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人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5:38本章字数:3108字

    风玲倒是跟我一样,从小就没见过妈妈,是风掌门把她一手带大的,说是带,说白了,也是放养,其实还不如养父对我上心呢。你看风玲小小年纪,身上这磕一下,那破一层,不过倒是没什么大伤。

    也难怪,一个大男人,天天要照顾帮派的事情,还有分心来看风玲,确实也够难为他的。

    别看风玲是个女孩子,可是从小就没让风左省过心。有好几次都从树上摔下来,大家只道是她运气好,连个伤口都没有,其实都是鬼鬼在下面接住了她。

    由于相同的身世再加上鬼鬼的原因。风玲跟我走的特别的近,连风掌门都差异。刚开始怕风铃打扰我,等在后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爱玩儿就玩儿吧,他根本拗不过自己的宝贝女儿。

    我终于看到了风玲口中的云师兄,贾雪云,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瘦瘦高高,皮肤很白,就连头发也都是银白色的。据说他是被风掌门收养的。那天下了好大的雪,雪云就埋在雪堆里,还好掌门眼尖,发现了他,不然他不在雪里冻死也得被人给踩死。

    雪云这个名字听起来像女孩子的名字,但是之所以给他起这个名字,是因为掌门觉得除了雪和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来形容他的白净与美好了。

    倒真是个干净的男孩子。

    正一派虽是一个大派,但是内部也被分成了很多派别,我惊讶地发现,原来齐岷说的那个符录派竟然也是正一派的一个分支,可是问了很多人,却没有人知道齐岷这个人。

    由于派系多,现在风掌门亲传的弟子就只有贾雪云一人,再有,就是我了。

    雪云自小体寒,周身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寒气,一般人都不大愿意靠近他。因为一走近他,就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夏天还好,冬天一到,他两米之内就不可能有人。

    但是,唯独风玲不怕,不管春夏秋冬,天天粘着雪云。

    起初,雪云对风玲也是爱答不理的,对于她的靠近当没看见,该干嘛还干嘛。有一次嫌风玲碍事,竟然也不顾人家是个女孩子,一把就给她推到在地上,风玲头磕在树上,疼的哇哇大哭。

    从那以后儿,风玲就很少出现在雪云面前。但雪云能感受到,每次练功,风玲都躲在树后看他。

    看就看呗,雪云知道当不知道,也没有主动去说过一句话。

    直到有一天,雪云在运气时,一条毒蛇出现在他的后面,吐着长长的红色芯子,瞄上了雪云。

    毒蛇很快发起了进攻,蛇腾起的一瞬间,雪云意识到了危险,但是已经晚了,他结结实实地被咬了一口。

    虽然后来蛇被砍成了两节,但是毒液却已经浸入到他的体内,他顿时一阵眩晕,只是迷迷糊糊的知道有人从远处跑过来,接住了他,滚烫的唇贴在他冰凉的皮肤上帮他吸着毒液。

    雪云没一会儿就晕倒了,醒来后才知道是风玲大老远把他弄回来的。

    当然,这些都是我听说的,我就好奇,风玲的个子比雪云小那么多,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把一个昏迷的大活人跟弄回家的。

    “有鬼鬼帮我,不然我怎么可能弄得动他?”风玲悄悄地告诉我,如玉的眼中,满满地全是笑意和幸福。

    “姐姐,你真漂亮。”从那晚见过面后,风玲就经常来找我,明明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却完全不会打扮。

    “姐姐,为什么你梳的头每次都那么漂亮?”

    风玲摸着我给她梳的头发,高兴的到雪云身边又蹦又跳。

    每每这样,雪云都会很温柔地摸摸她的脑袋,那样的动作,总让我一时恍惚,手下意识地也摸摸自己的脑袋,就仿佛他的手轻轻拂过一般。

    我需要很大的毅力来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你有心事?”

    看到我这样的表情,雪云就将不安分的风玲搂在怀里问我,虽是关心,但是口气依旧一贯地冰冷。

    只是一段过往罢了,我没有跟她们提及关于齐岷的任何事情,那段记忆就这样被我埋藏了起来。

    雪云的本事很好,至少指导我是绰绰有余。

    他话不多,但却是个很好的老师。每次指出来的,必定是要点。

    “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反正这种事情是速成不了的。”

    我没有想过要速成,只是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罢了。

    风玲倒是个十分乖巧的女孩,她玩儿归玩儿,但是从不给我捣乱,一看我忙上了,就带着鬼鬼自己去玩儿了。

    我终于知道风玲为什么除了跟雪云待在一起就自己呆在了,其实根本不是自己呆着,人家是有伴儿的。

    “鬼鬼,接着。”风玲将一个小球扔到远处,鬼鬼一个机灵,蹭蹭蹭地就追着球跑了过去。

    雪云似乎对风玲的举动已经见怪不怪了,歪着脑袋看着风玲。我几乎没见他笑过,不过我想,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奇怪,鬼鬼怎么还不回来?”

