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事情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8本章字数:3090字

    长大后,阿柴觉得父母总是偏向他哥哥,同一件事情,他做就是错,他哥哥做就是对,那一年服兵役,父母竟然还让他顶替了他哥哥去受罪。

    凭什么,都是爹生娘养的,凭什么待遇这么的不一样,什么苦都让自己吃,什么福都让哥哥享?

    阿柴这种怨念越来越明显,他始终想报复,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直到前几天,他在街上碰到了一个女子,现在想想,这个人应该就是齐岷的师姐方离。

    方离说阿柴跟他对父母那就是一段孽缘,必须要尽早结束,否则阿柴这一辈子就毁了。

    阿柴信以为真,再加上心里积怨已久,早就没了理性,答应用自己对灵魂来换取父母及哥哥对性命。

    同魔鬼做交易就没有回头路可言,阿柴这刚进家门口,就发现自己的父母及哥哥就已经全部倒地身亡了。

    方离站在他们的尸体旁边,手中拿着一柄剑,笑着问他,是否满意?

    阿柴心里一阵害怕,三具尸体,要如何解决。方离则告诉他,在房间的角落里砌堵墙,把尸体连同她手里的剑一起砌在里面。

    阿柴照做了,那个摄魂剑就开始一点一点地吸食着阿柴的三魂七魄。

    他父母和哥哥虽然已经死了,但是魂魄一时并没有离开,他们拼着自己魂飞魄散,永不能投胎,在不断地把阿柴被吸走的魂魄给补齐。

    “他父母当初为什么对阿柴那么苛刻?”难道非要等到阴阳相隔才知道对方对珍贵吗?

    万岩说我看问题太片面,只看表象,其实到后来阿柴才从别人口中得知,他的哥哥先天性心脏不好,所以他父母对他哥哥尤其的照顾,只是不想让阿柴不开心,所以从来就没跟他提起过。阿柴也是,因为心中有怨恨,也从不关心家里其他人的情况,否则又怎么可能完全不知情呢?

    天下最惨的事莫过于此了,孩子没了可以再要,妻子没了可以再娶,但是父母就一个,没了,就永远的没了。未报其恩,却害其魂飞魄散。

    我愣愣地望着哭的痛不欲生的阿柴,竟找不出可以安慰他的话。还安慰别人呢,自己现在心还在一阵一阵地揪疼,眼泪毫无征兆地就往外流。

    万岩说不是说你们不是情侣吗?他走了更好,省得耽误你找良人。

    不是情侣并不代表我对他没有感觉,并不代表我没有心,并不代表他就可以这样无视我的情感,如果再见到他,我一定要问清楚。

    “万叔叔,摄魂剑到底是什么?”

    看刚刚的情况,你们那一场争斗,都是为了这个摄魂剑,它到底又什么用?竟让他俩争的这么不可开交。

    摄魂剑,顾名思义,就是摄取人魂魄用的,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可正,亦可邪。

    “太深奥了,我听不懂。”

    万岩原本不想跟我说太多,但是因为想到我今天心情特别的糟糕,他就耐下性子,像讲故事一样,跟我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摄魂剑是一个灵物,也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器,它在人体内生成,由人骨演化而来。之所以说它亦正亦邪,是因为它如果吸食了有善念的灵魂,就会被正派人士所利用,如果吸食了有恶念的灵魂,自然就成了邪恶人士的工具。具万岩描述,除了这次,摄魂剑一共问世两次,每一次它的出现,都会给人间带来灭顶之灾,希望这次可以例外。

    我大概听明白了一二,按照万岩的说法,这个阿柴痴念这么重,齐岷和他的师姐方离这样做明显是要用剑摄取啊柴的魂魄。

    “他们是坏人?万叔叔,你认得这摄魂剑,也一定知道齐岷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齐岷为什么接近我,为什么解了我眼睛的封印,为什么带我来泰国后有把我一个人扔在了这里?”

