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古怪的屋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39字

    经齐岷的描述,我才知道,原来我看到的那个跟齐岷在一起的美女就是她师姐,只不过她没一会儿就走了,可是魅蛊的事情她缺只字也没提。

    不提魅蛊的事情,那她来干什么?我心里虽然想了很多,但是嘴上却一个字没说。毕竟是齐岷的私事,我没有立场去问那么多。

    看我一脸郁闷的样子,齐岷反倒乐了,习惯性地上前摸摸我的脑袋,终于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心情不好了,让我别担心,肯定之间有什么误会,不会有事的。他想了想,觉得还是等我考完试,带我一起去找他师姐一趟比较稳妥,顺便也可以去玩玩儿。

    能玩儿当然好,两个月的假期,天天在家要闷出病来的。

    我以为他师姐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隐居在一个有灵气地世外桃源。想想到那里去一趟,自己也占占灵气。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从齐岷的嘴里蹦出两个字--泰国。

    还要出国?而且还是去一个热带的国家。虽然在那里的人大部分都会讲华语,即便是不会讲外语,交流也不成问题,但是,长这么大,我还真没出过国。更郁闷的是,为啥一提起泰国,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人妖。顿时一阵可惜,那么多帅哥都去做人妖了。

    “无所谓啊,反正中蛊的是你不是我。你要是不愿意去我也不会勉强的,你不介意现在的情况就好。”齐岷面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其实就是算准了我会跟他去。

    丫丫的,即便是不是你齐岷直接害的,那也是间接害的,这个态度,是道歉弥补的态度吗?

    齐岷突然回过味儿来,让我以后就带着墨镜吧,千万别摘了,不然我肯定就是学校的校花了,到时候他再想蹭饭可就难上加难了。

    为什么齐岷给我驱鬼后,我们俩的关系还这么好?问题的答案竟然是因为吃饭。我去,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怎么着也拽一下文,说个有缘什么的吧。

    突然这一瞬间,我觉得,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跟我一样,也就那么点儿出息。

    说也奇怪,自从我中了魅蛊以后,就再没见过武铭天,听他同学说,他家里有事,请了假回家去了。

    家里有事?我比较关心的是,现在在他体内的倒底是他自己还是千眼婆婆。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风平浪静,没有一点儿波浪。唯一让人心灵焦脆的就是各科大大小小的考试。

    医学生的书又多又厚,要记、要背的东西特别的多,通常都是整本书整本书的背。我一直觉得,把医学归到理科里简直是太没有道理了,因为除了背书就是背书,然后还是背书。

    好不容易就剩最后一科了,唐梓和邓煜提议说马上就要放假了,想在放假前去看看沈笑笑。听说她尸体火化后,骨灰被放在一个亲戚家超度,说是可以去邪气,要九九八十一天才完事。算算日子,等暑假回来,骨灰就被转到老家了,还是趁着现在大家都在,去看一眼,拜祭一下。

    我认同地点点头,突然想到,笑笑以前是说过,她有个亲戚好像特别精通这些阴阳之术,当初还答应带我去看看,结果还没等去,人就没了。

    当天,我们就买了些祭拜用的东西,按照打听出的路线找到沈笑笑的亲戚家。

    她的亲戚家住的很是偏僻,在一个半新不旧的院落内。

    我们找到那里时,院门上着锁,院里也没听到任何声音,敲敲门,也无人回应。

    真是不敢巧,唐梓有些郁闷,把东西搁下刚要离开,就见不远处有一个推轮椅的人慢慢地向我们靠近。

    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那天我无意中碰到的那个算命测字的先生。只不过那天我以为他是盘着腿坐着的,原来不是,他根本就没有小腿。

    他就是笑笑的亲戚啊,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们说明来意后,他很热情地给我们打招呼,说他叫万岩,我们可以叫他万叔叔,并千叮咛万嘱咐,进屋后不要乱碰东西,不要到阴暗的角落里去,不要说一些不敬的话,否则会招来祸端的。

    我们频频点头,说只是过来看看笑笑,看完就离开。

    万叔叔很奇怪,进自己家门,不是先掏钥匙开门,而是对着门板“咚咚咚”连敲三声,稍稍停顿一下后,才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一进院子,就喊了一声:“我回来了,今天带了三个朋友过来。”

    什么情况,难道屋里还有人,可是我左看看,有看看,半个人影都没有。

    唐梓更是沉不住气,张口就问:“万叔叔,你在跟谁说话?”

