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不知去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8本章字数:3010字

    齐岷确实伤的非常重,他利用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力来减缓其撞击的程度,虽然筋骨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血肉模糊的后背却让我心里一惊。

    扶着他去医院,走路都有些颤。

    齐岷说我还是学医的呢,怎么这么没出息,不就破点儿皮流点儿血嘛,至于这么紧张?医路漫漫,以后见这种情况还要见很多呢。

    “那不一样。”

    我顺口就说出了这句话,几乎就没经过大脑。他这次倒是没说我不敬业,反倒噗嗤一声笑了。

    “在医生眼中病人果然是分三六九等的,以后我生病了只找你看病,因为就你对我最上心。”

    医院大夫看他伤的不轻,清创处理后,要求齐岷住院观察病情。

    半夜,病房里推进来一个病人,大约50岁上下的一名男子,伤的很重,肚子上被连捅了三刀,还好抢救及时,保住了一条性命。

    推进病房的时候,他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人也算清醒,只是躺在床上还不能动,但是即便是这样,身边竟然连一个家属都没有。

    伤这么重,难道没通知家属吗?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在这儿?

    小护士过来给齐岷换输液的药瓶,因为也没什么事,一来二去,我跟那个小护士就聊熟了。

    她悄悄告诉我说,这个男的是被他亲生闺女弄成这个样子的。

    “不是吧,怎么可能!”我眼睛都瞪大了,看他这岁数,闺女至少也有20多岁了,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发现爱八卦的人,被人越说不信,她就越说的起劲儿。

    就因为我这不信的表情,小护士的话匣子可打开了,她普通话说的不利索,但是基本上我还是能听懂的。

    这个男的家庭条件还是挺好的,早年离异,家里就一个宝贝闺女。闺女大了,交了个男朋友,叫阿祥。原本两个人的感情还不错,但是提及结婚,他就嫌弃男方家里太穷,为了女儿今后能过上好日子,他从中挑拨,让女儿和阿祥分了手。

    没多久,他女儿就认识了一个有钱的老板,两个人的感情也还不错,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他都已经开始精心筹备女儿婚事的时候,他女儿竟然突然甩了那个老板,又跟她前男友阿祥混在了一起。

    “旧情未了?”我好奇地插了一句嘴。

    “不知道。”小护士摇摇头,这一次这丫头可是对她男朋友死心塌地,她男朋友说一她绝不说二,对其言听计从。

    小护士说到这儿,不用想也知道,这当爹的当然反对了,这一反对肯定引起了男方的仇视。可是,就算是这样,她女儿又为什么要拿刀子去捅她亲爹呢!

    那可是从小把她捧着手心里,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拉扯大的亲人啊!

    “谁说不是呢。”小护士也无奈地摇摇头:“据说当时在家,三个人发生冲突,那男朋友冲他闺女嚷嚷,让她捅死她爹,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结果……”小护士冲着病房努努嘴,很是无奈。

    我去,这就捅了?还有没有人性!

    小护士说这个人其实是几天前住进这个医院的,直到今天才脱离危险期,转入普通病房,因为没有家属,也就只能找个护工先照顾着。哎,从进医院到现在,情绪一直都不稳定。

    这能稳定的了嘛!

    “那他女儿现在人呢?”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怎么世界上会有这样无情无义的人,怎么能下得了手?难道在他老爸生命垂危的时候,她自己却窝在男朋友的怀里撒娇?

    “听说她疯了。”

    疯了?

    小护士点点头,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她父亲被捅的第二天她就疯了,说话风言风语,没有人能听得懂,现在,应该是由她的男朋友照顾着吧。

    从我现在站的角度往去,正好能看见那位父亲的侧脸,他很消瘦,不知道是以前就这样还是因为这场事情弄的,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的憔悴,他眼神呆滞,任由护工帮他擦着身子。

    想必,他已经因为他女儿的事伤透了心了。

    突然,他抓住护工的胳膊,呜噜哇啦说了一堆我完全听不懂的话,只见小护士听后,赶紧走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急躁的身体才渐渐安静下来。

    后来护士跟我解释,说他想见她女儿,听说女儿疯了,他一刻也在医院呆不下去了,他现在好好的,女儿没有任何过失。

    “我只能安慰他我们帮他联系他女儿。”

    人都疯了还怎么联系?

