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再次出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8本章字数:3094字

    万岩一直看我对着这个匕首发呆,叹了口气,就开始问我知不知道齐岷的师姐叫什么、大概住在哪里,是干什么的,有什么特征……

    一串地问题问下来,万岩发现我只会摇头,生气地一把夺过我盯着看的匕首,说看这个有什么用,又救不了我的性命,如今什么都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

    我只知道他师姐是个降头师,别的一无所知,这是事实。

    万岩说我太傻太没心眼儿了,这样就敢跑出来,没被人给卖了就不错了。

    我正挨着万岩的训斥,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小伙子往这边走过来,虽然眉目清秀,但是却痴痴傻傻的,有人故意捉弄他,他就只会傻傻地笑。

    “最近怎么总是看到痴傻,疯了的人。”

    我想了想,从来泰国到现在,已经是第几个了。

    样子虽都是痴傻,但原因不一样,万岩说这个小伙子的三魂七魄,不知道再被什么东西正一点一点儿地吸走,他看上去痴傻,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明白事,只不过表达不出来罢了。

    啊?还是进行时?

    我其实并不太懂所谓的三魂七魄被一点儿一点儿地吸走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儿可以肯定,就是万岩又玩儿心大起了。

    用他的理论就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儿事情做,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干。

    “行,都听万叔的。”我趁万岩不注意,赶紧抢过匕首,把它小心收好。

    万岩盯着我这一串的动作,一脸古怪地撇撇嘴,现在的年轻人啊,情爱能当饭吃吗?

    是不能当饭吃,但是却会让人吃不下饭。

    我们跟在这个小伙子后面,来到他住的地方,本以为会有个什么家人之类的,却发现,屋子空旷,除了他,再无别人。

    屋子似乎许久没人打扫了,到处都落着厚厚的灰,墙角还爬满了蜘蛛网。整个看上去,萧条又败落。

    “他们家出什么事情了吗?”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这里住过人?

    “这间屋子里的魂魄可不止一个。”

    我不知道万岩是真看到了还是猜的,反正我是什么都没有看到。所谓的三魂七魄,我也只有理论上的概念,但是它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我是真的不知道,即便是它就在我眼前,我也不认识。

    万岩说人的三魂七魄,就是一股气,这屋子了的鬼魂我之所以看不到,是因为他们都已经散开了,就是魂魄分离,所有能看到的就是想刮风一样的一股一股阴气。

    “这屋子是收拾不干净的,无论怎么打扫,不出一分钟,必定归于原来的样子。”

    所以像这种看上去许久没人居住的屋子,千万不要轻易地踏进去,有可能会因此招来祸端也说不定。

    万岩用一道灵符来开路,我则跟在他的身后,发现还真是,凡是灵符所照之处,都变得干净整洁,只要一过,就立刻恢复原样。

    那名小伙子蹲在床旁的一个角落,双手抱膝,不吃不喝,不说不看,就想一个木头人一样,对外界没有任何的反应。

    可是不一会儿,他就慢慢开始变化,原本有些呆滞的眼神也突然一下子清亮了不少,人也精神了起来,扭头看我们站在门口,非常的吃惊,愣了一下,询问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有事吗?

    这不是挺正常吗?哪里痴傻了?为什么要在外面装成那个样子?

    还没等我们开口说话,从门外进来一个大婶,手里领着几个鸡蛋和一些蔬菜,看见我们也是愣了一下,热情地跟我们打了招呼后,将手里的东西交给那小伙子,就是呜噜哇啦一通乱说。

    万岩翻译说这个大婶是那小伙子父母的朋友,现在小伙子的父母出远门,大婶每天负责照看一下。

    “万叔叔,你真强,怎么这个国家的语言你都精通。”

    万岩第一次表现出不好意思的样子,用手挠挠头,冲我呵呵一通傻笑。

    “那是什么?”我用手指向屋内最里面的一个角落。

    什么?万岩看了半天,没明白我到底再说什么。

    难道万岩看不到?可是我明明看到那个角落有光射出来,万岩的本事不知道比我高出来多少,竟然还有我能看到他看不到的东西。

    我赶忙把我看到的现象跟他说了一遍。

    他当时脸上的表情我至今难以形容,哭、笑、悲、喜似乎都凝聚在了一起。

    万岩冲那个小伙子说,我们是他父母的朋友,有样东西放在这里寄存,现在想要拿走。

    小伙子上下打量了我们,可能觉得我们也不像是坏人,就侧身让我们进屋了。

    万岩带着我直向那个放光的地方走过去。

    光就是从最里面的墙缝中发出来的,墙像新砌的没多久,万岩用手拍了拍那堵墙,还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那小伙子就快速地跑了过来,拉着万岩,死活把他往外赶。

