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奇怪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21字

     “你大半夜地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齐岷上下打量着武铭天,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的语气似乎很不友好。

    “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武铭天斜了齐岷一眼,扭头看向我:“都在远处看你们半天了,你还跟笑笑是室友呢,她刚死没多久,你就抢了她的男朋友,真不要脸。”

    武铭天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这……”我看着他气冲冲的背影,真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别理他,他都找过我两次了。”齐岷双手环胸,靠在墙上,倒是一点儿都没觉得时间有多晚,悠哉悠哉地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找齐岷?八成也是因为笑笑。

    一问,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他找齐岷,就是因为沈笑笑刚死,他就跟我呆在一起了,还警告他,千万别让他查出来笑笑的死跟齐岷有关系,否则就算同归于尽也不让祁岷好过。

    我听完,嘴角直抽搐,不知道是应该为笑笑有这样一个爱她的人而高兴呢,还是应该为武铭天而悲哀。

    齐岷只是默默地抽烟,一句话也不说,这大晚上的,看他的烟头一明一暗,尤其是还刚刚打过鬼,我缩了缩脖子,劝他早点儿回去。

    “周洋,你相信我吗?”

    齐岷掐灭烟头,把我送到宿舍门口没头没尾地就来了这么一句。

    “信啊,你帮过我很多,也教了我不少东西,我把你当朋友,当然相信你。你不要理会那个武铭天的话,让他说去,以后等这感情淡了也就好了。”

    齐岷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露出我所预料中的微笑,反而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久久地望着我,最后只跟我说了晚安两个字。

    齐岷今天晚上真的好奇怪,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总觉得他似乎心里藏在很多的事情,就那么压着,不肯对任何人讲。

    时间已经很晚了,宿舍也早就已经关了门。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敲了一下传达室阿姨的窗户,阿姨打着哈欠走出了,一双半睁半闭的眼睛打量了我一番,也知道现在很多同学上自习都回来的比较晚,就没说什么,拿出登记本让我签了字打算放我进去。

    刚把登记本摆在我面前,阿姨猛抬头,看向我身后说:“这是女生宿舍,你一个大男人跑过来干什么?赶紧回去。”

    难道我身后有人?

    我惊讶地回过头,发现武铭天站在自己身后,离自己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

    他是什么时候跟在我后面的?刚刚齐岷走的时候他还没在呢,怎么毫无声息地竟然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赶紧往旁边挪了挪,武铭天听了阿姨的话,似乎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依旧是一副平时呆傻的样子,愣愣地对阿姨说:“我想进去,不可以吗?”

    女生宿舍,三更半夜一个大男人往里面跑什么?真猥琐,还问不可以吗?废话,当然不可以了。

    我迈步刚要往里走,就听见阿姨在身后低声吐出了两个字:“可以。”

    可以?什么意思?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阿姨今天是怎么了?平时的严厉作风到哪里去了?

    我收回迈出去的脚步,扭头想找阿姨理论,可人家根本就不给我这个机会,关窗、拉灯、走人……

    我郁闷地扯动了一下嘴角,回头看了一眼我身后的武铭天,他竟然还冲我微微一笑。

    我撇撇嘴,没在说什么,既然阿姨都同意了,可能是有其他什么事情要去办吧。

    抬脚推门上楼。武铭天就像影子一样,一直跟在我的身后,我上楼他上楼,我停脚他停脚。安静的楼梯上,就听见我俩蹬蹬的脚步声,跟着后面的那位脚步声竟然还跟我出奇的吻合,我顿时有一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我想扭头质问他老跟着我干什么,可是后来想想,宿舍楼只有这么一个楼梯,也不是我专用的。

    忍了忍没说话。走到楼梯的一个拐角,灯光斜着射过来,将人的影子拉长。

    武铭天的影子斜映在我的右手旁。

    很奇怪,我看着他的影子,一个板寸头,为什么映出了的影子脑袋不是圆的,而是那么不规则的形状,像是脑袋上扣了个什么帽子。脑袋旁边还有像树枝一样的东西在动来动去。

    他在干什么?

