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飘在空中的怪物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7本章字数:3017字

    我瞪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齐岷,他的双眼散发出淡淡的绿光,整个人如同冰块一般,在他靠近我的瞬间,我的身体立刻被冻的僵硬无比,无法活动。

    齐岷似乎回过了神儿,慢慢认出了是我,他的手渐渐松了力道,周身的气息也在逐渐往身体里收拢。最终,他的眼睛变回了黑色,周围也恢复了正常。

    “你,你,你,我,我,我……”我语无伦次地讲着话,身体渐渐往后退。

    “别怕,我刚刚只是在练功。”齐岷上前一步解释说,他将手伸向我,吓的我赶紧躲开了。

    “喂,鬼你也见得多了,怎么这也能给你吓成这个样子。”齐岷有些无奈地摊摊手:“刚刚在练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那……那如果是别人进来了呢?”我的话再明显不过了,齐岷刚刚分明就是杀招,如果换成别人,或许还不及说话,就已经命丧九泉了。

    “普通人是根本走不进来的。”齐岷看我害怕成这样,只好给我耐心地解释一番:“每个术士都有一个自己的结界,一般的凡人是根本走不进来的。有闯入者,很可能道行比我高,所有我才会出手那么狠。”

    他看我半天没反应,呵呵一笑:“你知足吧,我刚刚还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真要犯了杀戒,你小命可就要呜呼哀哉了,多冤枉啊。所以你下次千万不要在背后吓我哦。”

    “不是说普通人进不来吗?可是我为什么可以进来?我道行又不比你高,也是你们同行中人。”

    齐岷摇头笑了笑:“你想知道答案?行,等你练到一定境界,有了自己的结界就知道了。”

    齐岷当时的笑是我印象中他最美最真实的笑,说实话,他的这番话我当时似懂非懂,但是我却选择了相信他,放下了心中撩起的芥蒂。

    多年后再想起此情此景,我懂了,什么都懂了,但是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大半夜你不睡觉跑出来干嘛?”齐岷上下打量着我。

    只准你半夜出来就不准我半夜跑出来吗?我不服气地反问倒。

    我没有告诉齐岷,其实是我睁开眼看不见他才跑出来找的,因为没有他在,总觉得心里特别不踏实。

    走到房间的门口,竟然发现隔壁的门是半敞开的,从里面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而且中间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声音特别的小,时有时无。

    什么动静?我抬头望望齐岷。

    齐岷迈进房门的脚步立刻收了回来,低声说了一句:“死人了。”

    果然,齐岷说完这句话,隔壁就再也听不到一点儿动静了。我心里因为他那三个字,显得特别的紧张和焦虑,刚抬起手,想推隔壁的开门进去看看。

    手还没伸过去,就只见一个怪物从房间里飞了出来,速度太快,我没看清具体是什么,只是见前面圆圆的,后面还带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什么怪物?

    齐岷让我先看看房间里面的情况,然后自己则快速地追了过去。

    那速度,就像一阵风吹过去,瞬间消失不见了。今天一晚上,我见识了齐岷的另一面,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些忐忑,说不上原因,但是归根结底可能是因为他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对他的了解程度。

    隔壁虽然是一片漆黑,但是一进屋门就能闻到一股血腥味儿,我赶紧打开灯,走到里面一看,洁白的床单已经被血跟浸透了,死的人就是那位新婚的妻子,她眼睛瞪的大大的,深深陷入眼窝内,满脸惊恐,脖子上、身上全是血,衣服也凌乱不堪,搂在外面的皮肤上被咬的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的肉都要被撕下来了。只是,除了弄在外面的血,她的整个身体却凹陷干燥,颜色形同枯木,就像干尸一样,没有一丝的水分。

    我顾不上太多,赶紧通知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因为死者并非是本国人,所有工作人员处理起来特别小心,还详细问了我情况,在不惊动其他客人的情况下,正打算报警,结果死者的丈夫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一下蹿了出来,看到自己妻子的尸体,他沉默了半天,不但不问妻子的死因,竟然还阻止了工作人员报警,说私下处理就好。

    酒店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了那人的证件,证明他确是死者的丈夫,既然家人都不报警了,自然他们也不想弄出什么不好的新闻,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为什么不报警?她不是你妻子吗?死的不明不白,你不想找出真凶?”