    “把那堵墙砸开,快!”万岩一边跟小伙子叫着劲儿,一边冲我大声地喊道。

    你们真是,以前齐岷让我挖,现在你又叫我砸,我又不是蓝翔技术学校毕业的。

    我左右看看,就找到一根铁棍,管它好不好使,先用了再说。

    我拿起铁棍,使出全身力气,用力地朝那堵墙砸去。

    小伙子净顾着去赶万岩,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闷响,一看我在砸墙,惶恐地就要冲我扑过来。这次换万岩不放了,拽着小伙子死活不让他过去,命令我快点儿。

    已经最快了,我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

    还好那墙一点儿都不结实,我没砸几下,就有了裂缝,再几棒下去,一片一片的碎片开始往下落,一只人的手骨突然耷拉了下来。

    我没有思想准备,吓了一跳。其实不光是我,万岩也傻了,似乎看到的跟他的预料不是一个东西。那小伙子更是瘫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万岩最先回过神儿,接过我手里的棒子,几棒抡下去,墙就轰然倒塌了。

    三副人的骨架稀里哗啦地散落在地上,随着骨架落下来的,还有一柄剑。

    剑!剑柄上“摄魂”两个字赫然映入了我的眼帘。我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和万岩几乎同时起步向去捡那把剑,不想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地上的剑,竟然被另外一个人给抢走了。

    那个人,就是几天没见,我千辛万苦想要找寻的人--齐岷。

    他的突然出现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虽然背对着我,但是我敢肯定,这个人,就是齐岷。

    “齐岷,你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好几天。”

    兴奋、心酸突然全部涌上心头,我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就向他走去。

    “别去。”

    万岩一把就拉住了我。

    齐岷手里握着那把剑,缓缓转过身,脸上带着我陌生的笑容,不再是我熟悉的暖暖的样子,而且冰冷地让人不敢靠近。

    “多日不见,你还是一点儿长进也没有。”

    我设想过很多遍,如果我找到齐岷,他第一句会跟我说什么,没想到,竟然是这句。

    “把摄魂剑交出来。”万岩才不顾那么多,上前就去抢剑。

    两人刚过了两招,从门外进来一名女子,冲齐岷使了个眼色。

    “师姐,你先把剑拿着。”

    齐岷说着话,将剑丢给那名女子,自己则全力对付起了万岩。

    我第一次见识到齐岷的真正实力,才突然意识到,他以前在我面前弄的法术对他来讲都是小儿科,他的攻击力具有很强的摧毁能力,实力之强,几乎和万岩不相上下。

    “你有小鬼护着你,我今天不陪你玩儿了。”齐岷收了手,这才看向站在旁边已经完全愣傻了的我:“你没有中蛊,放心好了,不用解,对别人来讲是蛊,对你,只是解了你眼的封印而已。”

    齐岷见我完全没有反应,又看了看我:“好像瘦了,果然相思难耐啊!等你变强大了再来找我吧,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能活着回去。”

    说完,一个转身就走了。

    万岩并没有去追,他知道,他并不是祁岷的对手。他几步上前,一把接住了几乎瘫软的我。

    原来,他隐藏的那么深。

    “丫头,别想了。”

    我不言也不语,任由他扶着靠墙坐着,眼前发生了什么似乎都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我只是盯着一个地方看,眼睛根本就没有焦点。

    最后……最后好像是万岩帮那个小伙子解决了什么东西,小伙子蹲在屋子里痛哭流涕。

    就是他的哭声让我回过了神儿,我欲哭无泪,他居然哭的这么痛。

    缓缓扭头望过去,万岩一看乐了:“丫头,你终于有反应了。”

    他……哭什么?我指指不远处的小伙子,那么大个人了,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擦,亲爹亲妈死了?

    万岩说我这次说对了,确实是亲爹亲妈死了。

    原来那个小伙子叫阿柴,他有个哥哥。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在他出生的时候,把他交给亲戚抚养,等到了6岁左右才接回家。

    阿柴虽然知道是因为母亲身体的原因,但是他始终想不通,为什么是把他给别人抚养,而不是把哥哥给别人养,毕竟两个人也就差了1岁。这样的念头始终埋在阿柴的心里,并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变的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