    “病例里有他家的地址,离这里倒是不远,但是现在只有我这么个值班的,根本走不开,拖到明天他又不干。”小护士也愁得慌,大半夜的,说见人就要见人。

    我一听,爱管闲事的本性又暴露了,自告奋勇地说我帮她去看看,反正齐岷在这里挺好的,也不用担心什么。

    “你?”小护士打量了我几下,最后还是点点头,将病历的地址给我抄了下来,让我小心。

    这座医院的地理位置并不偏僻,也算是坐落在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因此虽说是晚上,但是灯还是很亮的,路上偶尔也会碰上几个人。

    我将墨镜推到头顶,一路打听,按照地址找了过去。

    果然是有钱人,住的房子都比一般人大好几倍。屋里亮着灯,应该是有人。

    我走近敲门,敲了好久,才有一个人打着哈欠,半眯着眼睛给我开了门。

    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阿祥,长的也不怎么样嘛,人又瘦又小,胡子拉碴,一脸的邋遢样,而且走路还一瘸一拐,到底那姑娘看上他什么?他的人格魅力难道这么大?

    我将来意跟他说了一遍,没想到他反应特别的激烈,一个劲儿地把我往外推,嘴里说了一堆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不是……我……”我想解释我不是来做说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里面一声尖叫。

    阿祥听到叫声,快步走了进去,我也起步跟了过去,一个女子一把一把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把揪下来的头发就往嘴里放。

    看来是真的疯了。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我转身刚要离开,却在不起眼的一个墙角发现了一小瓶东西。

    很奇怪的东西,在我看来,似乎朦朦胧胧罩着一层怨气。

    我想弯腰捡起来看看,刚走过去,就被阿祥给撵了出来。

    “碰。”大门紧紧地锁住了。我又不会穿墙术,站在门外,干着急也没办法。

    那瓶东西到底是什么?

    无功而返,完全在小护士的意料之中,她说让我去主要是怕自己睡着了没人陪她聊天。

    三条黑线立刻出现在我的脑门上,为了让我跟你聊天,也不至于这么使唤人吧。

    齐岷睡得很熟,我都折腾了一个来回了,他睡的竟然连动都没动一下。

    人缘好也有人缘好的好处,我也撑不住了,小护士竟然热情地让我跟她去值班一起睡,说正好有个伴儿,反正没人,床多的是。

    这等好事我当然不会拒绝,总比睡椅子强。

    选了张下铺,折腾了一天,身子刚一碰到床就睡着了。

    我又一次做了那个奇怪的梦,梦里,我被人挖了双眼,但是我却怎么也看不清挖我眼睛的人到底是谁,总是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很熟悉,可就是看不清,我只知道,他在对我笑。

    又一次从惊恐中醒过来,旁边的小护士睡的很香。我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

    悄悄地从值班室遛出来,想去看一眼齐岷,可是,我看到的,却只是空空荡荡的床铺,连个人影都没有。

    是不是去洗手间了?他身上带着那么重的伤,一个人能往哪儿走?

    我坐在他的病床上等啊等啊,十分钟过去了,没回来,半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回来。

    没有手机,没有任何的联系方法,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

    但是,知道天都亮了,我依旧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这次我是真的着急了。

    他能去哪儿?难道是因为我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

    我第一次恨自己这么贪睡,明明他就是因为自己才受了这么重的伤,自己不但不好好照顾他,还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

    “你真是头猪。”我狠狠地敲敲自己的脑门,着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很快,医生过来查房,我将情况跟他说了一遍,医生十分诧异地说:“昨天晚上,他自己已经找我办了出院的手续,难道没有跟你说吗?”

    出院……

    我在值班室睡觉,他不会一觉醒来,以为我丢下他一个人走了吧。

    遭了,这下误会大了。我不知道该到哪了去找他,唯一的地方,就是我们住过的那家酒店。

    我匆匆离开医院,沿着并不熟悉的路打听了一圈,才坐车回到了酒店。可是,那里却早已是另一番景象了。

    客房昨天就被退了,里面已经住上了别人。听前台的口气,退房的人应该就是齐岷,只是,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又发生了什么?我该到哪里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