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鬼鬼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8本章字数:3072字

    不屑于杀我……

    齐岷就这样走出了我的视线,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回头看我一眼。

    “洋洋,你怎么站在这里?”

    董阿姨看见我一个人在这一动也不动,就抱着养父的骨灰盒走过来,把它交给了我,让我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她。

    我机械性地点点头,这才用手摸了一把脸,竟然全都是泪。

    齐岷,我一定会强大,强到你无法忽视我,强到让你天天寝食难安为止。

    如今的我,真的是无牵无挂了,一个人也倒自在,不用在惦记任何人。

    我带着养父的骨灰盒并没有回养父的别墅,而是去找了万岩。

    从今天,不,就从现在,我要专心学习法术。

    万岩苦笑地摇摇头,人家都说爱情的力量伟大,这失恋的力量也同样不容小觑,如果不是因为这段经历,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去认真学习。

    万岩不想浪费我宝贵的时间,他说既然我是正一派的神力继承人,自然要学习正一派的法术才是正途,他说这两天就给我联系正一派的人。

    我突然一下好敬佩万岩,别看人家天天就知道赚钱,可是人脉关系也还是很广的嘛,不仅连泰语都会,而且还认识很多门派的人。

    结果第二天,没等到正一派的人,却把警察给等来了。

    他们通过监控指出,我养父死之前曾经见过一名男子,并谈了很长时间的话,男子走了之后,我养父就出事了。

    警方表示,那男子不能完全排除作案的嫌疑,他们将监控里的画面拍了下来,问我认不认得那个男子。

    因为光线比较暗,虽然天气比较热,但是那男子却穿着一件风衣,将面部遮了个严严实实,尽管这样,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齐岷。

    万岩似乎也看出了猫腻,抬头望了我一眼。

    “不认识,从没见过这个人”我低沉地回答着警察的问题。

    真的不认识吗?警察怕唯一的线索也断了,再三地追问我并让我仔细看看。

    “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半年才回家一次,我爸爸见的人我怎么可能都认识。”我本就心情不好,说话声音也不觉大了很多:“还有,这个案子不用再查了,医院不也说是因为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吗?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了,不需要再牵扯其他了。”

    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很快就下了逐客令。

    警察没想到我是这个态度,原本好心,结果我还不领情,脸色虽然不好,但是嘴上倒也没说什么。

    “丫头,干吗不指出他,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你家?也许真的跟他有关系呢?”

    万岩看人都走了,才低声问我。

    “这笔账,我要自己讨回来。万叔叔,我要让他后悔今天他放了我。”

    万岩重重地点点头,他说我有这个实力,也许多受些磨难对我来讲是件好事。

    齐岷突然间闯入了我的世界,我却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是那种掏心掏肺毫无保留的爱,在他面前,我不是傻,而是完全的信任。只是这种信任,最后却将我伤的体无完肤。

    不出两天,我果然见到了正一派的人。

    带头来的那个是正一派的掌门,倒是颇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感觉,整个人的气质就明显的不一样。他听说神力的继承人找到了,当即就赶了过来。

    见我的第一眼,就是查看我手臂上的五角星。

    “怎么会划了一道?”掌门风左看到我的五角星时,神色立刻显得凝重起来。

    我赶忙追问,被划了会有什么问题?

    风左惋惜地摇摇头说这个五角星原是我神力聚集点,如今给毁了,怕是我今后想要完全恢复神力有一定难度。

    这个风左的年龄看上去跟万岩差不多,但是却明显地比万岩要白胖很多,看来,掌门的待遇还是不一样啊。

    我说自己不小心划的。

    “别骗我了,这个五角星的五条线可不是一般什么东西都能划破的。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就把齐岷为了给我驱鬼,让我划破五角星找尸骨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风左,并且把那把匕首拿给他看。

    风左接过匕首看了看,并没有显出惊讶的表情,似是一切了然于心。

    “能把匕首还给我吗?”看风左有收起匕首的意思,我适时开口说道。

    风左一愣,说这个匕首邪气太重,放在我身上会伤了我的。

    “我不怕。”我伸出去,执意要要回我的匕首,虽然它曾经差点要了我的命,但是这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我重视且珍惜。