    风玲站在我旁边,踮着脚尖往远处不停地望,但就是看不见鬼鬼。

    “姐姐,反正你现在不忙,不如陪我去找找鬼鬼吧。”

    我笑着点点头,牵起她的小手,朝着扔球的方向走过去,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才知道,原来雪云也跟了过来。

    我在心里笑了一下,才借走他的风玲一会儿,就这么不放心。很羡慕,也很心酸。

    鬼鬼并没有捡到球,而是蹲在一个树洞旁,一动不动,看我们过来了,冲我们摇摇尾巴,然后继续蹲守。

    “原来球掉进去你捡不上来了。”

    风玲拍拍鬼鬼的脑袋:“我帮你去捡。”

    风玲话刚说完,身子就要往里探,我跟雪云都还没来得急阻止,鬼鬼就咬住了她的衣角。

    “你疯了,什么地方都乱钻。”雪云上前,一把抱起风玲,帮她轻轻拍掉身上的灰。

    我想,雪云是知道鬼鬼的存在的,即便是他看不见,但是刚刚衣角被扯的那么明显,他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有人护着果然很幸福,就如同以前的我。万岩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我那不是笨,是因为有人可以依赖,所有我只是在偷懒罢了。

    现在完全要靠自己,所有各个感官都分外的警觉。

    那个树洞,从里往外,透着阴气,但是并不是很强。

    正好,可以让我试一试我这几天学的本事如何?

    “我去帮你捡吧。”

    一句话,竟然出自两个人的口。话音刚落,我跟雪云就对视了一番。

    “还是我去吧,你在这里陪风玲。”我怎么都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而且瓦数还比较大。

    “玲儿不是有朋友陪吗?”雪云指的什么我心里清楚,他说跟我一起下去,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不然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也不好跟掌门交代。

    雪云坚持,我也没再多说什么。

    树洞看着很小,可是把旁边的枯枝烂叶一扒拉,发现口还挺大的,而且特别的深,一眼看过去,全是黑洞洞的,一点儿亮光都没有。

    雪云还真是神了,竟然随身带了一个小巧的手电筒。

    “啪!”一束亮光将前方找出了一条小道,我刚要跟在雪云身后往里走,就觉得自己的衣服被什么东西扯住了。

    回头一看,风玲一脸无辜地望着我,让我也带上她,她有鬼鬼保护,不会有事的。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拉着她的小手走了进去。

    “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

    从雪云望向风玲的眼中,我读出了担忧。他是真的疼爱风玲,不让让她陷入任何的危险之中。

    觉得深,没觉得这么深,走了好一会儿,竟然还是一样的路,只能听到两边啪嗒吧嗒地滴水声。什么都没有,但是我能明显地感觉到,阴气越来越强烈了,还伴着一股子血腥味儿。

    我的眼睛警惕地左右来回看,总是觉得这个看似毫无异常的洞壁,透着古怪。

    “把手电给我看看。”

    我叫住雪云,拿过手电筒一照,风玲吓的想叫没叫出声,赶紧躲在了雪云的身后。而雪云,习惯性地用手臂将她护了起来。

    刚刚手电筒光束窄,没能找到两边,这两边的墙上,全部都是耷拉下来的血胳膊,还往下啪嗒啪嗒地滴着血。那垂下来的手,仿佛随时都会竖起了扑向我们。

    原来不是滴水声而是滴血声。

    我将手电左右晃了晃,整整一跳路,两边竟然都是这个,而且越往里越密集。

    难怪阴气这么重,原来死了这么多的人。

    我跟雪云对视了一下,放轻脚步声,继续往里面走着。

    没走多远,前面就明显空旷了不少。我看到有人将砌在墙里的人逐渐拖出来,由头顶开缝,灌入水银,将人皮完整地从人身上剥了下来。看看旁边,已经有很多张人皮放在那里了。

    如此残酷的事情,操作的人竟然是正一派的人,其他的虽然穿着正一派的衣服,我并不认识,但是带头的那个,我确实见过,正是鲍狄---正一派四大长老之一。

    雪云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拳紧紧地攥着。我一看这情况,感觉拦下了正欲上前的雪云,什么都还没有搞清楚,这样冒然进去也不好,我费了半天劲儿,将他们两个人给劝了回去。