    万岩笑笑,只道是一个看不见的朋友,便没在多说什么。

    一般家里的院子都讲究坐北朝南,阳光充足,万岩家却恰恰相反。背阳,光线并不是很好,一进院子,就明显地感觉到一股子阴潮之气。

    真冷,我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别看万岩是个中年男子,但是屋子里却异常的干净,东西放的规规矩矩不说,地上、桌子上也是擦的一尘不染。

    他把我们领进门,一再叮嘱,千万不要乱碰东西、乱走动、不要说话,更不要去阴暗的角落,让我们等一下,他进去拿香。马上出来。

    我带着墨镜,看哪儿都不亮堂,索性站在原地,一步也不动了。

    眼睛环顾了房间一圈,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门口摆放的鞋、桌子上的杯具,凡是日用的东西,全都是一大一小两个,而且在墙的角落里,还放着几个儿童玩具。

    万叔叔有小孩儿?我还以为他是孤单一人呢。

    唐梓这丫头向来都是大大咧咧,万岩刚一走开,她就东走走,西转转,看到桌子上稀奇古怪的东西,想都不想伸手就摸了上去。

    我阻止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她已经抓起了一个椰子壳做的工艺品,左看看、右看看,直夸人家的手艺好。

    “唐梓,别乱碰人家的东西,主人家忌讳。”我小声提醒。

    “怕什么,东西不就是摆在那里让人看的吗?”唐梓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将那工艺品端在手里欣赏着。

    万叔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唐梓手里拿着那个东西,大惊失色,赶紧让唐梓把东西拿了过来,放回原位,还特意对着东西摆了三拜。

    从这以后,他对我们三个人的态度也明显地不那么友好了,催促我们拜完后赶紧离开。

    出来院门,我回头好心地问:“都这么晚了,您的孩子还没回来吗?”

    万岩一惊,眉头皱了皱,随即摇摇头,说自己婚都没结,哪里来的孩子,让我不要乱讲,并催促我们赶紧离开,以后没事不要到这里来了。

    “什么人啊,来者都是客,懂不懂啊!这倒好,咱们好心好意过来,人家就这么不待见,不就是动了个东西嘛,有没要他的,看把他紧张的。人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性格也这么怪异,难怪没人愿意嫁给他。”

    刚走出去没多远,唐梓就开始抱怨。

    也难怪,唐梓家境原本就好,而且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宠的跟什么似的,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我跟邓煜安慰了她半天,才让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这件事情也就这样糊里糊涂过去了。

    可当天晚上,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半夜,我睡的正香,就被一阵一阵痛苦的呻吟声吵醒了。我坐起身,听着声音是从唐梓那里传出来的,赶紧走过去看看。

    只见唐梓在床上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双手紧紧地捂着肚子,表情痛苦,脸上微微有汗冒出来。

    “怎么这是?”我赶紧打开了灯。

    唐梓脸上煞白,说感觉有一只手在她肚子里使劲儿地揪着她的肠子拽一样,疼的不行,她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弹起身子,直奔厕所而去。

    如此反反复复折腾了几次,弄得她一进门整个人就瘫软了下来。

    我们给她吃了点儿治疗拉肚子的药,让她先缓一缓,等没那么疼了,能走动的时候,就去医院挂个急诊看看,可能是什么急性胃肠炎之类的。

    可是药吃下去,一点儿用都不管,反而越来越厉害,没一会儿,她情痛苦的脸皱成一团,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我看这情况越来越糟糕,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赶紧跑到楼下传达室,急急忙忙敲开窗户,跟值班老师说明情况,并打了120急救电话,叫了救护车。

    值班的老师也很负责任,救护车还没来,她就急急忙忙地上来查看情况。

    “人呢?”老师火急火燎地推开宿舍的门,却发现唐梓根本就不在宿舍。

    “还在厕所顿住呢,都去了半天了。”邓煜赶紧用手指着厕所说。

    值班老师没停,立刻就冲到了厕所,我刚要跟邓煜说让她别担心了,已经打120电话了。结果话还没出口,就听见从厕所那边传来一声惊恐和尖锐的叫声。

    这“啊”的一声惨叫,顿时惊动了不少人,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就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