    风左看我态度坚决,可能是顾忌到我的身份,有些不情愿地将匕首还给了我。

    “都是自己人,没必要为了一把匕首伤了和气。”还是左风年龄大,阅历多,他立刻一扫刚刚的不愉快,拦着我的肩膀将我介绍给大家,说暑假这两个月,会亲自传授我心法及招式。

    我拜别万岩,正式开始了我的学道之路。

    风掌门并没有在总坛,而是住在一个名叫凤叠山的地方,那里山清水秀,倒真是一个灵气极重之所。

    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的身份也就只有掌门及几个长老知道,并未真正公开。

    过了两天,风掌门带走了这里大部分的成员,说是去总坛有事情处理,让我好好学习心法,他回来考试。

    当晚,我在房间看书,突然,“哐啷哐啷”几声响,外面的晾衣杆倒了一大片。

    我听到响声,走到院中,抬头望望天,风不大啊,周围什么也没有,好好地,晾衣杆怎么会倒了?

    我没想太多,将倒了的晾衣杆一一扶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起步就往屋内走。

    奇怪,我刚刚出来的时候,记得屋里的灯我并没有关,怎么这会儿灯全灭了?

    我立刻警觉起来,嘴里念着咒语,手指已经慢慢凝气,随时准备进攻。

    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我放轻脚步,往里走了两步,伸手刚要去开墙壁上的开关,突然就感觉身旁有黑影闪到我的身后。

    “什么人?”

    我迅速放出灵符,将灵符向对方推过去,没想到灵符烧都没烧就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一个坚硬冰凉的东西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这下完了,对方是人是鬼我都还没弄清楚,掌门刚一出去就出事。

    “哈,你输了!”正当我郁闷的时候,一阵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灯啪的一下就亮了,一个长相清秀的小姑娘,收起指着我的剑,高兴的一蹦一跳的。

    小姑娘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乌黑的头发在脑袋后面梳了两个麻花辫,穿着一条花色裙子,样子十分的可爱。

    “你是……”这个小女孩我好像是见过,来的第一天,她在树后玩儿,但是当时并没有留意。

    “我叫风玲”小姑娘声音甜美,如刚出谷的黄莺,听的我心里特别舒坦。

    “风玲?风掌门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爸爸。”风玲腾地一下坐在椅子上,别看年龄不大,特别的灵活:“姐姐呢?从姐姐进来,我就没怎么跟姐姐说过话,今天好不容易他们都不在了,我才敢来找姐姐玩儿的。”

    “我啊。”我想了想,跟风玲说我是他老爹的徒弟,是来学艺的,这样貌似既隐瞒了我的身份,也说明了来意,就是不知道风掌门肯不肯认我这个徒弟呢。

    没想到一听徒弟两个字,风玲恍然大悟:“哦,就是和云师兄一起的是吧。”

    云师兄?我不知道她指的是谁,无意识地点点头,想把这个小丫头糊弄过去。

    “他有没有跟你提到我?”好嘛,这还来劲儿了,我时间紧迫,没工夫陪这个小丫头说这些无聊的东西,于是看着她,很认真地点点头:“当然有了,他见谁都夸你,我还说让他把你带过来看看呢,结果你自己就跑过来了。”

    “真的呀!”风铃高兴地立刻就从凳子上蹿了起来,那股子兴奋劲儿,任谁都能看得出了,她很喜欢那位云师兄。

    “姐姐,你怕鬼吗?”风铃绕着屋子转了两天,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我这么一句。

    “姐姐就喜欢抓鬼,你看见了?你……”

    我突然止住了出口的话,并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因为我发现,在她身后,多了一只狗。很大一只,蹲在地上,有风铃三分之二那么高。

    风玲看我一直朝她身后望,试探性地问问:“姐姐,你看到了什么?”

    “你养的狗吗?看上去好凶的样子。”我知道,那狗是鬼,因为,它根本没有影子。

    “姐姐能看到它!”出乎我的意料,风凌突然就扑到了我的怀里,那条狗原本很凶的样子也一下子变的温顺了。

    等她激动完了我才知道,这个鬼鬼是她两年前无意中捡到的,当时鬼鬼还很小,现在都已经这么大了,可是所有人都看不到它,包括她老爸和那个云师兄,他们都说风玲眼睛出了问题。

    “终于有人看到鬼鬼了,终于有人看到鬼鬼了。”

    风玲围着我一圈又一圈地转,让我原本低沉的情绪也渐渐好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