    我能感觉到,他伤心不是装的,但是这个冷漠的态度很是让人浮想联翩。

    齐岷追那个怪物还没回来,我站在门外,看他把妻子的尸体用床单包好,抱着走了出去。

    大晚上的,他抱着尸体要去哪儿?

    我跟在他身后,看他走出酒店,在大街上拐了两道弯儿,拐进了一条狭窄的街道。

    刚要迈步往里走,只听见从我身后“嗖”的一声,一个东西迅速飞了过去。天黑,但是却也能看到大概的轮廓,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怪物。

    齐岷呢?他不是去追怪物了吗?现在怪物安然无恙,那他……

    一个可怕的念头瞬间出现在我的脑中,我再也顾不上其他,掉头就往回走。

    在我转身的一瞬间,齐岷竟然站在我的身后,他依旧是一副随性的样子,手里夹着一支烟,悠哉悠哉地看着我着急着慌的样子。

    “你没事吧。”我二话不说,上前就在他身上一通乱摸,确定对方确实毫发无损时,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放心,有你,我一定会好好活着。”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觉得他的眼睛异常的亮而且深邃。

    “谁担心你了,放心,万一你有个好歹,我一定不会私了,肯定报警,让你上头条。”我不愿在他面前承认我刚刚有多担心,仿佛一旦承认了,就永远地会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我傻傻地选择了这种自欺欺人的办法,我有时候会想,也许他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在偷偷地笑我吧。

    半夜三更,怎么也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我赶紧转移了话题,把刚刚在酒店的事情跟他说了一边,问他知不知道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不是怪物,是人。”齐岷边回答我的问题,边向那条街里面走去。

    可能是晚上的缘故,我走了半天,才发现这条街就是齐岷今天带我来找剑的地方。

    走了很久很久,眼看就要到尽头了,发现一间屋子里亮着灯,这间屋子特别的不起眼,比整条街的建筑都短了一些,就缩进了建筑群里,要不是周围都黑漆漆的,只有这里亮灯,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注意到它的。

    “找到了。”齐岷对着屋子微微一笑,刚要进去,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惨叫。

    声音特别的短,还没回过神,就消失了,仿佛就是一个错觉。

    “走。”齐岷拉着我的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奔过去。

    果然,在不远处的树底下,我见到了那个怪物,这才看清,那不是什么怪物,分明就是一个人头,悬在半空中,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嘴角还挂着一丝的血丝。头的下面也不是什么尾巴,而是连着的胃和肠子。

    这个人头,好眼熟。

    齐岷提醒我说,就是今天我看人家头和身子分开的那个女的。

    只见她将一个人抵在树上,尖牙陷入那人颈动脉,使劲儿地吸着他的血。这样的举动,让我忽然想到了吸血鬼。

    被吸的那个男子早已经干瘪枯黄,只剩下皮和干肉贴着皮肤,身体没有一点儿水分,宛如一具木乃伊。

    吃饱喝足后,那脑袋下面耷拉着的胃和肠子,逐渐地变的异常爆满,还泛着红光。

    她似乎感觉有危险靠近,猛然抬头,甩开干尸,掉头就想飞走。

    可是还是晚了一步。三道蓝色的灵符瞬间从齐岷的手中飞出,将她围住,灵符自燃成灰,发出一阵强光,将怪物困在了原地。

    齐岷看怪物已经被制服,就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还没有再做进一步的动作,没想到那怪物竟然说话了,声音沙哑而沉闷:“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只喝动物的血,再不害人了。”

    我们凭什么信你,今天晚上已经连续害了两个人了,又拿什么给我们保证。

    我在后面警告齐岷,千万不能放了她。

    “我想杀的人只有她,但是头一旦飞出,必须要吸够血才能回去,这个人是个意外,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她看见齐岷没有说话,赶紧补充道,希望齐岷可以心软,放了她。

    显然,她说的仇人应该就是酒店里的那位妻子,一看死相就知道,眼前这个虽然也是被吸干了血,但是身体其他地方完好,没有什么痕迹。在想想那位,身上到处都是伤,肯定是被这个头给咬的,要恨到什么程度啊,真的是喝其血吃其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