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刺伤我的匕首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8本章字数:3107字

    我跟小和尚说着话,眼神不忘往旁边扫着,当我看向小和尚的脸时,我愣了一下,他的眼睛里没有我的倒影,如同杀自己父亲的那位女子一样,两眼空空。

    小和尚机械性地建议我去见方丈,说着话,就把我往内堂里带。

    越跟着往里走,我就感觉阴气越重。

    不行,凭自己这点儿本事,进去了万一出不来了怎么办?

    走在和尚身后,我悄悄右手发力,双指指向眉心,一道黄色灵符直冲小和尚飞了过去。

    伴着“啊”的一声惨叫。

    灵符陷入小和尚体内,并快速燃烧起来。

    他扭头看向我时,早已经面容扭曲,眼睛外凸,两颊凹陷,伸出来的手慢慢变成了骨爪,不一会儿,整个人就一下子烧没了,地上只留下了一件僧袍。

    “怎么回事?”

    在外面的万岩听到声音,赶紧跑了过来。一看这情况,说完了,我打草惊蛇了,这次想走都走不了了。

    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既然万岩说要除恶,对方不露头怎么知道是什么。所以这不叫打草惊蛇,应该叫引蛇出洞。

    “就你能。”万岩一怕我的脑袋,说连对方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呢,就这样贸贸然地跟人家面碰面,咱们很吃亏的。

    果然如万岩所讲,一瞬间,寺庙的门和窗全部都关上了,屋顶上想起了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

    原来上一次万岩过来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发现了异样,只不过是在白天,阴气太弱,就放我们离开了。

    我能感觉到,周围有无数双幽怨的眼睛在看着我,阴气太重,我赶紧聚气凝神,阻挡着阴气进一步向我靠近。

    “原本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坏我的事,还跑到这里来捣乱。”说出的话还带着回音,在空中飘荡。

    顿时,我们周围的光线越来越暗,越来越看不见东西,只有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时隐时现,附带着恐怖的面孔,慢慢向我们靠近。

    我刚要出灵符去打,万岩赶紧阻止了我,千万不能打,打他们就相当于是在打自己。

    “丫头,靠后,这是幻术,待我破了他的法。”

    万岩将我护在身后,双手合十,顿时蹦出三道灵符分于三个方向,形成一个三角形。万岩从怀中掏出一面小镜子,对准右边的灵符照过去,一束强光打在符咒上,紧跟着发射到另外一个上面,以此类推,光束连成一个三角,慢慢向外推移。

    突然,“啪”的一声,仿佛镜面打碎一般,我脚下一空,再站稳时,周围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殿内依旧是原来的样子,虽说是晚上,还是会有几个人在殿内参拜。

    “怎么回事?”我看看周围一切正常。

    万岩说刚刚只是他对我们下的幻术,如果走不出来,就会困死在里面,到时候,我们也会成为里面飘着的魂魄之一。

    “走,我们进里面看看。”

    内室里没有了我印象中的高雅的感觉,反倒更像一个屠宰场和实验室的混合体。

    里面瓶瓶罐罐放着很多东西,大罐子里有的还泡着婴儿的尸体,不远处,一具婴儿的尸体趴在板子上,其下巴处,点着一支蜡烛,在对尸体进行烘烤燃烧。

    发白的浑浊液体一滴一滴地从燃烧的地方滴下来,滴入地上的碗中。

    那分明是一具不足月的婴儿的尸体。

    “太残忍了。”万岩看着直摇头,提炼这种尸油,是要活活将婴儿从母亲肚子里剖出来才有效果。

    “你竟然破了我的幻术,还是有些本事的。”

    说话的人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只是眉宇间却有一团黑气在浮动。

    “你们看我美吗?这个相貌就是这个婴儿母亲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现代版的画皮吗?怎么还盗用别人的容貌?俗话说,红颜薄命,原来长的漂亮容易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被这类似人非人,似怪非怪的东西惦记上,怎么可能长寿?

    “美是美,只可惜始终不是你自己的。”万岩真是有心思,还调侃了起来。

    女子根本不理会万岩,目光始终在我身上转悠,最后得出一句感慨,说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有什么过人之处,为什么师父会动用全部力量来对付我。

    对付我?我急忙追问她师父到底是谁?有什么过节?