    我使劲儿地摇晃着万岩的胳膊,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近乎于恳求,我敢肯定,他多多少少绝对是知道些的。

    “真是受不了你了。”万岩摆摆手,他最见不得女孩子用这种眼神望着他了,让我赶紧换个表情,不然知道也不说。

    还能换什么表情,让我笑我是笑不出来的,让我哭也没有力气,我摇摇头,一脸无辜地望着万岩。俨然一副‘都这样了你还好意思不说’的表情。

    “行,行,服了你了。”万岩举双手投降,他坦言,因为这个摄魂剑威力太大且不好驾驭,因此,上次它问世后,风暴一平息,就被正一派的神力拥有者所镇压封印了。两千年间,封印渐渐变弱,所有的正道、邪道都在盯着它问世的这一刻,然而,谁也不知道,这把剑究竟会在什么地方,是个什么样子,道行高的也只能算出个大概方位,但是想要找到它,谈何容易。

    唯一能找到这把剑的,就是正一派的神力拥有者,只有他的那双慧眼,才能从大千万物中准确地找到那柄摄魂剑。

    “我想,齐岷接近你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他需要你信任他,然后带你去帮他找到那柄剑。另外,那个所谓的魅蛊里有一个很重要的药引,就是三滴被下蛊之人的心上人的血,看了,你确实已经爱上了他。但是,他到底替谁办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万岩后面又说了些什么我是一个字也没再听进去了,整个人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回忆。

    “我是老天爷派来帮你的。”

    “我俩就去庆祝一下,咱俩这不是单身的单身。”

    “别走远,就在我身边。”

    “有你在,我会好好活着的。”

    如今,这一切真的都只剩下回忆了。我曾经感动曾经怀念的,竟然都是假的。

    跳进了一个别人编制的梦中,自己在梦境中挣扎、徘徊、越陷越深,也许在织梦者的眼中,自己是何其的可笑。

    “那万叔叔你呢?你靠近我是巧合还是也是为了那把剑?”

    我突然变得疑心重重,不再去相信任何人。

    “那天你到我店里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出来了,我不否认,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因为那柄剑接近你的,但是现在,却不完全是了。我也想要摄魂剑,但是却不会利用你。”

    万岩这话说的诚恳而认真,这是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出来的。

    “丫头,你可以相信我。”

    我点点头,把自己仅剩的那点儿信任全部给了万岩。我不知道这样做自己会不会后悔,但是我却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思考了。

    离开阿柴的家,整整一天,我不吃不喝不睡,甚至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万岩也并没有多劝我什么,自己的伤口,还有自己慢慢愈合才行,别人能帮的,微乎其微。

    待我稍微有了点儿意识,万岩就跟我一起,买机票回了家。

    我下了飞机就给养父打电话,可是怎么打都没有人接。

    难道养父有事情出去了没带手机?

    我打了个车回到养父住的那个别墅,半年没回家了,离家越来越近,似乎心里的伤痛也淡了很多。

    不对,出了什么事情了?

    我看到别墅的门口围了好多人,还有警车、救护车。

    我赶紧下车跑了过去,拨开混乱的人群挤了进去。

    两个医护人员抬着一个担架从里面走了出来,上面躺着一个人,用白布从头到脚地蒙住。

    “这是谁?怎么会从我们加抬出来?”

    我问这句话的同时,心里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

    警方一听我是这个家里的人,确认了身份后,很遗憾地告诉我,我的养父在家突发心脏病去世了。

    还好被旁边的人扶了一把,我没摔在地上。

    突然心脏病?我记忆中,养父心脏从来没出过问题,心脏病,怎么会有心脏病?

    我坐在救护车上,双手颤抖地掀开白色的单子,养父苍白的面容映入我的眼帘,打破了我仅存的一点儿侥幸心理。

    他双眼紧闭,再也不会睁开了。

    我嘴唇抖的厉害,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有那么一刹那,我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养父的后事是董阿姨帮着办的,她干事情确实利索,什么都弄得井井有条。

    在养父的葬礼上,我竟然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齐岷。

    他依靠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如记忆中一样,点着一根烟,不急不慢地抽着,发现我看向了他,转身就要离开。

    “站着,你别跑!”

    我怎么可能让他再就这么走了,三步两步地就撵了过去,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一直都在利用我?”

    我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万岩说的即便是真的,我也要听他亲口告诉我。

    他说我变聪明了,竟然都能看到问题的本质了。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拿到了剑,你还要一次又一次地救我?”

    “那是我师姐要害你,我只是阻止了而已。”齐岷不再看我,双眼看向前方,半天,幽幽地回答我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不杀了我?”

    我不甘心,我不相信他对我一点儿感情都没有,不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

    齐岷轻轻抚开我的手,一字一句地在我耳边说:“因为,你不值得我师姐如此大动干戈,对付你,何须她动手,你说是吧。对于你,不是不杀,而是不屑于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