    我突然扭头望向身后的武铭天。

    他并无异常,双手插兜,跟在我后面,嫣然一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的感觉。

    有些疑惑地收回目光,又扫了一眼地上的影子,是无论如何都跟身后的人对不上。

    不对,肯定哪里出了问题。

    我口中默念咒语,右手印结,食指和中指指向眉心,猛一个转身,将请出的黄色灵符推向我的后方。

    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我敢肯定,今晚上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太奇怪,完全不合常理,这个武铭天肯定有问题。

    灵符贴近武铭天后慢慢燃烧殆尽,我注意到,身旁武铭天的影子开始逐渐恢复正常,脑袋圆圆的轮廓终于露了出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武铭天似是刚刚睡醒一样,惊恐地张望着四周,看见我看他的眼神,更是慌乱了:

    “这里是哪儿啊。”

    “女生宿舍啊,不让你来你非来。”

    武铭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副我怎么可能在这里的表情,再没跟我说半个字,撒腿就跑了出去。

    宿舍的门已经锁了,我很好奇,他要怎么出去,在这个坏坏的念头的引导下,我也蹬蹬蹬的跑下了楼,还没到一层,就听见了传达室阿姨那万年不变的嗓音:

    “你一个大男人,是怎么遛到女生宿舍的,我说你们现在这年轻人啊,才多大的岁数,竟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害羞。”

    武铭天任阿姨一通狂说,他低着头,一句话不回,估计心里在默默祈祷,芝麻,赶紧开门吧!

    想起武铭天竟然对齐岷说出那么挑衅的话,我这心里就一阵笑意萌生,也因此,我忽略了一件事,刚刚我请出的黄色灵符,到底打到了什么?

    第二天碰见齐岷,我将晚上武铭天的事情说给他听,本以为他也会像我一样幸灾乐祸一番,没想到齐岷却一点儿笑意都没有。

    “你确定武铭天是鬼上身了?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一直跟着你?他想干什么?”

    我确定的点点头,如果不是有鬼附在了他身上,那请出了灵符之后,影子为什么会发生变化?可是齐岷却一个劲儿地摇头,说,这完全不合常理,他离开的时候,确实碰见了武铭天,但是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武铭天身上有什么异常,这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确实无异常,第二种可能就是对方的法力在他之上。

    不过这也不对呀,齐岷打量着我,说我那弱弱的黄符都能将对方击退,可见那鬼的修行也不怎么的,既然这样,为什么他察觉不到呢?

    我无辜地望着齐岷,连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看他眉头皱着,我叹了一口气,安慰他说,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让他别想了。我原本是想让他乐乐的,没想到却事得其反。

    下午没有课,整整在教室坐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看书弄得我脖子后背都疼。我八九点钟就早早收拾了书包打算回宿舍好好睡一觉。

    从解剖楼前走过,听到里面时不时传出来咚咚的声音,像什么都东西不停地在往地上滚落。

    奇怪,这么晚了里面难道还有人?我推门往里看了看,漆黑的走廊一盏灯都没有亮。

    许是我听错了。最近事情遇到的多,人也变的开始幻听了。

    抬起的脚还没卖出去步子,就听见从里面传出来一个声音:

    “进来帮帮我,快进来帮帮我。”

    叫我?

    这个声音确实是从楼了穿出来的,但是断断续续,有些飘忽不定。看看周围,也没什么同学经过。

    “都到门口了,快进来帮帮我。”

    声音又一次传入了我的耳朵。

    里面真的有人。

    我鼓了鼓勇气,推门走了进去。

    “啪嗒啪嗒”脚步的声音在走廊里响着,还带着回音。

    走廊里黑漆漆的一片,接着玻璃窗户照进来的一点儿亮光,我才能隐隐看到前面的路。

    用手摸摸墙,平时开关就在这附近,怎么今天一个都找不到。

    顺着走廊往里走,经过第二间解剖室的时候,那个咚咚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我听得清楚,声音就是从那件教室传出来的。

    可是里面黑洞洞的,连个灯都没有。

    我慢慢靠近那个门,站在门外,“吱呀”一声,将门推开,隐隐约约似看见里面站在一个人。

    我很清楚,灯的开关就在门口,我迅速将手伸进去。

    “啪”将灯打开。

    这不打开不要紧,一打开灯,我吓的赶紧后退了几步,连门都没进。

    武铭天就站在里面,只不过可怕的不是他,而是他脚下大大小小的脑袋。

    一颗一颗的人头咕噜噜地在他脚边滚着。他还时不时地用脚踢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