    她冷哼一声:

    “就凭你们也想知道我师父是谁?不管是什么,今天我一定要要了你的命,面皮自己留着,尸体做成尸油,就连头发,也都另有用途。对了,还有眼睛,这么漂亮的眼睛,我一定要好好利用一番。”

    这还没怎么着呢我就已经被她五马分尸了。

    她并不惧怕万岩,说着话就开始进攻,说也奇怪,不管万岩攻击她哪里,力量要么被转移方向,要么被反弹回来,反正根本就伤不了她。

    “怎么回事?”万岩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才是她的命门所在。

    我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发现那女子在打斗中,有意无意地一直护着自己的脸,这脸上有什么机关吗?

    我将信息传达给万岩,他似突然恍然大悟般点点头,顿时我在他心中的形象由笨升级为了大智若愚。

    这招还真管用,万岩一阵猛攻,那女子原本也就不是万岩的对手,这下更是凄惨。

    只听一声惨叫,她原本姣好的面容逐渐变回本来面目,似被烧焦一样,炭烧的颜色,干煸的皮肉,嘴周的皮肤紧紧地皱在一起。

    她倒在地上,从嘴里发出呻吟声。

    “你师父是谁?为什么要害她?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

    “我们……”她望着万岩说着话,手里突然多了把匕首,以极快的速度直朝我刺了过来。

    “小心。”万岩和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距离太近,就听见“噗嗤”一声,刀入身体的声音。

    我低头看着那把刺入我体内的匕首,不大,特别的精致,这个匕首我见过,就是那晚上齐岷带我去捉鬼,让我划破手臂的那个匕首。

    伤口不大,刺的也不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血就是一直往外流。

    “哈哈,哈哈!”女子看已得手,哈哈大笑,但是却没笑的太久,我身体流出的血碰到了她,只见她面容开始扭曲,身影逐渐变得透明,最后竟然消失在了空气中。

    在她消失的瞬间,屋子里就开始不断地有火苗窜出来。

    “丫头。”万岩也顾不上其他,抱起我就往外跑。

    匕首仍然插在我的身上,我手捂着伤口,血啪嗒啪嗒地往地上滴。

    往着身后已经葬身火海的寺庙,万岩将我放在一颗树下,借着路灯发出的光,仔细查看了一下我的伤口。

    匕首上似乎封了符咒,因此我才会血流不止,去医院也没用。万岩赶紧取出一粒药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塞进了我嘴里。

    “万叔叔,我会不会死啊。”我感觉身体越来越没有力气,轻飘飘的。

    “说什么傻话呢,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你有事情。”万岩将手掌放在我丹田的位置揉了揉,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流遍全身,身体似乎也有了些力气。

    还真是神了,没过几分钟,血就慢慢地止住了,最后伤口结疤,血不流了。

    等我稍稍有了些力气,推了推万岩,发现他一动也不动,凑近仔细一看,还好,只是睡着了。

    我站也站不起来,索性往他身旁凑了凑,也倚着树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仍然在靠在那颗树旁,低头一看,身上盖着万岩的外衣。原本睡在旁边的万岩,早就已经精神抖擞地出去摆摊了。

    睡了一觉,精神好了很多,手腕往旁边一挪动,碰到了一个冰冷的东西。

    就是那把将我刺伤的匕首。

    我轻轻将匕首拿起,思念齐岷的心更浓了。我确定,这个匕首就是他的那把,可是,为什么会在别人的手中?

    两天了,没有一点儿消息,我现在没有回国,他想找我都找不到。原本怕他会出什么意外,可是想想,他道行也不浅,而且他的师姐不是在这里嘛,怎么样也会照应一下的,情况应该会比我好吧。

    哎,现在后悔死了,当初没有多打听打听关于他师姐的消息,现在我的蛊,到底要怎么解呢?

    不远处,万岩摊子的周围,围了很多的人,不知道万岩在讲些什么,他们一个个听的特别的入迷。

    最后竟纷纷掏钱,一人拿了几张符咒离开。

    算命的改说书了?

    万岩说我不会把握商机,这庙昨天莫名失火,多好的一个话题,只要稍加润色,再赋予它一些神奇之处,岂不是赚钱的好方法?

    “又骗人。”我虽然不屑,但是嘴里还是吃着他买回来的早餐。

    万岩一再重申,这不是骗人,反正信则有,信则灵,没有信仰的人也不会围过来听他说这些。

    “再说了。”万岩停顿一下:“我说的那句话有问题?难道寺庙不是莫名的失火的吗?难道里面不是有古怪吗?难道不是我的灵符将怪物制住的吗?这哪里骗人了!”

    我顿时无语了,低头吃着东西再也不说话了。突然发现,跟万岩待久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