,竟然还要卖我?连鬼的信誉都不讲,还能活久吗?”她说着话,继续把手往我面前伸。

    “小姑娘,咱们也见过很多次了,我给你眼睛,你帮我治治手好吧?”

    “治手?怎么治?”我说着话,就往后退,本能的反应不想让她离我那么近,总觉得离她越近,离危险也就越近。

    千眼婆婆依旧只露半个脑袋,龇着满嘴的黄牙,慢慢朝我靠近。说只要用他还没长肉的地方碰着我的额头就行,不疼不痒,没有任何的感觉,她的手就会慢慢长出肉。

    我记得书上说,额头是人身体的神灯所在,难道,这就是齐岷说得,她要取我的精气?

    她那只鬼爪在我前面晃来晃去,我不敢伸手去接她手里的东西,更不敢跟她离得近,她往前,我往后,就这么僵持着。

    一阵风吹过,她的帽檐被风掀起了一些,我顺着掀起的缝隙看进去,里面竟是森森的白骨,虽然我只看到了半个眼洞,但是可以想象,整个头骨,除了下巴和嘴有肉,剩下的都还是白骨,难怪要遮住。

    她阴森地笑着,将手直直地伸到我的面前,问我不是要眼睛吗?怎么不接着。她手里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还滴溜溜的转,像雷达似的,齐刷刷地看向我。

    “我……”我心里又急又怕,这个齐岷,怎么还不来,不会把我一个人撂在这里了吧。

    我心里想着,嘴里念着咒语,右手就开始准备请出灵符,可是还没等灵符出来,千眼婆婆就哈哈大笑:“丫头,你道行太浅了,不要这样不友好哦,会吃亏的。”

    我一听这话,念到一半的咒语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真是骑虎难下,这可怎么办。

    死就死吧,我决定伸手去接过那双眼睛,然后再见机行事。我还没伸出手,突然一道亮光从那婆婆的后面射出,只听她一声惨叫,对着我的面容扭曲,数道光线将她的身体分割开,四分五裂地往周围散去。

    她僵硬地转过头去,痛苦地望着在她身后施法的齐岷,吱吱呀呀地想说什么,可是还没等她的话连成句子,就随着分裂的光消失了。

    只有手中的眼珠咕噜噜地滚落在地上。

    “这就算……消失了吗?”我觉得这样太简单了,跟我想想的大战的场面完全不吻合。

    “她其实很厉害的,正面攻击我不是她的对手,主要是她今晚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你的身上,我才有机会一举击中。说起来,都是你的功劳。”

    我的功劳,算了吧。我郁闷地撇撇嘴,要不是齐岷及时出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也就是从这之后,我更是勤加练习齐岷教的法术,可是练来练去,我也就只会请黄符。

    “你说她是千眼鬼婆婆,她到底是干吗的?她的眼睛又是从哪里来的?”

    齐岷说我净问写废话,得到眼睛的方法很多,可偷、可换。可抢、可挖,可从死人身上得到,也可从活人身上弄出,有什么好奇怪的,关键是什么样的眼睛,一经她的手,都会变得特别的水灵。她身上所有漏白骨的地方,也都等着人的精气去填充呢。

    眼睛是人的灵魂所在,如果说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千眼婆婆在幕后操作,似乎发生的一切就很好解释了。她们之所以会有那样的变化,就是因为玩具的眼睛吸尽了她们的精气,她们的生命也就随之走到了尽头。

    我似乎突然明白过来了。太可怕了!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看见齐岷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眼睛,我赶紧阻止他,让他不要去碰,万一被眼睛吸走了精气怎么办?

    齐岷说我太大惊小怪、草木皆兵了,吸精气的眼睛只有在特定的时间被挖出来才管用,这一对只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眼睛,不会对人有什么损伤的。

    我狐疑地望着拿起眼睛观望的齐岷,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普通的眼睛?这么在行,为啥当初你看不出那个娃娃的眼睛有问题?是没注意?还是看出了故意不说?

    “齐岷,你那什么什么派不就是捉鬼的吗?那为什么早知道千眼婆婆的存在,却一直没有抓她呢?”

    听齐岷的口气,好像对这个婆婆一切都特别的熟悉,为什么不早把她收了,让她在外面害人?如果早收了,苏瑶她们就不会死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悲剧发生。

    齐岷收起眼睛,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们其实早就想收了她了,只是她行踪不定,而且极难对付,这次要不是我把她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他是无论如何也杀不了她的。

    看着齐岷那微微有些闪烁的眼神,我总觉得他有事情瞒着我,刚想再问问,突然从后面窜出一个人影:

    “好啊你们,还说不是一对儿,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来约会。太没品位了,也不找个浪漫点儿的地方。”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我们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叫武铭天,长的虽然不属于歪瓜裂枣吧,但是也没什么特点,成绩也是平平淡淡,以前一直追求沈笑笑。笑笑心高气傲,怎么可能会看上他,天天躲着。

    可是武铭天别的长处没有,就是特别执着,无论笑笑怎么拒绝,他都一如既往的坚持,说实话,这点我还是很佩服他的,毕竟被人一次又一次地拒绝还始终如一,也是需要勇气的。

    可是,自从笑笑跟齐岷走的近了以后,我就很少看见他出现在我们班门口了,这会儿大半夜的,他怎么在这儿?还有,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都看到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